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 分赃 - 伏天氏

第六百二十章 分赃

李浮屠身上的火焰疯狂的爆发,一尊无比璀璨的朱雀身影沐浴无尽金色神火飞起,羽翼拍打而出,金色之火朝着相芷嫣那方向的易小狮爆射而出,使得易小狮身体连续闪退。 随后,朱雀神鸟划过一道绚丽的弧线,朝着叶伏天而去,神鸟之火焰垂落而下,遮天蔽日。 王侯境的强者便可命魂离体攻击,更何况李浮屠这种顶级王侯人物。 云水笙神色微变,身体后退,却见李浮屠脚步一踏,哪里会让她走。 周围的空间都焚烧了起来,金色之火焚尽一切,将两人身体包裹在其中,云水笙身体周围出现一片寒冰世界,火焰不侵,而在另外一处方向,那尊恐怖的朱雀神鸟朝叶伏天身体扑杀而出,无数道目光望向那一方向。 此战,叶伏天虽然没有直接参战,而是以琴音掌控局面,但诸人自然看得出来,这位三年前的道战第一人才是这一战的灵魂人物,琴音增幅诸人的攻击力,让他们一行人的精神意志发生共鸣,都变得更强大,如若叶伏天被摧毁,对方真可能有翻盘的机会。 然而叶伏天却像是没有感觉到般,他给诸人传递的信息是继续战斗,无需理会他。 此时,一股可怕的精神意志弥漫于他身体周围,辐射而出,整片虚空都像是蕴藏着一股骇人的精神意志力量,当神鸟朱雀携焚天之力冲杀而下之时,叶伏天手指猛的在琴弦上挥动,精神意志和法术同时爆发。 下一刻,他周围的空间像是凝固了般,朱雀神鸟的速度变得缓慢,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影响,它眼瞳中射出极其可怕的金色火焰,继续冲杀而下,然而那股意境也越来越强。 强盛到极致的灵气汇聚而至,疯狂暴走,空间像是凝固了般,那朱雀神鸟的庞大身躯像是渐渐无法动弹,越来越慢。 这是叶伏天所创造出的法术,他将多属性法术和武道意志相结合,领悟而出的独有的法术,凝空。 随后,风雷怒吼,紫色的雷、金色的雷……暴乱的雷霆力量化作法术雷神之怒,朝着朱雀神鸟劈杀而出,这同样是他所创造的法术,雷神殛的进化版,雷神之怒。 雷神之怒降临,朱雀神鸟庞大的身躯剧烈的颤抖着,发出一道悲鸣之声,身躯都像是要被击碎化作虚幻。 与此同时,正在和云水笙战斗的李浮屠吐出了一口鲜血,气息瞬间衰减,脸色苍白。 命魂遭到攻击,他本尊自然受到重创,命魂乃是天命法师的根本,受到重创的话精神力会遭遇极恐怖的打击。 “战斗,要结束了。” 看到这一幕许多下了重注押李浮屠他们的人脸色苍白,本期待着李浮屠能够以命魂翻盘,然而却断然没有想到,叶伏天以琴音沟通其他人借精神力共鸣,发出超强的法术,将李浮屠的命魂困在那攻击,反而使得李浮屠遭到重创。 许多人目光转过,望向另一处战场,皇九歌和虞铭所在的战场。 虞铭乃是除李浮屠之外的一等王侯,实力极强,如今李浮屠受制,虞铭,不知道能否破局。 但却见那一方向,皇九歌面对虞铭发起了极其狂暴的攻击,精神意志化作恐怖的幻影世界,他像是召唤出无尽的将士和战车,宛若那是一片可怕的战场般,面对境界更高的虞铭,皇九歌强势攻伐,不退半步。 “皇九歌也这么强吗?”许多人心颤,他们只见皇道之光绽放,人皇身附体,皇九歌犹如绝代人皇,手持人皇剑,指挥战场,那片空间的武意幻象可怕到了极点,一尊尊巍峨的身影出现在战场,驾驭战车,碾压虚空,扫荡而出。 虞铭神色铁青,三年前道宫选拔战第二人怕吗? 狂暴无比的攻击碾压而过,虞铭的阵道崩溃,身躯遭到重创被击飞而出,败下阵来。 看到这一幕许多人明白,这一战,结局已定,没有任何悬念了。 果然,遭到重创的李浮屠虽然依旧强大,但云水笙绝非弱者,在叶伏天的琴音加持之下疯狂攻击,李浮屠还想战斗,他的妻子相芷嫣却喊出了认输二字,不希望自己心爱的男子继续被攻击。 当战斗停止,朱雀神鸟飞回李浮屠体内,叶伏天他们八人依旧保持着之前的阵型,而对面的八人皆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势。 这一场群战,至圣道宫一方,以绝对强势的姿态,完胜诸势力的天骄联手。 