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三章 僵局 - 伏天氏

第八百七十三章 僵局

此刻无尽的虚空突兀间安静了下来,哪里像是刚爆发过一场恐怖的大战。 天地间依旧弥漫着的可怕规则力量,以及地面上的一具具尸体,像是对这场大战的见证。 斗战此刻虽依旧傲立于天,伟岸的身躯仿佛永远不会倒下,但事实上他的情况只有自己清楚,他爆发极限肉身力量和周圣王一战,此刻的身躯早已不堪重负,若是不是身躯之上依旧流动着的圣光,便能够发现此刻他的肉身已经是千疮百孔。 叶伏天横推杀向周煌的时间虽然很短暂,但即便是这短暂的片刻,周圣王不知爆发了多少次的狂暴攻击。 当看到叶伏天擒拿周煌,斗战便也明白了他这弟子这些日所布置的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命村长和秦庄他们前往大周圣朝牵制那边,同时监视圣朝皇宫动静,算好时间让村长回来等到他渡劫结束两大圣境强者对付周圣王一人,但在此之前没有谁有把握就拦得住周圣王,事实上也的确拦不住,村长凭借自身强大的空间之道他自己可以全身而退,却带不走他。 因此叶伏天也命令至圣道宫的大军截杀大周圣朝大军,尤蚩他们拼尽一切赢得了一场极为辉煌的胜利,于是,便为今日之战奠定了基础,为了叶伏天,能够拿下周煌他们,威慑周圣王。 从来九州城求姜圣,到如今,一直都是为了他这老师。 上次在道宫外叶伏天就使用过这种能力,那一战之后他自身虚脱躺了很久才醒来,今日他再次借助超出自己承受范围的力量,恐怕反噬力依旧会很可怕,他都不知道他这弟子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 按照修行的常理,他强行催动远超于自身的精神力,即便短时间爆发出超强的实力,但对于自身而言,极有可能就是精神意志崩灭,死亡或沦为废人。 这任何一种代价,都不是斗战想要看到的。 周圣王也和斗战有一样的想法,为何叶伏天能够两次催动这样的力量。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追究这问题的时候,他眼神寒冷至极,凝视叶伏天。 周圣王没有开口说话,这种情形下,他无论说任何的言语都会显得很没有分量。 威胁? 命令? 都没有任何意义,他在等叶伏天开口。 “退回大周圣朝,我会放他们活着回去。”神猿口中吐出冰冷的声音,他可以直接杀死周煌他们,夏皇规则在,周圣王奈何不了他。 然而对于叶伏天而言,周煌他们的命和老师相比,孰轻孰重根本无需考虑。 大周圣朝他迟早会踏平,但现在,他要老师活着,不仅活着,而是是完完整整的圣。 周圣王神色冰冷至极,听到叶伏天的话他便知道斗战在叶伏天心中的地位如何。 “你们怕死吗?”周圣王目光扫向周煌以及周亚等人。 周圣王的话使得许多人浑身都冰冷一片,他竟然问他的子嗣,你们怕死吗。 当然怕。 这世间,没有谁完全不惧死亡。 所谓的不惧,只是因为在他们心目中有比死亡更重要的事情,超越了对死亡的恐惧。 但显然,此刻对于周煌等人而言,并不存在这种情形,所以,他们很怕。 然而见到周圣王那金色的锋利之瞳,他们不敢说出怕字。 父王子嗣诸多,为人霸道冷酷,无人能够忤逆他的意思,懦弱无能的子嗣,他真的会直接舍弃。 “若有圣境强者相伴,不亏。”周亚冰冷开口说道,他虽如此说,但内心却微微颤抖。 虽然周圣王没有明着说,但他被誉为大周圣朝最有可能继承圣王位置的人,依旧很敏锐的领会到了父王的用意。 如若父王真受叶伏天威胁同意,那么,便已经输了。 “你们若有事,斗战以及荒州之人,会为你们陪葬。”周圣王冰冷的眼眸扫向叶伏天所在的方位,天地间大道规则流动,恐怖气息从他身上爆发而出,没有任何犹豫的朝着下空斗战按下了一掌,璀璨无比的金色凤凰光辉贯穿虚空。 斗战怒喝一声,脚踏虚空,发起了反击,但却见无边绚丽的光芒从他身躯上穿透而过,他那巍峨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下,吐出一口鲜血,气息浮动越发剧烈。 周圣王身上的威压变得更可怕,笼罩天地,将斗战束缚其中。 叶伏天看到这一切内心冷到了极致,最是无情帝王家,周圣王,难道真能不顾子嗣死活? 而且,不仅仅只有一位子嗣。 周煌,乃是圣贤榜中贤榜强者,周亚,号称是周圣王的继承人,极受看重,这两位子嗣,在他心目中不该没有分量。 