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二章 暗流 - 伏天氏

第九百四十二章 暗流

叶伏天有些诧异的看向月凌霜,这有着沉鱼落雁之姿的女子美眸中的淡淡情愫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而且月凌霜的确了解了自己的过去,显然是个用心的女子。 然而,两人不过数面之缘,且第一次见面便是月江流引荐暗示,叶伏天自然不可能有何感情,以这样的方式借助月氏的力量并非他所愿,而若说只是逢场作戏,借助完月氏的力量便又过河拆桥,未免又显得卑鄙了些。 即便月凌霜说并不介意,但这对她而言又是何等的不公,都已经迎娶,之后说只是一场戏,谁信? 他人岂不是会传言,月凌霜是因遭嫌而被扫地出门。 所以一旦联姻,说是做戏未免太虚伪,只能真将月凌霜纳为妾氏,只是纯为道宫利益考虑依旧对月凌霜有些不公平。 但若说一点不动摇,那显然也是虚伪,道宫如今面临的局面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可以说是风雨飘摇,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面对西华圣山和大周圣朝,再加上一个知圣,有六大圣境人物,村长和老师如何抗衡?只能一直避着。 等他踏入圣境层次,又不知需要多少年时间。 因此,这联姻关乎的并非是他自己,而是至圣道宫的利益以及许多人的生死,自然不可能做到无动于衷。 月氏若是答应加入,西华圣山和大周圣朝都会有所忌惮,不敢轻举妄动。 见到叶伏天的表情月凌霜微微低头,眼神中略闪过一缕暗淡之意,显然明白叶伏天对自己并没有一点喜欢之意,不过很快她便收敛这种情绪,毕竟她虽然容颜出众,却也算不上倾国倾城,至少比之叶伏天的妻子便逊色不少,像他这样九州同代无双的人物,又凭什么轻易对自己有好感呢,毕竟她并非是什么真命天女,即便在月氏,也算不上是最优秀。 而知道叶伏天的传奇经历,他的确算得上是真命天子,仿佛生来便注定不凡,哪怕九州无尽风流人物,他依旧能够一枝独秀。 抬起头,美眸望向叶伏天,月凌霜嫣然一笑道:“叶宫主的心意凌霜已经知道了,我正好出来游历,这些天能否在道宫游玩一段时日?” “自然可以。”叶伏天见月凌霜转移话题,便也没有再去想,笑着点头道。 “那我让家族的人先回去。”月凌霜转身而行,两人回到圣贤宫,月凌霜便让月氏的强者离开,使得月氏之人目光中闪过异色,凌霜小姐留在道宫,这是什么意思呢? 先回去禀报家族了。 叶伏天让人为月凌霜在圣贤宫中安排好了住地,为了月凌霜,道宫还有数位长辈人物前来找叶伏天,这家伙,有美人自愿投怀,竟然无动于衷。 不过,也就他们这风流宫主有此魅力了,细想一番,叶伏天身边似乎就从来没有缺少过美女,冰雪圣殿的千金云裳、不死老人的传人凰、摘星府的牧知秋、哪怕是侍女都是极为难得的美人,亭亭玉立喜欢撒娇的龙灵儿。 上次出去历练,也带了两位美女回来了,还真可以称得上风流公子了。 此时,圣贤宫中,阁楼之上,有佳人倚靠在那,眺望着远方的风景,听到脚步声传来,花解语回过头笑看着叶伏天,道:“又辜负美人心了?” 叶伏天耸了耸肩,走上前来到花解语身后,双手环绕着那如纤细柳腰,脑袋从她肩膀上伸过,轻声道:“这一路走来,辜负的还少吗。” 在圣天城修行之时,顾云曦对他有意他自然是明白的,身边还有楼兰雪,这些,他都心如明镜,最难消受美人恩。 花解语微微侧着脸,叶伏天似能够感受到她的呼吸,那张倾城的容颜近在咫尺,令人迷醉。 “以前在青州学宫,你可不是这样。”花解语柔声笑道:“那时候,不是很喜欢占秦学姐便宜吗。” “解语,这么多年的事情你都记得啊。”叶伏天一脸黑线,青州学宫修行之时,他们才十五,那时候,他对感情一事是朦胧的,秦伊学姐乃是学宫许多弟子的梦中情人,正值青春年少的他,对性感美丽且善良的学姐自然是有好感的。 “哼,我记得可清楚呢。”花解语笑吟吟的道。 “哎,可惜了,后来被某个妖精给迷住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叶伏天叹息一声。 