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 华天城 - 伏天氏

第七百四十九章 华天城

西华圣山位居东州中西部区域,和大周圣朝两大势力并肩为东州最强大的两股势力,东州许多大人物都是从西华圣山走出。 在东州,有八大圣境强者,西华圣山独占其三,乃是圣境强者最多的势力,再加上排在第二的大周圣朝更注重血统的传承,因此,东州天骄人物,最愿意拜入的便是西华圣山门下。 西华圣山位于华天城,这座城池也正是因为圣地而名扬天下,乃是整个东州第二大的城池,东州最大的城池乃是大周圣朝的圣都,毕竟大周圣朝乃是东州唯一的霸主,即便后来东州分裂,但大周圣朝的圣都依旧一直是东州最大的城池。 然而相比于大周圣都传承的许多古老势力相比,华天城的繁华则更充满了朝气,流动性更大,毕竟圣都历史悠久早已固化,而华天城则不一样,还在朝周边扩张,隐隐有想要取代大周圣都成为东州第一城之势。 如今,九州问道,更为这座雄踞一方的城池增添了几分色彩,东州无数强者,正从东州的每一处地方赶往这座城池。 九州问道三年一届,每一届都会在不同州举行,意味着下次再要轮到东州,即便荒州没有举办资格,但依旧需要过二十四年,才能再次轮到东州举办。 更何况,九州问道可以见到来自九州的天骄人物,这样的盛世,可想而知会吸引多少人前来。 不仅如此,来自九州其它州的人,也陆续踏入了华天城。 如今的华天城,真正可谓强集天下数之不尽的风流人物,街道之上,随处可见气质非凡的青年男女。 有人笑称,如今华天城最为繁华的地方,随意指向一人,都可能是东州名震一方的人物或者其后辈天骄,这虽是笑话,但却绝不算夸张。 如今,华天城的酒楼客栈之中,皆都是人满为患,他们所议论之事,大多都和九州问道有关。 此时在华天城的一座奢华空中楼阁之上,便有许多人饮酒聊天。 “这次西华圣山举办九州问道,不知会拿出什么样的宝物来作为奖励。”有人笑着道。 “能够举办九州问道乃是极为荣耀之事,虽说圣物珍贵,但身为圣地,更不愿在九州之人面前丢了颜面,因而历届以来的奖励,一次强过一次,西华圣山自然不会吝啬,而且九州问道,能够为西华圣山招揽来自东州的不少后辈天骄人物。”有人应:“不过,西华圣山身为东道主,必然会努力将奖励赢得,这样就不必给其它州的人了。” 许多人都笑了起来,这恐怕是每一届举办九州问道势力的心声吧。 “且不说九州,只我们东州便是无尽辽阔,多少风云人物,如今将齐聚一堂,和九州之人争锋,真是令人期待啊,不知道这次能够矗立于九州问道之巅的人,会是哪一州的天之骄子。” “希望会是我东州之人。”有人期待道。 “击败九州天骄,享无上荣耀,恐怕是每一位天骄人物的梦想,据说每一届九州问道登顶之人,只要不在中途陨落,未来必然证圣道,有人统计了历代九州问道登顶之人的情况,除了那些中途命陨之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例外。” “能够站在九州问道之巅,这是自然之事,三年才出一人,再除掉中途陨落的人物,这是何等稀少。”有人叹道。 “我听说这次荒州之地也会参加九州问道,荒州多年无圣,和九州之地极少往来,隐隐有被孤立之迹象,这是时隔多年后荒州又一次参加九州问道,不知能不能有所表现。”有人忽然间开口说道,玉京城的一些消息,如今已经传来了华天城。 “难。”有人应道:“荒州之地与九州隔绝,又无圣人,想要和九州其它州天骄争锋,何其之难,纵然我听闻荒州如今的宫主天赋异禀,曾击败过知圣崖秦仲,但荒州多少年来才出现一位王侯宫主,正因为他天赋异禀,才破例直接成为荒州领袖,被寄予厚望,这显然是不可复制的,更何况,即便是知圣崖秦仲,在九州问道的舞台,恐怕依旧算不上顶尖人物。” “没错,秦仲虽被誉为知圣崖王侯第一人,但九州可不仅仅是禹州,叶伏天被誉为荒州多年来天赋最强之人,即便他能击败秦仲,参与九州问道的话,也不一定能够登顶,而且听闻他已经破境入贤,无法参加九州问道,其他人的话,能够在九州问道的舞台绽放一丝光芒便算是难能可贵了。” 