而且周圣王说少一根头发,他会让老师很惨。 这意味着,周圣王并非是真的不顾,而是,不想陷入被动之中。 神猿巨大的手掌猛然间用力一握,咔嚓的清脆声响传出,那张妖兽面孔流露出的表情便是叶伏天的表情,冷冽、杀意十足。 几道凄惨的声音传出,周亚他们想要忍住,但有一股力量渗透入体,一点点捏碎他们的经脉骨骼,犹如最残忍的酷刑。 “我老师承受什么样的攻击,他们,一定会双倍承受。”神猿口中再次吐出冷漠的声音,同样叶伏天也没有退让,两人在博弈。 周圣王神色冰冷的凝视那尊妖猿,叶伏天比他想象中的更难缠,也更狠。 “你随我回大周圣朝,我放过他。”周圣王身上的可怕光辉笼罩着斗战的身躯,同样提出了他的条件,若是他刚才直接答应叶伏天,退走回大周圣朝,则完全处于被动,谁能保证周煌他们是否能活着,即便活着,是否会成为废人? 他岂能受叶伏天威胁。 “不行。”叶伏天还没回应,便听到斗战斩钉截铁的道,他的目光也朝着叶伏天所在的方向看来,道:“此事,没有商量。” 周圣王发起这场圣战,就是想要叶伏天,如今拿叶伏天换他? 他宁可战死于此。 周圣王冷冰冰的扫了斗战一眼,他也没有叶伏天真的会跟他回,只是试探下。 “那么,我要那丫头,以及虚空剑阵。”周圣王冰冷道。 他口中的丫头,自然是指丫丫。 这条件同样很苛刻,他的要求叶伏天极可能不会答应,但那丫头在守墓村地位似乎有些不一般,再加上守墓村一直守护着的虚空剑阵,那么如若叶伏天有些动摇,无疑会让守墓村和叶伏天之间心生裂缝。 如今,守墓村的村长,可是荒州最强大的战力。 放过斗战,若能够分裂对方,同样也更划算。 “你的要求,我做不到。”神猿口中吐出冰冷的声音,叶伏天并没有犹豫,他的确做不到,这问题根本不需要去考虑。 村长为何追随他入至圣道宫,周圣王提出的条件便是原因,如若他答应周圣王,村长还是圣长老吗?恐怕直接站在他对立面了,怎么交人? 更何况,即便没有这些,拿丫丫去换老师,他同样很难做到。 “这么说,你是要他死?”周圣王神色陡然间冷了下来,威压寰宇。 “老师,弟子不孝,若您今日有事,弟子只能斩尽这里的人,并调集荒州全部力量,前往大周圣朝圣都为您报仇。”叶伏天的声音传出,透着几分肃穆悲壮之意。 这些天他所做的一切,皆是为了帮助老师成就圣道,且全身而退,但此时的情况,他不可能因为老师便任由周圣王摆布,他知道周圣王在不断试探他的底线,在和他博弈。 “好。”斗战点头应道,身上一股气息冲天而起,背脊依旧挺得笔直,道:“伏天,你已经做到了你所能做的一切,至于我,能够有今日之成就本就是机缘巧合,在道宫外,我捡了一条命,更何况如今领略圣道风景,所以,不亏,他日你踏平大周圣朝,记得向我祭奠。” “一定。”叶伏天冷冷开口,两人的对话,远比周圣王和周亚的对话更悲壮,斗战和周亚不一样,这一次圣战,经历最大风浪的人便是斗战,他的确将生死置之度外,在他心中,他坚守的信念,要重于生命。 虚空又一次沉默,寂静无声,浩瀚无尽的天地,压抑到了极致,九州城不知多少人在看着这一切,两大圣地间的博弈。 大周圣朝周圣王,和至圣道宫宫主叶伏天之间的博弈。 风拂过,给人一种萧瑟感,带着几分凉意。 此时,有一道身影迈步走出,瞬间使得九州城许多人望向这走出的身影,竟然是一位夏家的强者。 他看向虚空中的诸人,开口道:“圣战已是如此惨烈,如今又是如此局面,何不坐下来谈谈。” 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来,此刻已是僵局,都在坚守自己的底线,不敢打破。 他们都不想付出那代价。 至圣道宫那边的代价是斗战的命,大周圣朝那边则是周圣王子嗣以及其他许多人的性命。 周圣王和叶伏天都没有说话,气氛依旧压抑。 “九州圣地,皆为夏皇道统,死战下去,不知会有多少人丧命,我夏家愿为此次圣战调解,并且,邀九州监察使为证,两位意下如何?”夏家老者继续开口道。 但实则世人都明白,圣战已经到了如此地步,调解,怕是没有用。 大周圣朝和至圣道宫之间,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以周圣王的性格,他不可能放过叶伏天以及至圣道宫,而叶伏天的行事风格同样极狠,且锋芒毕露,若有朝一日他入圣境,会出现什么情形,想都想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