花解语踩了他一脚,浅笑的美眸流露出醉人的美丽,轻声道:“那妖精这么迷人吗?” “那是,我现在就要吃了她。”说着,叶伏天微微低头,吻过那醉人的红唇,妖精虽然迷人,又如何逃得过他的掌心。 抱着那醉人的娇躯,便转身进了房间,自是春宵一刻。 ………… 月凌霜在圣贤宫住下,不少人本以为宫主夫人会对此不满,却不想道宫之人时常见到花解语带着月凌霜一起于道宫中出现,谈笑风生,关系似亲密如姐妹般。 这让道宫弟子心中对叶伏天的崇拜更是无以复加,暗道宫主厉害,简直是男人典范。 像夫人这般天仙般的女子,且不介意其它女子的存在,甚至能够和宫主并肩战斗,简直完美。 然而这一天,至圣道宫却有一行强者浩荡而来,降临至圣道宫。 竟然又是来自夏州月氏,叶伏天出来相迎,月凌霜也来了,这次来的是月江流。 “叶宫主,凌霜。”月江流看向两人喊道。 “前辈怎么有空来道宫?”叶伏天道,似乎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月江流等人神色显得很严肃。 “凌霜,你叔父以及护卫你来道宫的人去了哪里?”月江流对着月凌霜问道。 “那日我到了道宫之后,便让叔父他们先回家族了,怎么了?”月凌霜也意识到了什么般,开口问道。 “你叔父他们,遇难了,全部遭人所杀。”月江流开口说道,月凌霜脸色瞬间变了,叶伏天同样目光一凝。 月氏之人离开至圣道宫后,被人所杀? 这……会是谁干的? “怎么会这样?”月凌霜脸色苍白,有些内疚,自己来一趟道宫,竟然害死了叔父他们吗,这么说来,如若她那日也一起回去,岂不是也一样,要被人所杀。 “前辈,有线索吗?”叶伏天问道。 月江流摇头,随后又问了月凌霜一些问题,推测出,月氏之人的死就在离开道宫的当天,而且距离他们离开道宫没有多久,显然是在荒州境内,甚至,在中州城地界被人暗杀了。 荒州是至圣道宫的地盘,但至圣道宫,显然不可能杀死月氏之人,双方关系还不错,叶伏天没有任何理由这么做,否则月江流他们来道宫便不会这么客气了,显然也知道这件事必然不可能出自道宫之手。 “叶宫主,荒州可有顶尖势力恨道宫?”月江流问道。 “应该不至于,即便有人恨道宫,他们也不敢这么做。”叶伏天摇头道:“如今的背景下,道宫必然被无数双眼睛盯着,西华圣山和大周圣朝的人恐怕都在这中州城有很多眼线,但若说是他们所为,似乎也没有合适的理由。” “或许见到我月氏有意和叶宫主联姻,因此派人暗杀,本意想要将凌霜杀死?但凌霜不在,因而杀了其他人?”月江流推测道。 “不排除这种可能。”叶伏天也露出思索之意,但如果真的是西华圣山和大周圣朝的人所为,一旦被查出来,岂不是逼月氏和道宫联手,得罪一个强敌。 所以,他无法确定。 月氏强者的死,有些蹊跷。 “会不会是知圣所为?”月江流又道,知圣崖一战,知圣如今怕是恨透了道宫,而西华圣山和大周圣朝迟迟不肯出手,想必知圣对此也极为不满,于是在暗中挑动月氏入局。 “不清楚。”叶伏天摇头,此事背后有些扑所迷离。 莫非,因为这场圣战以及夏皇之令,又引出了暗中圣地势力。 如若不是西华圣山、大周圣朝以及知圣所为,那么这件事,便更不简单了,有其它圣地布局。 如果是这样,目的又是什么? “我月氏的人能否入道宫,在荒州调查此事?”月江流对着叶伏天问道。 “当然可以,我会配合前辈,发动道宫力量一起调查此事。”叶伏天道,月氏的人是从至圣道宫离开后被人所杀,而且是在中州城,算是他的地盘,他也有责任。 “多谢叶宫主了。”月江流微微拱手,随后看向月凌霜问道:“凌霜,在道宫可还好?” “嗯,叶宫主和夫人都对我非常照顾。”月凌霜点头。 “那便好。”月江流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月凌霜看了叶伏天一眼,叶伏天心中感慨,月凌霜决定留在道宫,实则就是在帮他,给九州之人造成一种假象。 月氏从家族中调集人手,纷纷入至圣道宫,开始调查月氏强者被杀一事。 这件事很快引起了九州诸圣地的关注,月氏的人竟然被暗杀,这可不同寻常。 九州之地,除了这场明面上的圣战外,似乎有暗流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