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琴谷 - 伏天氏

第六百零五章 琴谷

连玉清,败了。 一等王侯巅峰人物,道榜第五,琴艺超绝,然而在琴道之上,他却败了。 败给了八等王侯叶伏天。 若以琴音法术攻击,自然没有可比性,但这场比试是叶伏天的论道规则,只论琴艺,连玉清他是骄傲的,尤其是在琴道上,自然不可能攻击叶伏天,所以他以琴试琴,以超凡的琴艺契合叶伏天的琴曲意境。 他一直做得很好,没有辱没他道榜第五之名,但最后一曲,他之意终于无法承受得住,哪怕是竭尽全力,依旧无法追上那琴曲的意境,直至心力交瘁,心境受创,弦断人伤。 诸人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连玉清在琴道上,战败。 初入道宫不到一年时间,那位道战第一人,以新人的身份走出来,质疑论道规则,向那些老人发起论道,他称,除境界外,不认为自己哪一方面逊色于道宫师兄,他也确实做到了他所说的,武道、法术,都让对方认输。 而如今,在琴道上,哪怕是道榜第五的连玉清,都败在他手里,这是何等风姿。 看着那依旧在抚琴弹奏的身影,许多人目光一阵失神,自叶伏天踏入道宫以来,有过他一些传闻,不过都是不好的传闻,卑鄙、懦弱,不敢应战。 那么,如今呢? 哪怕是面对道榜第五,依旧坦然。 云水笙看着叶伏天,那双冷淡的眸子中略有一缕波动,她感觉自己有些看不清此人。 相芷琴的脸色苍白,以前种种,像是一个笑话,何等讽刺,道藏宫王侯第一人,都败,她有何资格对叶伏天指手画脚,又有何资格质疑花解语托付之人,她此刻终于明白那日花解语为何反应那般强烈,因为花解语了解他,她却不了解。 云峯看向叶伏天,他此刻感觉叶伏天身上的光芒有些刺眼,让他难受,绝望。 诸葛行同样看着叶伏天,比之道宫入门之战,此刻带来的震撼似乎还要更加强烈,他面对的人不再是新人,而是道榜第五的连玉清。 许多和叶伏天同入门的新人只感觉胸中隐有热血流动,这才是真正的绝代风华。 这一曲,让他成为九宫论道之地的唯一。 花解语清澈的眼眸凝视着叶伏天,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那家伙,真好看,她很喜欢这样的叶伏天,令人着迷。 余生却是神色很平静,也唯有他能够如此平静,无论叶伏天做到什么他都不会感到奇怪。 他生来就该如此,在那万人中央,享受这万众荣光。 哪怕是在至圣道宫,也一样。 无比可怕的灵气波动着,远处那股恐怖气息流动而至,笼罩着中宫战斗,叶伏天依旧还在弹奏,仿佛沉浸于这股意境之中,如今已经不是和连玉清分胜负,而是他感受到了一股共鸣的力量。 不仅是叶伏天,九宫论道之地,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股力量,他们抬头看向远方,一股可怕的气息随风流动而来,宛若在天地间掀起一股剧烈的波动。 这股气息,来自九宫论道之地以及道法区域中间的那片地带,这片地带极其的辽阔,有着许多秘境遗迹,以及道宫先辈留下的修行洞天福地,甚至有一些地方很难踏足。 至圣道宫弟子可以在道宫内修行多年提升自己,甚至无需出去历练,便是因为道宫内本身蕴藏着极丰富的修行资源,即便五年十年,你都无法踏足每一片修行领地。 叶伏天弹奏的琴曲变得更加的嘹亮,响彻天地,八尊雕像共鸣,爆发无比璀璨的光辉,虚空之中,诞生一股奇妙的力量,于琴音共鸣,使得琴音响彻天地,朝着远方扩散,引发更强烈的波动。 “是音符。” 许多人心头颤动。 连玉清抬头看向虚空,那无尽跳动的音符,是从那片遗迹之地而来,被叶伏天的琴音所吸引而来,此刻和叶伏天的琴音发生共振,一起谱写这首琴曲。 这一刻,连玉清的骄傲支离破碎,竟然被一位初入道宫的弟子击垮。 那一日道战台上,叶伏天称有机会请他听一曲,他不屑一顾,然而没想到这么快,短短几个月时间,叶伏天在此地,请他听了一曲。 “这是,浮世曲吧。” 连玉清虽然不知道浮世曲是从叶伏天身上流入荒州的,但却也听闻过十大名曲之名,蕴藏帝王之志的琴曲,应该便是那首流入荒州的浮世曲了。 