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九章 无耻之徒 - 伏天氏

第九百五十九章 无耻之徒

叶伏天目光凝重了几分,看向此刻神圣如仙般的女子身影。 夏青鸢脚下金莲,莲生六瓣,不断开合,使得她身体周围渐生无尽莲花虚影。 莲生万物,亦生道。 叶伏天曾于九州书院藏书阁翻阅估计,传闻修行到了至上境界,便可铸道,道生魂,命魂随道衍化。 因而真正的绝顶人物,其命魂藏道,乃是修行之人对天地之感悟所诞生,从而传承于后人。 他的世界古树奇妙无穷,便是一种至上之道,只是他境界不高,还远没有触及到那一层次,参悟不了其中奥妙,但只观其能生命魂,便可见其超凡。 皇九歌传承有三大命魂,其命魂也尽皆不凡,如今果真竟是人皇后裔,但因其境界也不够高,因而恐怕对命魂也只是参悟皮毛。 如今人皇传承,恐其命魂也能随之蜕变。 修行之路慢慢,有些人生来不凡,他们的命魂会随着修为的增长越来越强,自行蜕变,有些人依靠自身感悟,从弱到强,以自身之道去不断重塑自己的命魂,使之不断演变,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命魂都是随修行之人的强大而逐渐变强的过程。 夏青鸢,其父便为人皇,且于父亲身旁修道,自得命魂精妙,可谓得天独厚,此时她命魂莲花释放,整个人身上的气息不断攀升变强,其感悟的规则道法也越来越强盛。 盛名之下无虚士,更何况是夏青鸢这被誉为夏皇界第一天才的人物。 叶伏天命宫之中,世界古树摇曳,沙沙声响传出,体内气息疯狂牵引而出,一股可怕的风暴于他身躯之上绽放,神猿命魂再次出现,化作法身,叶伏天像是融入其中,气势狂野到了极点。 他手中长戟消失,规则力量凝聚成棍,被神猿握在掌心,不同的规则力量弥漫于周身,长棍周围,一缕缕星辰粒子光辉闪耀,惊人的气息弥漫而出,叶伏天站在那,便如真正的盖世战神,足以将人压得无法喘息。 修行循序渐进,随着修为强大,命魂不断变强,对武道以及规则法术的领悟自然也一样,叶伏天当年初入修行,便修天行九击,但真正又学到了几分? 只有随着修为的强大,天行九击才不断能发挥更强的威力,而且已经不再是当年纯粹的天行九击,而是已经融入了他自身的规则感悟,不同的人修行同一种功法,其效果也是截然不同的。 叶伏天,他修粒子规则、力量规则、星辰规则、修空间撕裂规则,这些规则力量融入到天行九击中,该是何等的威力,若他真到了和当年雪猿皇一样的境界,其威力绝不会比雪猿皇的天行九击弱。 夏青鸢依旧安静的踏在金莲之上,手捏剑印,一朵朵莲花于她身周盛开绽放,顿时夏青鸢沐浴在那光华之中,犹如神女仙子一般,不可亵渎。 但叶伏天却并没有心思去欣赏她的美,他只感觉到了一股滔天危险气息。 脚步往前一踏,犹如神猿践踏苍穹,虚空为之猛烈一颤,一股惊人天地之势席卷而出,叶伏天手中长棍紧握,此时夏青鸢似要绽放无上道法,而叶伏天便像是要劈碎天地大道,任你道法三千,我只一棍。 盛开的莲花绽放万丈光华,每一朵莲花之中,皆都孕育出一柄劫剑,莲花生道,生万物。 每一柄劫剑周围,皆都出现无尽剑意,这一瞬间,叶伏天似被万千劫剑所指。 “斩。” 夏青鸢口中吐出一道声音,第一朵莲花中的劫剑一闪而逝,穿透虚空,携三千剑意垂落而下,这片空间出现了一道斩断虚空的闪电剑光,比之前的劫剑更加的强大。 叶伏天手臂抡起,长棍轰杀而出,一棍之下,万千粒子光辉爆发,宛若万千星辰,撕裂虚空,和莲花劫剑碰撞在一起,虚空中出现一股毁灭的气流,哪怕是贤者巅峰级别的人物出现在这里,恐怕也会心惊胆颤,震撼于两人的强大。 在叶伏天长棍轰下的刹那,第二多莲花绽放劫剑,一闪而逝,比刚才那一剑更强。 叶伏天长棍之势并未衰弱,继续扫荡而出,再次将之崩灭,但他握棍的手臂也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万千粒子星辰都不断炸裂,可见对方的剑有多强。 第三剑、第四剑……第十一剑。 剑影不绝,剑意不灭,叶伏天已被剑气包裹,无尽之剑在他身体周围飞旋,斩断虚空,只要他稍有松懈,便将万劫不复。 