第九百九十章 杀 - 伏天氏

第九百九十章 杀

叶伏天武法兼修,而且也算是精神系法术修行者,甚至,他本身便拥有两种精神系命魂。 琴以及叶青帝当年所赐予的命魂,皆属于精神系。 他也一直擅长精神系的攻击,但一直没有挖掘到太强,更多的依旧是精神力沟通天地之地诞生规则,或强横的肉身,解语,则更擅长精神力攻击。 但在此刻,叶伏天感受到那股念力的增幅,体内意念燃烧之下,对精神力的感悟像是也蜕变了些,能够做到和解语一样,直接以规则力量融入到精神意志当中,以最为霸道直接的方式,攻击对方的精神力。 他的身体悬浮于空,手握时空之戟,周围出现一股毁灭一切的风暴力量,从那金色线条中穿透而过,他眼瞳扫向虚空中的九大强者,九人只感觉要沦陷入那双眼瞳之中,陷入叶伏天的精神囚牢,他们紧守自己的精神意志力量,但即便如此,依旧在叶伏天和花解语的攻击下不断震荡着,使得他们释放的攻击都不稳的波动着。 更可怕的是,有一尊无比巨大的神像虚影出现在天地间,宛若女皇降临世间,使得天地间诞生毁灭念力风暴,不断摧毁他们的意志,哪怕是九人以圣器为阵,依旧无法将之彻底摧毁,只能抵挡住部分力量。 “这是什么力量?”黎圣目光望向战场中间,内心震荡。 “禁术,神降。”夏圣喃喃低语,内心何尝不是有剧烈的波澜,他开口道:“我听说有顶尖大能人物,能够以神念投影至他人身上,会不会是?” “那尊身影的气质,非圣人所能拥有,宛若女皇,夏圣的意思是,这是女皇的神念直接投影在花解语身上,才被称禁忌之术,神降?”黎圣道。 “有可能。”夏圣点头:“看来花解语试炼途中有大机缘,只是,这应该是相隔无尽距离的上界大能人物神降,只是降下一缕神念,花解语这样做的代价是什么?” 夏圣他不知道,这种能力,甚至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范畴,之前花解语身后的那尊圣境人物,为了成全她都将神念燃烧,也许,这是为了保全花解语? 这场圣战,还真是惊心动魄,纵然他们是圣境存在,依旧感觉到心潮起伏,难以平静。 这看似漫长的一切实则都发生在瞬息之间,在叶伏天身旁的战场极为激烈。 孔尧他聚诸天神象之力,想要挡住那赤足少女前行。 赤足少女眼瞳妖异至极,看了孔尧一眼,这一刻的孔尧只感觉天地间的一切都变了,他仿佛不是在至圣道宫的战场,而是在一片血色的空间,苍穹之上有一道血剑悬浮,无穷之剑汇聚杀来,欲直接诛灭他的精神意志。 孔尧踏步往前,一声咆哮,神念也化作神象,内外一体,却在同一时刻,赤足少女脚步继续往前迈步,只一步,圣剑携诸天剑意杀伐而出,伴随着一声巨响,直接刺在巨大的神象身影之上,一点点的穿透而入。 不仅仅如此,诸天之剑疯狂垂落,刺入那无尽神象身躯体内,那股血色空间中,血色的剑也刺在了孔尧精神意志所化的神象身影之上。 狂风飞扬,赤足少女一步步往前走出,她每踏出一步,无论是外界天地还是孔尧意志当中,神象身影便被剑所刺入几分,神象出现裂缝,一点点的被穿透撕裂开来,孔尧嘴角溢血,脸色惨白,但他依旧往前踏步,每一步都增幅自己的气势,在拼着自己的性命,想要拦下这赤足少女片刻时间。 九大强者对叶伏天的杀戮,不需要多久,他只需争取到一丝时间便够了。 可怕的风暴让少女扎着的马尾都随风摇晃着,更强的剑意爆发,她的脚继续踩向前方,咔嚓的破碎声音传出,孔尧吐出一口鲜血,但他浑身都像是在燃烧,事已至此,他已无退路,叶伏天不死,便是他死。 “轰。” 孔尧大步往前踏出,宛若神象一踏,踏在诸天之上,同样也踏在了那赤足少女的身上,但她那瘦弱娇小的身躯却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眼瞳中有一柄血色的剑,正一点点刺穿孔尧的意志力量。 这一瞬间,孔尧脑海中浮现很多场景,记得当年他第一次踏足荒州这片土地,是何等的姿态,直接带着秦仲降临至圣道宫,道宫宫主柳禅迎接,他漠视一切,从内心深处便没有将至圣道宫放在眼里。 