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一章 滚 - 伏天氏

第八百一十一章 滚

柳宗目光朝着丫丫望去,只见叶伏天扫了柳宗一眼,开口道:“西华圣山柳宗,应该没有参与棋圣脱困一事吧?” 他刻意如此说,便是想要看看,柳宗,是否真的敢出手。 若他出手,便意味着坐实了参与棋圣脱困的计划,那么西华圣山和大周圣朝,是否能放过他? 柳宗目光落在叶伏天身上:“棋圣前辈乃是圣,九州一共多少圣人,任何一位圣境强者于九州而言,皆是瑰宝,如今既然事已至此,当务之急便是破阵让棋圣前辈脱困,叶宫主,你若是此刻相助一起破阵,前辈或许不会与你计较。” “这么说来,西华圣山和大周圣朝以及棋圣山庄弟子,都是该死了?”叶伏天神色冰冷至极。 “天下九州,圣榜几人?”柳宗踏步往前,西华圣山有几位非常强的人物随他一起,这几人都是西华圣山的重要人物,同样没有牺牲,当然,还有李开山。 “你去破阵。”刀圣对着叶伏天开口说道,他祭出了刀。 “去。”诸葛清风和万象贤君也开口,让叶伏天去破阵,如今事态紧急,棋圣如今尚且被制衡着,一旦棋圣彻底脱困,他们都要死。 棋圣已经走上了这条路,不可能会回头。 叶伏天点头,他看了丫丫一眼,转身朝着阵中而去,道:“你们跟我来。” 顾东流、花解语等人跟随叶伏天一起,他们也插不上手,猿弘也同样跟着叶伏天,此刻他化身无边巨大的黄金巨猿,如妖神般矗立于那,守护在旁,他要保护叶伏天安危,对于他而言,叶伏天的命重于一切。 在这混乱阵中,杀机四伏。 “你们对付他们,李开山你随我破阵。”柳宗开口说道,将刀圣等人交给西华圣山的强者,破阵的机遇已经出现,他必须要抢在叶伏天之前将阵破解,否则一旦叶伏天破阵,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变化。 柳宗将精神力释放到极限,佛光绽放,凝智慧手印,在脑海中推演。 这恐怖的剑阵终于有出现了破阵曙光,丫丫的出现,激活了这座大阵,却也不再是死阵,有了破解之法。 在他的脑海之中,苍穹之上的剑图垂落无尽光辉,天地间剑意环绕浩瀚无尽的空间,在这中间,充满了无穷杀机,五行八卦阴阳之道,尽皆于阵中体现,破阵之道在于方法,不在境界。 “李开山,你听我指引。”柳宗开口说道:“去那里。” 李开山神色闪烁,他的阵道能力同样超凡,甚至棋圣九大弟子中,他在阵道上的造诣足以和杨潇并肩列于第一。 他自然看得到,柳宗走的那一步非常精妙,要破坏阵法之生机,那是生阵之地,其中一个阵眼,柳宗,让他去破坏。 但他依旧有些犹豫,柳宗皱眉,传音道:“李开山,今日事成,圣道之战,你必有一席之地。” 李开山神色锋利,他当初为何要找到柳宗? 世人皆以为他是老实人,但实则他早已洞悉世事,老师传道之时便曾讲过,天地为棋,他不甘为棋子,而欲做执棋子之人。 大师兄和三师妹恋爱,他独身一人,对于师尊他最了解,虽收他弟子九人,但也不过为证自己的大道,以传授弟子的方式,去感悟大道之意,棋圣平日待他们虽然极好,但师尊却是一个无情之人,他修行多年,没有道侣,没有子嗣,一心修道。 而他李开山,是和师尊棋圣最像的人。 他当然要为自己留一条后路,而且,也为将来的圣道之战。 如今,柳宗尚且有退路,但他,没有退路。 脚步迈出,李开山没有选择,甘愿为柳宗之棋子。 