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三章 羿昇的荣幸 - 伏天氏

第八百六十三章 羿昇的荣幸

许多人都饶有兴致的看向羿昇,这位羿族天骄,之前言语挑衅叶伏天,叶伏天并未认真理会,只言他不够资格。 如今,九州问道第一人亲下道台,让他滚出来。 以余生的分量,当然足够。 只见羿昇起身,似风轻云淡,看似波澜不惊,然那双眼瞳则是锋芒毕露,身上一缕无形的气场蔓延而出,迈步之时长袍猎猎,锋利之意竟隔空朝着道台方向扑去。 他一步迈出,身上沐浴金色光辉,又有炽热火焰流转周身,烈日当空,当羿昇走上道台之时,整个人的气势攀升到极致,恐怖气流席卷而出。 他的眼瞳似有金色光芒,穿透一切,竟直接将余生锁定,精神意志极为强大。 “九州问道第一人?”羿昇凝视余生,言语锋利至极,道:“我便看看,这第一的分量,究竟够不够。” 话音落下,他双手伸出,刹那间,天地规则气流汇聚于双手之间,体内一缕缕浩荡金色气流凝聚成弓,隐有金色龙蟒咆哮怒吼,龙蟒之气汇聚,化而为弦,顿时诸人隐隐看到,羿昇双手之间的弓箭之上,宛若有金色龙蟒张开锋利獠牙,疯狂咆哮冲出。 箭矢还未射出,龙蟒已至,遮天蔽日,朝着余生扑杀而去。 又有一道道气流金色火焰气流贯穿虚空,仿佛此箭出,能破虚空、射穿山河烈日。 余生矗立在那,宛如山岳,魔威环绕周身,朝着道台空间席卷而出,刹那间这片空间似都要被魔道气流吞噬掉来,霸道至极,余生身躯仿佛变得更加巍峨高大,似有魔神附体出现,金色龙蟒扑杀而至,蕴藏恐怖攻伐之力,轰在他身躯之上,但那暗金色的魔道气流宛若黑洞般,竟将金色龙蟒气流一点点的吞噬掉来。 “吞噬规则?” 有人轻声道。 “不是吞噬,是魔化规则,他在九州问道舞台上,便展露过。”有人回应,比吞噬规则力量更加霸道。 此时再看羿昇,他周身爆发璀璨光辉,无尽金色龙蟒张牙舞爪,环绕那弓箭,气势惊天,羿昇被这股滔天之势环绕,宛若箭神般。 他眼神锋利至极,精神意志融入箭矢之中,弦动,龙蟒咆哮,天地惊。 一道金色光辉贯穿虚空,射穿天地,瞬杀而至,金色龙蟒随之扑杀而出,遮天蔽日,抹杀一切存在。 这一刻余生生出一股错觉,这道箭矢不仅仅射穿他的肉身,精神意志似也出现一道箭矢,欲射穿他的意志力量,极为霸道。 然而他那如山岳般的身影依旧矗立在那,一尊恐怖的魔神法身出现,庞大法身手掌朝着前方探出,使得诸人心惊胆颤,他要以肉身,硬接羿昇的破碎之箭? 羿族的箭,能够穿透一切,箭出、无论是肉身还是精神意志,尽皆要崩灭摧毁,鲜有敌手。 但余生,只抬手,朝着箭矢抓去。 纵然他九州问道第一人,以魔道炼就无双体魄,这么做,是否依旧过于自大不将羿昇放在眼里? “砰。” 一声巨响,就在诸人心神震荡之时,箭矢已至,感受到此箭矢之威,无边璀璨的光束仿佛将直接刺穿法身的手掌,随后破开余生的身体。 但他们并未看到想象中的一抹,尖锐刺耳的声音传出,金色龙蟒疯狂咆哮怒吼,那穿透一切的箭矢以恐怖的穿透规则力量摩擦着大手印,却无法将之破开,甚至,金色光辉一点点的湮灭,直至,箭矢破碎消散,化作点点光辉。 “好霸道的力量。” 许多人心头跳动着。 羿昇神色微变,更强的气流汇聚而生,然而却见此时,余生抬起脚步,朝前迈步而出。 “咚。” 道台似为之一颤,这一步,直接踏在了羿昇的心头,他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大道规则之力威压天地,降临他身躯之上,无处不在。 “这是什么力量?”羿昇心脏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余生的强横,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莫说是他,即便是那些老一辈的人物都有些吃惊。 黎圣之前并未阻止林轩挑战余生,事实上也是想要看看这一届九州问道第一的分量有多足,将来能踏足哪一步,他自然不会认为林轩能够直接击败余生。 不仅林轩不行,这羿昇也一样不行,他虽是羿族天之骄子,但羿族中还有几人能够压制得了羿昇,若是他能击败余生,那这分量,便和他所听说的传闻差远了。 不过大圣地天骄人物,自有壮士凌云之信念,不试,羿昇又岂会自认为不如人。 “咚。”又一步踏出,羿昇只感觉心脏都在颤动,血脉咆哮,精神意志遭到狠狠压制,出现在他面前的身影,仿佛不再是一位青年后辈,而是一尊绝代魔神,从荒古战场走来,魔威所至,所向无敌,唯我独尊。 羿昇,从来没有在一位同辈人物身上,感受到如此强大的气势,以及武道意志的碾压,哪怕是羿族中最强的那几人身上,若是和他处于同境界,恐怕也难做到如此地步。 