哪怕至圣道宫整体而言境界更低,但他们在这场赌战中,展露出了荒州圣地弟子的风华,当然除了七位至圣道宫弟子之外,皇九歌同样绽放了他的光芒,这位道战第二的强者,三年前他只败给了叶伏天。 “承让。”叶伏天收起琴魂,站起身来含笑开口道,对面诸人神色各异。 火焰山炎帝宫的李浮屠终于见到了至圣道宫天之骄子的实力,他的妻子相芷嫣心头也颇为震撼,妹妹相芷琴,便也和这样一群人在一起修行吗。 燕九、南昊、邪寂、冰漪像是没什么存在感般,当初道宫选拔他们便都是失败者,如今面对那些入了道宫修行的人,他们依旧还是战败的命运。 虞铭神色有些失望,他走下战台,来到神女宫的苏红袖面前,开口道:“红袖,这次失败了。” “公子已经尽力了,何需自责。”苏红袖浅笑间蕴藏着无尽温柔,能够让人心都融化,周围的人甚至不敢去看苏红袖,神女宫的女人美则美矣,但还是避着点,否则容易沉沦无法自拔,多少天之骄子前车之鉴,虞铭这样优秀的人物,也深深的被苏红袖所吸引,她们天生媚骨,修行功法奇特,能够魅惑人心。 李浮屠等人也都陆续走下战台,帝昼依旧站在上面,看了叶伏天等人一眼,随后笑着道:“有意思,不过群战有琴曲增幅,让你们占了优势,有机会诸位前往我帝府走走,让你们见一见我兄长。” 说着,他便转身走下赌战台。 诸人目光闪烁,恐怕真要帝罡出战,才能压制得了这些至圣道宫的天之骄子。 相芷嫣走下去之后看着自己的妹妹,相芷琴笑着摇头道:“姐,并非是你和姐夫实力原因。” “答应你的法器,无法给你了。”李浮屠道。 “没关系,还要让姐夫赔赌注。”相芷琴道。 “愿赌服输。”李浮屠淡淡开口,相芷嫣则是问道:“芷琴,叶伏天他们,在道宫中便很出色吗?” 相芷琴目光望向赌战台上,想起了三年前的一些事情,那时叶伏天初入道宫,放荡不羁的个性,让她很是厌恶,如今三年过去,再看叶伏天,已是望尘莫及。 “嗯,非常出色。”相芷琴点头,她不得不承认。 此时,赌战台上,叶伏天含笑看向那踏步而来的老者,道:“前辈,法器……” “拿去。”老者淡淡开口,将装有法器的储物戒指扔给了叶伏天。 这次,是他走眼了,叶伏天他们一行人竟然战胜了李浮屠等人。 他筹划今日的赌战,使得今日炼金赌坊强者如云,下注者极其的多,他预测李浮屠他们会胜,因此通过变动赔率的手段引诱诸人下注叶伏天他们,但结果…… 这次,赔惨了,至于那些后面下注叶伏天他们的人,则是极其的兴奋,一赔四,只恨自己下的太少了。 “这些还远不够吧前辈,我们可是都还下注了。”叶伏天笑容灿烂。 “等我先收下他们的赌注再带你们去挑法器。”老者扫了李浮屠他们一眼,随后直接走向他们收取赌注,一点不客气,这些家伙不争气,让他们赔惨。 叶伏天将法器取出,笑着道:“猿战你的狼牙棒、钟离你的鼎、千愁你的鬼影剑、凰,你的太阳冕。” “这冰魄权杖,送给你了。”叶伏天将权杖法器给了云水笙。 云水笙看了叶伏天一眼,那眼神,似乎很舍不得啊。 “念力珠和这衣服,抱歉,我家解语的,我就不客气了。”叶伏天灿烂一笑,诸人都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不过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这么对师兄的吗?”胖子眨了眨眼睛看着叶伏天。 “师兄你这就不厚道了,不是让你下了赌注吗,一赔四,我要挑一件。”叶伏天看着易小狮道。 “滚。”胖子郁闷道,欺人太甚。 “必须要一件。”叶伏天一点不客气:“余生,你的赌注给清璇挑点好宝贝,我这还有几件法器可以挑,无尘你稍后再给沉鱼挑件宝物,凰你也挑件,这法器还给你。” 凰将之接过,周围的人都一阵无语的看着叶伏天,这…… 那些押了李浮屠的人恨不得上去将叶伏天撕了,即便是押了叶伏天的人也想打他。 至于炼金赌坊的人,杀了叶伏天的心都有了,太贱了。 大庭广众下就在商量拿他们炼金赌坊的法器分配,考虑过他们的感受吗? 叶伏天自然不会考虑他们的感受,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