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五章 第二次拒绝 - 伏天氏

第九百二十五章 第二次拒绝

叶伏天回过头看了一眼,剑魂归位,叶无尘眉心之处释放出极强烈的精神力波动,天地灵气顺着眉心流入。 但这些天他的精神意志受到极大创伤,显然没有这么快清醒,在自行恢复。 凰身体蹲下,将一枚丹药喂入叶无尘嘴中,是恢复精神力的丹药,这样可以让他更快的自愈。 “公主,命魂已经归还,千影也已经战败,便到此结束吧。”绝影剑圣看向夏青鸢开口道,显然他担心叶伏天继续下手。 但当初裴千影让顾东流等人上九重天挑战他,是夏青鸢点过头的,如今夏青鸢亲自到来,自然算是这场约战的见证者,因此他也不敢贸然出手,阻止战斗,只能询问夏青鸢。 夏青鸢没有看绝影剑圣,她的目光依旧在道战台上,落在叶伏天身上。 “剥夺他人命魂,如今战败,便仅仅只是归还?”余生脚步朝前踏出,愤怒的瞳孔冷漠的扫向绝影剑圣。 若他们不来,或者他们战败,会是什么结局? “他下手还不够?”绝影剑圣扫向余生,眼神中似蕴藏一道道剑意。 “当然不够。”叶伏天回应道,他脚步一踏,离开裴千影的身体,手掌伸出,长棍落在掌心,走向神猿命魂所在那。 此刻,神猿双掌伸出,手握剑魂,而且握在两端,使剑魂横在空中。 九天道场,无数人皆都震撼的看到这一幕。 叶伏天,他要做什么? “你放肆。”绝影剑圣站起身来,一股恐怖剑意席卷而出。 叶伏天没有理会他,继续朝着神猿方向而去。 裴千影躺在地上,眼睛依旧睁开着的,见到叶伏天的动作,他面如死灰,无力躺在那的身躯微微颤抖着。 他已经如此凄惨,坠入地狱。 叶伏天,竟然还不放过他吗? 这是完完整整的命魂,如若被直接摧毁,连恢复的机会都没有,他的修为将会倒退,从此再难前进半步,他的修道之路,到此为止,沦为废人。 看台之上,许多九天道榜上的人都看着叶伏天的动作,心头暗凛,这家伙,太疯狂了。 要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吗。 “铛。” 便在此时,一道琴音传出,铿锵有力,使得叶伏天的精神意志为之震荡。 叶伏天脚步停下,回过头,望向看台之上拨动琴弦之人,是离恨剑宫莫离。 “可以了,到此为止吧。”莫离眼眸看向叶伏天,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波澜,他的声音不大,却蕴藏着一股奇特的魔力,令人无法拒绝。 莫离实则也明白,裴千影剥夺叶无尘的命魂,如今既然战败,可以算是咎由自取了,实力不如人,便当付出代价。 然而,裴千影终究是他的师弟,当着他的面,叶伏天要废裴千影,自然还是无法袖手旁观的。 叶伏天眼神很冷,裴千影剥离无尘命魂之时,可没有人指责过。 甚至,裴千影丝毫不以为意,要求三师兄他们打上九重天,才有资格和他一战多回命魂,这些坐在看台上的人物,恐怕都在等着看他这九州来客的笑话。 至于无尘,谁理会他的死活? 他的命魂被剥离,又有谁在意? 如今,莫离说,到此为止! “你若愿意拿自己的命魂来换,我便到此为止。”叶伏天看向莫离开口道。 莫离眉头微挑,他身旁的凤筱眼神中则闪过一道冷芒,道:“你简直放肆。” 叶伏天讽刺的扫了凤筱一眼,随后转身,继续迈步走向神猿。 “公主。”绝影剑圣脸色极为难看,他看向身旁的夏青鸢开口道,声音中,甚至有几分恳求之意。 如今,只有夏青鸢点头,能救下他儿裴千影了。 看着叶伏天一步步走到神猿前停下,手中长棍举起,一股恐怖规则气息弥漫于长棍之上,夏青鸢开口道:“叶伏天。” “裴千影剥离叶无尘命魂之时,公主默认没有插手,如今我按照约定挑战裴千影,且公主为此见证,是这样吗?”夏青鸢还未开口,叶伏天便当先开口说道,阻止她说话。 他虽然心中很不爽,但夏青鸢的身份摆在那,夏皇之女,地位超然,而且这三天来他并没有白白浪费,在上界天打探了一些消息。 这夏青鸢,乃是夏皇最宠爱的幼女,和夏皇界第一美人所生,天赋绝伦,她在夏皇界的地位,无与伦比。 而他叶伏天,只是夏皇在下界的道统圣地宫主,即便不爽,他也不可能指责夏青鸢。 夏青鸢听到叶伏天的话沉默了,无法反驳。 “是。”夏青鸢看着叶伏天道。 “既然如此,多谢公主为此见证了。”叶伏天话音落下,手中长棍举起,恐怖规则之力爆发,这一瞬间,九天道场,无数道目光望向九天之上,凝视叶伏天的身影。 只见他身体划过一道绚丽的弧线,手中的长棍朝着神猿双掌中间的剑魂劈去,这一瞬间,无数人尽皆屏息,死死的看着那一幕。 “不……”裴千影无力的呐喊着,眼眸中写满了绝望。 “砰。” 一声巨响,长棍携滔天规则之力爆发,轰在了剑魂之上,顷刻间,剑魂破碎炸裂。 躺在那的裴千影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气息还在疯狂的衰弱,仿佛境界,都在倒退。 但此时的他却像是感觉不到那股痛处,这一刻的他,只感觉灵魂在撕裂,以及揪心的痛。 这一刻,他回想起了自己辉煌的一声,生而不凡,天之骄子。 他是剑圣之子,离恨天弟子,他踏九天道榜,耀眼无双,哪怕在这夏皇界,都有他的一席之地,未来他入圣境,必将成为夏皇界举足轻重的人物。 然而如今,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样。 这场梦,碎了。 所有的一切,都烟消云散,他将成为一位废人,无法在修行路上前行的废人,成为被世人耻笑的对象,所有人,都会记住今日之战,那位九州无双的人物,登天梯而来,打上九重天,废九天道榜裴千影,多么辉煌的故事。 而他裴千影的名字,成为这段故事中的背影,成就叶伏天之名。 多么讽刺。 他真的不甘心,只是因为剥夺了一位下界之人的命魂? 便付出了如此惨痛的代价吗。 裴千影的眼角,甚至有泪痕滑落而下,似乎是为自己未来的命运而流泪,此时的他,心如刀绞,比死还要难受。 神猿归位,回到叶伏天身体之中,九天之上,寂静无声,不仅仅是九重天上,九天道场,此刻都格外的安静。 叶伏天,那位来自九州之人,不仅打上了九重天,还毁掉了裴千影的命魂,在九重天上,当着离恨天弟子以及绝影剑圣的面。 九天道榜上的裴千影,沦为废人。 这一战,虽然和他们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但却震撼人心。 除了绝影剑圣之外,没有人在意裴千影的死活,成王败寇,他剥离他人的命魂,如今却战败,没有人会同情他,这就是代价。 夏青鸢看着叶伏天,终究没有说什么。 绝影剑圣身上弥漫着可怕的剑意,眼瞳中流露出冰冷杀机,但他却忍着没有动。 叶伏天,当着他的面,废了他最宠溺的子嗣。 莫离和凤筱也冷漠的凝视叶伏天,却也没有开口,叶伏天和小公主之前的对话,那便是一种默认。 九天道场的少主古牧也没有开口,于是九重天上出现了诡异的安静。 “此战,到此为止。”终于,夏青鸢开口说道。 古牧对着道战台周围的人传音,顿时他们将阵法熄灭,光芒消失,九天道战台朝着下方沉去。 绝影剑圣身形一闪,降落在道战台上,村长几乎在同一时刻降临在叶伏天他们身旁。 虽说有夏青鸢在,绝影剑圣不敢如何,但终究还是要防备下,万一他发疯呢? 冰冷的目光扫了叶伏天一眼,绝影剑圣带着裴千影的身体离开,那离去的眼神,充满了杀念。 莫离和凤筱也站起身来,冷漠的看了叶伏天一眼,随后迈步离开,没有继续在这里停留。 夏青鸢依旧坐在那,目光望向叶伏天,开口道:“你可愿以后跟随我一起修行?” 九重天上的人心头微颤,小公主,亲自邀请叶伏天随她一起修行。 很显然,叶伏天展露出的强横实力,即便是小公主都被打动了。 即便是古牧眼眸中也闪过一抹锋芒,只要叶伏天点头,他可一飞冲天,不仅是天赋出众,而且可以背靠小公主夏青鸢,谁人敢动? “公主厚爱,只是,我乃荒州至圣道宫宫主,自然要回道宫修行。”叶伏天对着夏青鸢道,自然是拒绝了。 夏青鸢深深的看了叶伏天一眼,这已经是叶伏天第二次拒绝她了。 上次在夏圣寿宴上,叶伏天便拒绝随她前往试炼。 但她依旧没有说什么,迈步而出,身影落在圣兽青鸾背上。 一声长鸣,青鸾扶摇而上,于苍穹翱翔离去。 “我们回荒州。”叶伏天看了一眼夏青鸢离去的身影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