此时,羿族之人皱眉,那些老一辈的人物也是锋芒毕露,羿昇挑衅叶伏天他们同样没有出言阻止,目的自也和黎圣一样,让羿昇去领教下,胜,则是对方浪得虚名,败,也让羿昇他长点教训。 然而,他们这时却感觉到,余生可能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强一些,看来前去参加九州问道之人所带回的话并不假,这余生,的确是天纵奇才,百年难遇。 “羿昇的精神意志似乎遭到了对方的气势压制。”羿族有强者开口说道,他们感觉得到余生此刻气势非常强,但他们不是羿昇,无法具体感受究竟强到哪一程度。 “咚。” 又是一步踏出,羿昇只感觉道心震荡,握住箭矢的手都不再那么有力,必胜的信念,在一点点的被摧毁。 这种动摇,让羿昇心中极为羞愧,羿族多少风流人物,他虽不是最为耀眼的那一人,但也算同代鲜有敌手,于夏州之地都有不小的名望,曾击败过不少天骄人物,但还未分出胜负,他心境竟受到动摇,不可原谅。 想到这,他目光坚定无比,金色龙蟒咆哮而出,箭矢再次破空,一道道流光穿透虚空,杀向余生。 余生漆黑的眼眸中似蕴藏一尊魔神,无比的冷漠,漠然的扫了羿昇一眼,既然你道心犹在,便将之彻底摧毁。 余生手臂伸出,拳头猛然间一握,这一刹那,这片空间似都被那股滔天之势所禁锢,看到余生的眼睛,羿昇像是看到了一尊尊魔神,压塌这片天,在那双眼瞳中,有一代魔主坐于王座,让人要顶礼膜拜,臣服于脚下。 羿昇他不知自己为何会看到这样的一幕,也许和他修行的功法有关,但他羿族的修行功法同样是极为霸道强横的,为何余生修行之道,能够有如此滔天之势,似九天十地,皆要臣服于那魔主脚下。 余生的拳头轰出,打穿了空间,箭矢直接崩灭,羿昇只感觉胸腹被击穿来,身躯猛烈震荡,随后如无根浮萍,无力坠落,口中鲜血流淌而出,刺人眼眸。 只一拳,羿昇都承受不起,谈何挑战? 浩瀚空间无比安静,他们终究看到了九州问道第一人的出手,他们想要看到此届九州问道有多少分量,如今,他们亲眼见证到了。 强无敌。 荒字石碑前,叶伏天端坐于王座之上,凝视余生。 破境入贤之后,余生修行的魔功越发霸道,正如他以前所想的那样,越往后,境界越高,魔功的威力越能体现出来,那股气势,也越来越强。 当然这也和修行之道有关,万法修行皆如此,初境之时,即便再怎么逆天的功法,也就那点威力,如何能够看出差距?感受到那磅礴之势。 境界越高,破坏力越强,自然就越霸道,余生这些年修行魔功所承受的痛苦,也都在他的战斗力上展现出来。 道台之上,余生脚步再度一踏,凌空飞起,随后脚直接踩踏在羿昇的身上,一路往下,将之踩踏在地上,显然还未就此罢休。 羿昇身躯颤抖,再次吐出一口鲜血,看着那踩在自己身上的霸道身影,他生出无力感,他的骄傲,他的自信、他的尊严,在这万众瞩目的舞台,被践踏在余生的脚下。 余生漠视一切的目光俯瞰着羿昇,是那样的冷,开口道:“你,有何资格向他求教?” 诸人心头跳动,知道余生指的是什么。 羿昇说,要让他向叶伏天求教,叶伏天还没这资格。 余生在告诉他,究竟是谁,没有资格。 他羿昇,也配。 羿族的许多强者皱了皱眉,有人开口道:“叶宫主,你的人,似乎过了吧。” 他们没有阻止羿昇挑衅叶伏天,并不介意羿昇战败,但是,这一战不仅仅是战败,余生是在摧残羿昇的道心,让他信念破碎,这对于修行者而言,远比战败残忍太多。 叶伏天目光看向羿族强者,神色平静,似乎并无太大波澜。 余生固然狠了一些,但他却没有阻止,正如羿族的人之前没有人出言阻止羿昇一样。 既然九州的人都想要看看,那么,就让他们看看。 正如皇羲所言,他们所做的一切,是在开创一个时代,而在这过程中,一味的忍让、谦逊,只会让人认为好欺,唯有铁血,唯有实力,能够震慑群雄,和大周圣朝的圣战,也是在此背景下爆发。 先有知圣崖、后有大周圣朝,不经历一场真正的圣战,还会有其他人,其它圣地走出来。 荒州要立,必然要有圣地倒下去。 但凡有人要以他们为踏脚石,那便,踩下去。 “余生脾气暴躁了些,出手略重,还请见谅。”叶伏天含笑看向羿族强者,淡然开口:“然,羿昇对本宫主出言不逊,我不曾与他计较,但他既然挑衅,不外乎是想要求战,余生也算是成全于他,也让他涨涨教训,我说过,余生不仅是此届九州问道第一,放在任何一个时代,皆能问鼎,羿昇天赋平平却自视甚高,能够和余生一战,算是他的荣幸了。” 叶伏天的话音落下,无数道目光凝固在那。 羿昇被余生碾压羞辱,到了叶伏天口中,是羿昇的荣幸! PS:再不给月票,我要让余生下场会会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