一股强横的气息绽放,脚步落下,重重的践踏地面,将剑踩灭,虚空中没有剑杀来,他走对了,这一步,极为精妙。 “有机会。”柳宗神色锋利,继续观阵,随后指向下一步,让李开山前行。 李开山一路往前,在阵中穿梭,不断破坏阵势,而李开山所前行的方向,赫然乃是巨剑所在的方向。 柳宗他没有动,依旧站在原地,目光时而望向丫丫,似乎在等待机会。 要破阵,丫丫也是极重要的一环。 许多人看到这一幕神色锋利,也许,真的有破阵之法。 另一边,刀圣等人已经爆发了战斗,他们不敢乱动,隔空大战,恐怖的魔刀劈开虚空,斩向前方,对方拍出一掌,如巍峨山岳,与之碰撞。 赢、犼等守墓村的人,则是都在丫丫的身体周围,目光警惕各方动向。 诸圣地的人最惨,沦为旁观之人,还随时面临危机,在这棋圣所布下的局之中,他们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和这阵法对抗,也许圣人进来有机会博弈,但圣境强者,轻易不会涉险,棋圣都被困于此。 这时,叶伏天也开始了破阵,他闭上眼眸,精神力外放,外界一切投影入脑海之中,进行推演。 花解语命魂释放而出,念力将诸人的精神力化为一体。 但叶伏天,却迟迟没有发出指令,一直在推演。 花解语、余生以及顾东流他们都望向叶伏天,都在等待。 “呼……”深吸口气,叶伏天目光睁开,看向身边之人,道:“我自己亲自来试阵吧。” “这里唯有你能破阵,你若去试阵,一旦有差错,所有人尽皆命丧于此。”顾东流看向叶伏天,神色锐利,道:“当断则断。” 修行之人,心性当更为果决,棋圣哪怕以弟子为祭,都没有一丝的犹豫。 叶伏天,身边好友都愿为他试阵,他却犹豫了,这是叶伏天的缺点。 感情,也是缺点。 棋圣虽然狠毒,但他心性更为果决,更没有缺点,所以在任何时候都能够当机立断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没时间犹豫了。”叶无尘也对叶伏天劝道。 叶伏天看向眼前诸位好友,也不知他入局是对是错,万象贤君卦象显示,此次凶多吉少,但若抓住,便是机缘。 “荒州道宫一战都走过来,今日之局再如何,也不过当初重演。”徐缺懒散的道,似乎并没有太在意,既然选择了出荒州,选择了入虚空剑冢。 那么,没什么好犹豫的。 看了一眼棋圣、丫丫,又看向大师兄的战斗,叶伏天目光陡然间变得更为坚定,闭上眼眸,意念和诸人一体,刹那间,在所有人的脑海中,出现了一无比可怕的剑阵图,这剑阵图巨大无边,阴阳互守、五行俱全、八卦相印,剑环绕于天地间,生生不息,永恒不灭。 所有人,都仿佛看清了这巨大的阵图,叶伏天脑海中的一切,呈现在他们的面前。 他们还看到,柳宗下令李开山,穿梭于剑阵之中,每一步,都是阵的缺口,想要从阵中走出,去取巨剑,这是柳宗的破阵之法。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叶伏天脑海中有一道声音传出,对着诸人道:“乾位,入。” 他话音落下,那幅巨大的剑阵图中,标注了乾、坤、离、坎……等一个个古字方位,又有阴阳阵图以及五行古字符,全部对应起来,剑阵环绕剑图,生生不息,生无尽剑意。 “我去。”顾东流开口说道,话音落下,他迈步而出,叶伏天双拳紧握,三师兄的每一个动作,都在他脑海中放慢,在他的额头,甚至有一缕汗水。 