许多人议论纷纷,话题不由自主的引向了叶伏天,毕竟玉京城之事不少人关注着,叶伏天在玉京城引发了不小动静。 “确实如此,不过这叶伏天倒的确是个人物,竟然破解了棋圣留下的天龙棋局,倒是想要见一见,只可惜,他遇到了柳宗,棋圣选择了柳宗作为传承之人,据说如今棋圣九大弟子,已经跟随柳宗一同了华天城。” “确实有些可惜了,荒州来客,能破解天龙棋局绝对极为了得了,但和他竞争之人是柳宗,三圣共同教导的柳宗。” 诸人你一言我一语,提及柳宗之时,言语有着毫不掩饰的敬仰之意,整个东州也没几个柳州一样的人物,最令东州之人遗憾的是,柳宗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参加过九州问道,六年前,他只是二等王侯境界,虽然已经是绝代风华,但整个九州多少王侯巅峰的妖孽人物,柳宗再出众,也不可能跨越境界有所作为。 至于三年前的九州问道,柳宗已经是贤者了,这一直是东州之人的一大遗憾。 不过,这一皆在东州西华圣山举行的九州问道,他们应该可以看到东州一些绝代王侯人物展露风采了。 此时,在这露天酒楼的边缘之地,有着一行人安静的坐在那饮酒,吃着小菜,显得很是惬意,他们自然也听到了周围之人的畅谈,酒楼之地向来是消息传播最快的地方之一,能够得到各路信息。 听闻诸人聊起叶伏天和柳宗,这一行人中的一位女子目光朝着一位英俊的青年笑看了一眼,原来正是叶伏天他们。 周围的人并不知道,他们所聊之人,就坐在旁边,却无人认识。 “有何感想?”皇九歌看着叶伏天笑道,听这些人的意思,叶伏天即便参加九州问道,也难有太高成就,哪怕他击败过知圣崖秦仲,而且,他在棋圣山庄的光芒,仿佛完全被柳宗盖住。 世人永远不会去了解过程,只会看结果,而结果是柳宗得到了棋圣的传承,棋圣九大弟子跟随身边。 叶伏天眼睛转动着,有些古怪,看了一眼余生,又看了看其他人。 荒州与世隔绝,被人轻视他已渐渐习惯了,他如今已入贤,而且乃是荒州圣地宫主,以宫主身份率领荒州之人参加九州道宫,东州之人对于他的看法他倒是不怎么在意,在意也没意义。 反倒是他们称这次荒州依旧不会有任何作为,能够绽放一丝光芒便难能可贵,因此他很自然的看向余生了。 “看我做什么。”余生见叶伏天神色古怪的盯着,不由得开口道。 其他人也都看向余生,余生有些郁闷,放下筷子瞪着眼前这些人,还能不能好好吃了? “没事,你继续。”叶伏天笑了笑道。 “对,没事没事。”徐缺也开口道:“多吃点,吃饱了有力气。” 诸人又都开始夹菜喝酒,气氛略显有些怪异,余生狠狠的瞪了这些人一眼,都什么表情? 皇九歌笑出声来,想到自己当初在圣殿和余生切磋的场景,他不由得感觉浑身有些冷,虽然如今已经入贤,但即便现在让他和余生打一架,他也是不愿意的,想到九州之地那些绝代王侯天骄人物,他已经有些同情了,只能在心中为某些没见过的人默哀了,希望他们运气好些,最好不要碰上。 “咿呀。”此时,虚空中传来一声雕鸣,叶伏天抬头看去,便见一头黑色巨雕乘风而来,背上还站着一道身影。 “走了。”叶伏天开口说道,顿时一行人都放下碗筷站起身来,而后迈步离开,来到了虚空中的黑色巨雕身上,乘风而行。 没过多久,他们来到了一处行宫之地,黑色巨雕俯冲而下,降落在行宫之中,叶伏天站在黑风雕背上,目光望向前方的诸多身影,他看到了不少熟人。 譬如,诸葛清风,还有炎帝宫宫主炎君,以及他的子嗣李浮屠,他的妻子相芷嫣以及道宫弟子相芷琴也在,此外还有不少人,尘世间的冰漪和楚裳他都认识,随同尘世间强者到来,她们如今看叶伏天的神色早已和当年不同。 曾经,叶伏天只是一位无名之辈,如今,叶伏天乃是荒州年轻领袖。 “见过宫主。”诸人纷纷行礼,这些人除了道宫弟子外,其它都是来自荒州大势力。 叶伏天笑着点头,看向诸葛清风道:“伯父怎么也来了。” “许久没有出过荒州,出来走走。”诸葛清风笑着道,叶伏天走出荒州之地,参加九州问道,也会促使荒州之人走出来,他们都是在做表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