据说,白陆离学了此曲,却没想到,叶伏天他也会,而且能够弹奏出浮世曲的意境。 他败了,败在琴道上,很凄凉,但却并没有感到太悲伤,对于痴琴之人,败在浮世曲手中,又有什么可悲伤的? 只是让他难堪的是,弹奏浮世曲的人是叶伏天,他很不喜欢的叶伏天,以这样一首传说中的琴曲击败了他。 疯狂流动的气流依旧,音符越来越多,响彻天地,一道道身影闪烁而来,一些至圣道宫的长者都被惊动,前来听此曲。 许多人内心震撼,九宫论道战,因叶伏天引起了长者注意。 他们以为,论道才刚开始,却没想到,却已是高潮。 有此珠玉在前,后面的论道,还如何超越此时此刻的情景? 那些至圣道宫的长者目光朝着一处方向望去,那是遗迹之地的某处方位,他们知道,在那里有着一处神奇的地方,乃是一位极强的先辈人物所留,极少有人能够踏足。 如今,从那里,有音符横穿虚空而来,和叶伏天一起谱写此琴曲。 “跟随音符传来的方向,去琴谷。”有长者目光望向中宫战台上的叶伏天开口说道。 叶伏天目光中闪过一抹锋芒,随后身形拔地而起,一边弹奏一边朝着音符传来的方向而去,既是至圣道宫长者让他前往,必然是值得前去之地。 远处那股共鸣的力量,便是来自琴谷吗。 “琴谷。”连玉清神色苍白,果然如同他所猜测的那样,声音来自琴谷。 他多次想要前往,却无法踏足的琴道秘境,如今叶伏天却极有可能获得踏入的资格,这是何等的讽刺,败得彻彻底底。 所有人的目光尽皆凝视叶伏天离去的身影,随后又看向连玉清,心中极不平静。 此论道之战对于连玉清似乎的确有些残忍,身为道榜第五的他不仅仅是在琴道上战败,而且,连琴谷都发出召唤。 他们自然都听说过琴谷之名,传闻当年至圣道宫有一个超强的存在,以琴音入道,成为无数人恐惧的存在,他的琴能够迷人心智、控制人心,他的琴还能够刺激人的潜力,有着极其诡异的能力,荒州许多顶尖人物对他避如蛇蝎,据说他是上一代荒天榜中人物,而且,是最顶尖的存在。 这人,便是传闻中有着九指琴魔之称的柳狂生,一生痴狂,死前魂入琴谷。 至圣道宫不少人都知道,连玉清曾多次尝试想要入琴谷,继承柳狂生的遗迹传承,然而他多次失败,从没有真正踏足过琴谷。 而如今,叶伏天一曲惊动琴谷,可想而知连玉清这位道榜上琴道最强之人是怎样的心情。 连玉清目光凝视那离去的身影,只见他神色连续变化,随后身形一闪,竟也随之冲天而起,朝着叶伏天的方向追去,他也要去看看,是否能入琴谷。 余生、花解语等人陆续身形闪烁踏步而出,皆都追随叶伏天而去。 看到一道道身影离开,九宫论道之地的人都露出怪异的神色,今日本为论道之日,然而叶伏天一人抢走所有的光华,如今引琴谷共鸣,许多人追随他而去,使得论道之地略显尴尬,究竟是继续召开还是暂时停止? 不少人目光望向华凡,华凡神色闪烁,此时,只听虚空中一位长者开口道:“想去的人便去看看,不过多半和你们无关,留下来的人,继续论道。” 说罢,他们身形同样破空离开。 一些人随之一起离去,但大多数人依旧留在这里。 “此风不正,既然他已印证他所说的是对的,以后论道,便省下那一环节吧。”此时,有一道声音传出,诸人目光望向说话之人,乃是战圣宫的斗坤,叶伏天,算是他的师弟。 斗坤,道榜第二。 诸人沉默,虽说没有绝对的对错,但至少这一局上,叶伏天赢,甚至败连玉清,那么自然就是他对了。 这一战之后,可以预见,叶伏天在道榜上的名次,将会实现一个跨越。 “这会是我最后一次主持论道,未来的论道,可能便会掌握在诸位手中,以后面对新人之间的论战,便不要高过两境,以指点为主。”华凡平静开口。 今日之战,不仅仅是连玉清的败,同样是陈规之败,叶伏天以新人的身份将之打破,他既为道榜第一,无论个人对叶伏天观感如何,都需承认。 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未来的道榜,极有可能会是由叶伏天来主持,或许,用不了几年时间。 “继续吧。”华凡收敛思绪,平静开口,只是心中感慨,江山代有天骄,一代新人胜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