叶伏天却像是没有感觉到危机般,一步步往前,每一步都是惊天动地,神猿咆哮怒吼,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出现了一股无与伦比的风暴,似要粉碎诸天万道。 叶伏天修行十余年,历经战斗无数次,除了面对境界不可敌的人物之外,从没有像今日这般,击败绽放天行九击依旧处在危机之中。 他自然感觉到了,夏青鸢命魂绽放本就实力更强,又以莲花生道,将之前的黄庭拳意融入到劫剑之中,使得劫剑一剑强过一剑,这本事两种不同的规则之道,但夏青鸢将之融会贯通,汇聚于一种攻击。 莲生剑,斩万物。 但他的棍法何尝不是一样,而且汇聚之势比对方的劫剑还要更强,此时周围天地皆都与之共鸣,这是在皇陵之中,若两人在外界战斗,窃取争夺天地之力,不知会引来多可怕的风暴。 夏青鸢美眸凝视前方,坚定无比,九朵莲花环绕她身体周围飞旋,神圣之光绽放而出,每一朵盛开的莲花之中,都蕴藏着滔天剑道。 九劫连环,剑生,万物凋零。 夏青鸢手指朝前方指出,九剑出,叶伏天已经轰出了六击,这一刻,他身周出现毁灭风暴,脚步再次往前一踏,却没有轰出第七棍。 剑至。 噗呲的毁灭声响传出,空间炸裂,星辰粉碎,一剑接着一剑,穿透而至,斩向他的脑袋,灭他意志。 但叶伏天却像是没有看到般,依旧往前迈步而出,可怕的剑之风暴几乎要将他淹没,然而他身上的气势却还在变强,仿佛这片天地,唯有他一人。 神猿法身承受剑道攻击,仿佛千疮百孔,然而却见此时,那法身竟越来越大,仿佛真正的神猿降临世间,一声惊天的咆哮声传出,天地齐颤,随着这一声大吼,叶伏天手臂抡起,朝着前方轰杀而出。 “砰、砰、砰……”一道道惊天巨响声传出,剑和棍影碰撞在一起,闷声如雷,虚空震动,大道之剑都似湮灭,天地之间,唯有一棍,破万剑,裂虚空,轰向了夏青鸢的身体。 一朵朵莲花绽放无尽神华,护卫在夏青鸢身体周围,她平静的看着这一幕,随后一声巨响,莲花炸裂,花瓣飞舞,她身体被震飞向远方,一声巨响,竟直接撞击在了陵墓入口之地的山壁之上,闷哼一声,口中有鲜血流淌而出,染红了白衣,仙子染血,触目惊心。 毁灭的风暴依旧在肆虐,随后渐渐消散,叶伏天安静的矗立在那,如天神一般,神猿法身和命魂都消失不见,他手中的长棍也在剑气下湮灭,但他那双深邃漆黑的眼眸却依旧坚韧,凝视前方的夏青鸢。 任你为夏皇公主、上界天赋第一人、任你三千剑道、莲生万物,我只一棍。 皇陵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夏青鸢身形一颤,脚步往前迈步,依旧站在叶伏天身前,美眸凝视这第一位击败她的同代人物。 璃圣和周圣王震撼的目睹了这一战,叶伏天,击败了人皇之女,夏皇界的天之骄女夏青鸢。 夏青鸢抹去了嘴角的血迹,她看着叶伏天,美眸中似有着一股不服输的傲意,开口道:“若是继续战斗,我还有底牌,你必败,但今日你既能将我击退,这传承,我不再争。” 她说过,只要叶伏天能够拿到,便拿去。 叶伏天虽然没有自己去拿,让给皇九歌,自己挡在她面前,但也一样。 不过,她自信若是释放底牌,叶伏天绝无法抗衡她,但她不打算这么做。 “多谢公主了。”叶伏天笑看着夏青鸢,道:“我修行以来,也从未遇到过有人同境能够和我战斗到这种程度,公主已经非常强了,不过若说底牌,却并不只是公主有。” 夏青鸢瞳孔微微收缩,死死盯着眼前的家伙。 这真是个骄傲到极致的家伙,意思是自己败给他,反而是值得骄傲的事了? 而且,他竟然说自己还有底牌,意思是,他认为继续战斗,依旧能够战胜自己? “今日之战,误伤公主,公主不会计较吧?”叶伏天看着夏青鸢又道,夏青鸢冷冷的看着他。 这混账东西,将自己当做什么人了? 难道被击退,便派人杀了他不成?她有这么不堪? “本不想和你计较,但听到你这句话,我很想一剑斩了你。”夏青鸢冷冰冰的道。 “若公主的剑能够斩了我,我死而无怨。”叶伏天依旧笑着回应。 “这无耻之徒……”璃圣听到两人的对话恨不得也一剑刺死叶伏天,不久前轻薄于她,如今连公主都敢调戏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