他进攻卧龙山、于道宫前围杀叶伏天,但处处受阻,直至夏皇现身。 但即便那时,他依旧认为道宫迟早会毁灭于他手里,至圣道宫以为拖延至下一届证圣之战便能改变什么? 那么,他会在那一战血洗道宫顶尖强者。 然而,孔尧根本想不到,证圣之战还未到来,荒州便举世瞩目,他知圣崖遭到血洗,更别说覆灭至圣道宫了,哪怕如今七大圣地联手攻来,依旧陷入这样的局面。 然而没想到,再次踏足荒州至圣道宫一战,会是他孔尧此生最后一战。 杀他的人,会是一位扎着马尾的少女。 另外一处方向,同样有一狂暴战场。 余生仿佛化身为一尊魔神般,一步步往前,毁灭的黑暗气流肆虐于天地间,吞噬天地一切力量,在他下方,不知有多少无尽之海强者的尸体,在他身前,有着一座巨大的战阵,化身为一头可怕的黑暗魔龙,生出一双巨大无比的黑暗之羽,挡在前方。 余生身躯之上沾满了血迹,他一步步往前走出,每一步,天地都为之颤抖,那魔龙战阵中,诸人心都为之一颤,可怕的黑暗魔戟杀伐而至,魔龙尾巴疯狂摆动,将之拍碎来。 “轰。”又是一步迈出,余生所化的魔神身躯似乎在变大,越来越庞大,要化身为真正的魔神。 “吼。”魔龙咆哮一声,双翼扫荡而下,那巨大无比的双翼每一根翎羽都化作最为锋利的黑暗利刃,斩向余生。 他却像是没有看到般,再次往前踏了一步。 “轰……”魔威滔天,吸纳天地无穷之力,魔神躯体再次变大,这一刻的他,气息还在蜕变变强,天地间掀起一股惊涛骇浪,魔意席卷天地。 一步入贤君。 看到黑暗魔翼斩来,他双掌伸出,直接将之扣下,一声咆哮,竟将之生生的撕裂开来,战阵中许多人发出惨叫声。 “轰。” 余生却像是没有看到般,继续前行,黑暗魔龙战阵中的强者内心颤抖着,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恐惧之念,看着那还在变大的魔神身影,仿佛想要跪地臣服,顶礼膜拜。 只见他双手伸出,裁决战斧出手,被魔神双掌握住,顿时那裁决战斧竟被魔化,一点点的化作黑暗色泽,一股惊神之力从中弥漫而出,裁决诸天。 战阵中的所有强者,都感觉到了心惊胆颤。 时间,像是要停止般。 叶伏天手握着时空之戟,看着九大强者圣器指向他,一张天罗地网垂落而下。 但这一次,叶伏天像是没有看到了般,脚步往虚空踏去,他的眉心处绽放无尽金色闪电,化作毁灭的精神系风暴,和那天罗地网碰撞,他的血肉之躯直接从中穿透而过,任由鲜血染红衣衫,却像是没有感觉到般,冲向了上空的九人。 花解语站在叶伏天身后,随他一起而行,念力风暴化作无尽劫力杀向九人。 “时空,凝固。”叶伏天意念一动,九大强者只感觉这片空间都像是要处于静止状态,下一刻叶伏天出现在了一位强者面前,时空之戟没有任何犹豫的刺杀而出。 “杀!” 滔天杀念席卷而出,时空之戟刺杀而下,那强者想要后退,却发现身体不受控制,甚至他的意志承受着无比可怕的攻击,但他依旧将手中的针之剑刺杀而出,脱离他的手杀向叶伏天。 圣器的速度像是变得格外的慢,时空之戟与之碰撞,直接将之震回,噗呲一声,那强者的脑袋被直接刺穿来,瞬间炸裂粉碎。 “杀。” 像是受叶伏天的声音所感染,丫丫也朝前踏出了一步,这一步,神象身体被圣剑撕裂开来,直接被穿透而过,孔尧的精神意志也被血色的剑刺穿来,虽然之前已经预感到了结局,但孔尧依旧发出一道不甘的咆哮。 他孔尧,圣贤榜中贤榜第九人,就这么要死了吗? 圣剑穿透而过,神象彻底炸裂,剑不停,继续往前,直接洞穿了孔尧的身躯,使得他身体直接粉碎炸裂,化作无尽尘埃。 圣贤榜中贤榜第九的孔尧,战死。 赤足少女迈步前行,前面,已经无人挡她。 一声大吼声传出,另一处战场中,余生手中的裁决之斧劈杀而下,战阵中的强者绝望的看着天神携斩斧劈杀而来,那头化身为黑暗魔龙的战阵从头到尾被一斧劈开,血雨飞洒,战阵中的强者身躯直接被劈开。 一瞬间,不知陨落多少强者。 魔龙被战斧生生的撕裂劈杀,余生一步穿透而过,走向叶伏天那片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