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八章 第一战,一拳之威 - 伏天氏

第七百五十八章 第一战,一拳之威

九州,九大强者,站在了问道台的中央战斗区域。 观礼台九州圣地以及观礼区域无数人,尽皆看向那一方向。 第一战,是九州问道的开端,九州都颇为重视,走出之人无一例外,都是曾敲响过道钟,领悟了成熟规则的王侯巅峰人物,强强对决。 “东州,西华圣山弟子许世,请指教。”西华圣山许世开口道。 “夏州,夏家夏离。”夏家强者开口。 “齐州,齐家齐骜,请指教。”齐家青年天骄道。 “云州,离宫苏禾,请指教。” “战州,十方圣殿墨攻,请指教。” “酆州,酆都府阎占,请指教。” “海州,天之涯,蓝羽,请指教。” “禹州,知圣崖展遥,请指教。” “荒州,至圣道宫,余生。” 伴随着最后一道声音落下,九大强者,皆都自报来历姓名,正如诸人所预料的般,都是九州最顶尖的圣地势力来人。 叶伏天目光望向人群,心中也略微有些波澜,他搜集过九州的一些资料,刚才的每一个势力,都是站在九州巅峰的势力强者,如今,齐聚一个舞台,哪怕是以余生的强大,恐怕都将会在最终的决战面临不小的压力。 至于其他人,叶伏天也没有把握他们能够取得好的名次。 “知圣崖,展遥。”叶伏天看向禹州知圣崖那位青年,果然,和当初的展逍有几分相似之处。 此时展遥的目光却落在余生身上,神色极冷,他的兄长,知圣崖九大圣子之一,于荒州陨落,被杀。 这笔仇,因为夏皇的出面,知圣崖甚至不能报。 但今天,在九州问道的舞台上,他会杀死余生。 九州问道,只要在对方失去战斗力和认输之前,直接抹杀对手,属于规则之内,不过这需要非常强的优势才能做到一击必杀,否则就没有机会了,而且,九州问道许多都是来自九州圣地之人,都不会下太狠的手,但对于荒州来人,展遥当然不会客气。 余生自然感受到了展遥身上的杀念,那日太行山上,他曾和展逍战斗过,如今展逍的弟弟站在他面前,他又怎么会认不出来。 知圣崖的观礼台上,孔尧神色冷漠的看着下方,低声道:“这一战,展遥会为他兄长讨回一些利息。” “展遥的天赋不比当初展逍师兄弱,此战,不知道能否夺取第一。”孔尧身旁秦仲道,九人中,只有第一能留下,其它八人,皆都直接出局,即便是强强对决提前遇到,也一样,只能说运气不好,或者怪自己还不够强。 这样的规则颇为残酷,谁都不知道自己面对的对手,会是谁,有多强。 问道台上,九大方位,不同的规则气息弥漫而出,问道台上忽有狂风刮起,天地灵气肆虐暴走,竟化作一股恐怖的漩涡,但九人的身影依旧稳稳的矗立在那,没有丝毫动摇。 此时,许世微微抬头,目光望向正对面方位的余生,平静开口道:“之前,你说要退出九州问道,虽然如今你依旧站在了这舞台上,但我还是想要成全你,所以,九州问道第一个出局之人,会是你。” 这一届的九州问道乃是西华圣山召开,然而西华圣君还未正式宣布九州问道开始,余生便走了出来挑起事端,身为东道主,三圣面对一位后辈依旧保持着风度,但他身为西华圣山的弟子,而且是在九州问道的战台上,便无需有任何顾忌了,无需在乎所谓的风度。 由他来让余生出局,堂堂正正。 无论是余生还是荒州,质疑西华圣山,想要用实力证明自己的骄傲?那么,他便用实力告诉荒州之人,何谓不自量力。 “他是我的。”一道冷漠的声音传出,那是展遥的声音,他眼神如刀锋般锋利,看着余生,他想起了曾经兄长教他修行碎空刀的一幕幕画面,他们兄弟二人本约定会一起,走上知圣崖之巅,继而成为禹州的顶尖人物。 然而一趟荒州之行,兄长离他而去。 “只要他第一个出局,谁出手我并不介意。”许世淡淡的说道,都是极骄傲的人物。 一道璀璨无比的光芒闪耀出现,那是一柄刀,命魂化刀,落在了展遥的手中,以他的身体中心,一股可怕的刀光欲撕裂空间,一道道规则刀意朝着余生的身体斩去。 展遥手持刀斜放在身后,一步步往前走去,刀光漫天,吞吐可怕的规则力量,空间肆虐,还有一股强大的重力压迫在余生的身体之上。 “双重规则。”诸人凝视展遥,不愧是圣地知圣崖第一战的天骄人物。 孔尧神色锋利至极,他很期待展遥的碎空刀展露风采。 伴随着展遥一步步走近,刀意越来越强,漫天刀光闪耀出现,余生身体周围的空间尽皆被笼罩其中,仿佛化作刀的世界。 “他竟然还没有动。”许多人看向余生,他已经被双重规则力量笼罩,竟然还没有反击,等死吗? 展遥的脚步极为沉稳,他没有加速,每一步迈步,刀势都更加强大,既然余生想死,他会成全。 强大的重力规则压迫在余生的身体之上,展遥的身体动了,这一刻的他仿佛和刀融为一体,身体一跃,凌空斩杀而出,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也没有花哨的刀法,碎空刀,斩碎虚空。 这一刀落,空中出现了一条刀之缝隙,仿佛是一条笔直的线,千米刀光纵横问道台,劈杀而下,刀光之下的一切,皆要斩为两段。 “他疯了吗?”许多人忍不住惊呼出声,余生竟然还没有动,看着那一刀斩下。 碎空刀何等的快,许多人有些不忍去看,仿佛预见到了余生被直接斩为两段的血腥场景。 但就在这一刻,余生的身躯之上弥漫着一股可怕的气流,他左手手臂抬起,挡在了刀斩下的轨迹上。 刀没有停留,展遥身上杀念可怕,这一刀会先断余生的手臂,再将他一分为二。 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传出,展遥没有感觉到刀斩断血肉之躯,而是感觉到了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挡住了他的刀,目光低头看去,他见到余生的手肘挡在刀锋之上,寒冷刺骨的刀,没有如同想象中的那样轻而易举的斩断手臂,将余生当场斩杀。 暗金色的规则气流游走在余生的手臂之上,遍布全身,就像是一幅狰狞的铠甲,这规则力量像是和他的肉身融为一体,不分彼此,周围的气流疯狂的流动入余生的体内,那规则铠甲的光芒越来越可怕。 展遥的刀,无法动分毫。 许多人心头猛烈的颤动着,用手臂,血肉之躯,挡住碎空刀? “咔嚓。”孔尧双拳微握,脸色变了变,瞬间黑了下来。 他当然明白这一幕意味着什么,当他知圣崖天才展遥连余生防御都破不了,那么这样的战斗,还能继续吗? 展遥他当然也明白,刚才的自信轻狂在刹那间被摧毁,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一幕,只感觉内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他了解他的刀法,哪怕是贤者,谁敢这样接他的刀? 但余生,却这样做了。 就在他愣神之时,余生手肘顺着他的刀锋摩擦往前,随后手掌弯曲一握,抓住了他握刀的手腕,展遥清醒过来身体想要后退,但却感觉到抓住手腕的力量根本无法撼动,他的身体悬挂在空中,无法后退分毫。 余生的右手也在此刻动了,抡起,朝着前方砸去。 风呼啸,暗金色的流光璀璨,随同手臂一起朝着展遥身躯而去。 许多人心头一紧,目光死死的盯着这一幕。 “砰!” 没有丝毫的悬念,余生的拳头砸在了展遥的胸口,骨骼破碎的声响异常的清晰,甚至,脏腑都直接被震碎,展遥微微弓着身体,拳意从后背穿透而出,像是一拳将他的身体打穿。 他的身体直接倒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喷出一口血箭,而后坠落在地。 浩瀚之地,寂静无声,无数人看着倒在地上的展遥,鲜血不断从口中吐出,展遥茫然的看着天空,双目无神,他当然知道他体内被彻底震碎,即便不死也会是个废人,他的心,感觉像是被撕裂了般。 他修行到这种地步,成为知圣崖天之骄子,为何第一战,便是这种结局? 一拳,只有一拳。 这一拳不仅是打在展遥的身上,同样是打在知圣崖的脸上,孔尧和秦仲脸色都极为难堪。 除了叶伏天之外,之前没有人注意过的余生,竟然也这么可怕。 余生没有去看展遥,他当然感觉到了展遥对他的杀念,展遥想要报仇,但他何尝不是想起了太行山的那一幕血腥画面,太行上黄金猿族,多少人丧命,即便是叶伏天和他也险些被展逍杀死于太行山。 所以这一拳,他当然不会手软。 “咚。”脚步声传出,许多人目光拉回,重新落在余生身上,只见他迈步而行,一步步走向前方。 在那里,是东州西华圣山许世。 之前,许世称,要让余生,第一个出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