他推演的结局,和之前截然不同,和柳宗也相反,他不是要破阵。 如若他的猜想失败,将会是致命的,三师兄,可能会死,他当然害怕。 不仅是他,诸葛明月等许多人都盯着,时间都像是变慢了般,这第一步,非常重要,这一步错,叶伏天便会知道自己是错的,但三师兄有可能付出生命代价,他想自己走,但顾东流说,他主阵,若有事,所有人,都要将命丢在这里。 而后,顾东流第一个走出去,试阵,这是担当。 时间,像是很慢,叶伏天心脏怦然跳动着,此时顾东流周身九字环绕,光辉璀璨,命魂都绽放而出,仿佛随时准备抵挡必杀一击。 终于,他的脚步落下,站在了那一方位,顿时一道道剑意直接从他身上游走而过,没有杀机,苍穹之上的阵图,似更亮了几分。 “成功了。”叶伏天长吐出口气,他不敢想象若是三师兄走错这一步会如何,他该如何面对自己,他怎么能不紧张。 睁开眼眸,抬头看了一眼丫丫,他眼神变得无比的坚定。 当丫丫沟通那血色剑眼之时,再结合村长对他说的话,他便出现了一个极为疯狂的念头。 既有一线生机,这一线生机是机缘,为何是破阵? 这大剑阵,以丫丫为引,阵才活过来。 从死阵,被激活。 既然如此,为何要破? 也许,棋圣从一开始就错了,于是,误导了棋圣山庄,误导了柳宗,误导了所有人。 柳宗他也看到了顾东流的动作,眼神中陡然间闪过一抹异样的神色,叶伏天想要做什么? 他不是在破阵,他是在引阵。 疯了吗? 李开山破阵势,他在聚阵势。 叶伏天的破阵之法,和他的破阵之法,截然相反。 或者说,叶伏天,他真的是想要破阵吗? “坤位。”三师兄无事,叶伏天眼神更为坚定,随后闭上,开口说道,他没有让谁去踏步,周围之人,尽皆至亲,他不会去选择,不会去取舍。 若是取舍,他心境都会动摇,会有内疚。 诸葛明月走了第二步,跟随着顾东流的脚步,落在坤位。 “离位。”叶伏天继续道,随后,花解语,余生,一一走出,为阵聚势,使得阵图越来越亮,这座剑阵仿佛在被激活,越来越强。 苍穹之上,血色剑眼之处,无尽剑意流动而至,落在丫丫身上,在她体内游走,丫丫闭上眼眸,那股平凡的气质都像是消失了般,这一刻的她,只有无尽的锋利。 仿佛,化身为剑。 这时候,正在和那柄巨剑所化的身影对峙的棋圣扫了一眼叶伏天他们所在的方向,也意识到了叶伏天要做什么。 如神明般的身影眉头微微皱着,叶伏天所下的每一步,都是在修复阵势,让被李开山所破坏的残缺阵势,也复苏,变成完整的阵法。 而且,他让他身边之人占据各大方位,将力量留在那里,引动阵势,使得那幅图剑图越来越璀璨,仿佛要彻底复苏。 “这不可能。” 棋圣心头颤动着,他的心,动摇了。 为了九州第一阵虚空剑阵,他不惜以身犯险,踏足禁地虚空剑冢,他如今乃是九州最强阵道人物,圣道之境,擅天地阵道,可布大棋局,因而敢来。 他即便被困,依旧相信自己有脱困之时,布局棋圣山庄,等到今日,曙光再现。 他的心,从未动摇。 但此刻,却动摇了。 他这九州第一阵法大师,莫非他以前所想的,是错的? 他轻易破解了外围之阵,走到此处,莫非,外面的阵法,都是在误导他,让他很自然的认为是破阵,根本没有做其它念想。 然而当看到叶伏天的动作,他才意识到,除了破阵,似乎还有一种选择。 这种选择,关乎到他来此的目的,九州第一阵,虚空剑阵。 为何不能是引阵? 若是继续催动这阵法,将之彻底激活,会出现什么? 感受到那血色剑眼中疯狂流动而来的剑意,他又看向丫丫。 这不是他的错,之前,丫丫没有出现,阵是死阵。 但为何叶伏天能够想到? 此时,阵法越来越强,天地间,无尽剑意流向阵中,丫丫站在阵中央之地,吸无尽剑道气息。 这一刻,棋圣明白,他错了。 叶伏天,可能对了。 这是一位天纵奇才,他竟然,猜想到了他没有想到的解阵之局。 而且,这本也是他的目的。 “柳宗,拿下那丫头。”棋圣开口道,丫丫,是阵之关键,既已错,便将错就错。 棋圣他想要引动苍穹之上的棋子落下,朝着叶伏天他们攻击而去,却见无尽剑意呼啸而至,和他对峙的那道身影仿佛彻底活了般,身躯动了,更强的剑意诞生,将虚空中垂落而下的棋子粉碎,不让他有出手机会。 这一刻柳宗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叶伏天,可能对了。 而他,一直只是在白费功夫。 脚步踏出,柳宗朝着丫丫走去,一道佛道大掌印轰杀而出,至刚至阳,威力无比可怕。 却见一道无比夺目的身影降临,宛若一尊金翅大鹏鸟般,那是赢,他出现在丫丫身前,手掌朝着前方抓出,宛若无坚不摧的利爪般,竟透着剑意,还有空间规则力量,直接将大掌印粉碎掉来。 同时,守护在丫丫身旁的两位守墓村强者身上气息绽放,威压降临柳宗身上。 却见这时候,李开山也撤回,出现在丫丫身后,一道斧光绽放,李开山一斧头斩下,杀向前方,他乃是棋圣二弟子,贤君人物,实力极强,一斧开天,仿佛要将丫丫直接斩杀。 守墓村的两大强者瞬间转身,轰出拳头,竟有可怕凶兽出现,咆哮而出,惊天动地,却依旧被李开山的斧斩开。 两人同时往前,身上狂暴气息爆发,挡住李开山。 以丫丫的身体为中心,一场大战爆发。 赢直接穿透虚空,瞬杀而至,虚空穿梭,一道璀璨至极的金鹏利剑斩杀而下,杀向柳宗,两人境界相当,爆发恐怖大战。 柳宗实力极强,他乃是西华圣山最为杰出的后辈人物,被誉为是未来圣君继承人,三圣教导,将希望寄托于他身上,可见对柳宗期望值高,柳宗自己野心也极大,甚至曾想要让叶伏天听从他的命令,为他所效力,让荒州道宫宫主,为其所用。 但此刻,同境界的赢,竟然挡住了他,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 这让柳宗露出异色,守墓村,竟然有这么妖孽的人物,能够和他同境一战? 叶伏天还在演阵,疯狂催动阵道,苍穹之上,那血色的剑越来越妖,剑眼渐渐张开,像是从虚无之地,有剑意从天外而来,越来越强。 棋圣当然感觉到了这股气息,他抬头看了一眼,神色微变,开口道:“叶伏天,你阵道超凡,无论以前发生了什么,我皆不再计较,你今日祝我一臂之力,我可助你未来踏圣道。” 叶伏天听到棋圣的话,他目光睁开,扫了棋圣一眼,冰冷道:“滚!” 如今,事已至此,棋圣欲置他于死地,竟还有脸开口? 大道无情,为自己脱困,棋圣牺牲自己亲传弟子,所有人的性命,皆可牺牲,若他答应,为了虚空剑阵,为了脱困,棋圣有什么不能做的? 承诺? 笑话而已,亲情皆可泯灭,没有人性,在这种情况下,见他解阵道之秘,如今,竟有脸开口,让他联手,助他入圣道? 圣道,他会自己踏,他有自己的道。 道不同,不相为谋,所以他送给棋圣一个字,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