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 师弟不是一般人 - 伏天氏

第六百零二章 师弟不是一般人

白泽的身体是被抬下去的,在入道宫之前,不少人就知道有这么一个人物,因为他有个天赋逆天的兄长,传闻是圣人之资,至圣道宫继承人。 许多人都以为,白泽踏入至圣道宫之后,即便无法做到如同他兄长那样,但至少也会是风流人物。 但没有人会想到,道宫考核之战,白泽被叶伏天暴揍羞辱。 入道宫之后第一年的道宫论道,再遭余生一脚践踏,名声尽毁。 道宫之中,白泽很难在抬起头做人,这两战实在太狠,尤其是今日论道之战,近乎羞辱性的战斗。 如若余生境界高于白泽,那倒没什么,被高境界的人欺负很正常,将来自能找场子,但余生,他境界是低于白泽的。 这一战,对白泽而言太残忍。 圣贤宫不少人都略有些不悦,即便是华凡看到白泽的惨状都皱了皱眉,叶伏天和余生这样羞辱白泽,会让白泽道心受创,信心被摧毁。 白泽怎么说都是白陆离亲弟弟,这两人下手,真是一点没有给白陆离以及圣贤宫面子。 不过余生的实力,确实是强,他应该修行了斗战贤君的炼体之术,肉身可怕,再加上他本身的魔道功法,如同魔神一般。 许多人都震惊于余生的实力,看来这一届的新人,除叶伏天之外,排在第二位的可不是白泽,余生的实力也是变态。 第一次,圣贤宫弟子遭到战圣宫入门弟子碾压,这一届,战圣宫有叶伏天和余生,将来道榜前列的位置,很可能会落入战圣宫之手,除非圣贤宫出现其他妖孽级的人物才行。 只此一战,余生已经展露了未来道榜前三的潜力。 “还让不让人活了。” 叶伏天身旁的徐缺低估了一声,当初余生是败在他手里的,但那次交手他其实并没有占上风,是一直耗败余生的,真要正面碰撞,他败的可能性更大,当然他修行的是杀人之术,可不会在乎取胜的方法。 但余生现在明显更强了,而且强了很多,白泽直接采取攻势和他碰撞,所以败的很惨。 身形一闪,徐缺踏上了战台,他伸出手,顿时一柄剑出现在手中,周围天地间剑气呼啸,一缕缕剑道气流无影无形,环绕于天地间,如今徐缺已是六等王侯,实力更强,有两尊石像亮起光芒,洒落在他身上。 “剑宫徐缺,哪位师兄愿意指教。”徐缺开口说道,一位五等王侯迈步而出,开口道:“一直想要领教听雪楼的杀人剑术,今日正好见识一番。” 他身体凌空飞跃而下,还未落地,徐缺的身影已经从原地消失了。 许多人神色微变,竟然突然就出手,那人身体还未落下,徐缺便已进攻。 对方直接拍出一道大掌印,宛若排山倒海一般朝着前方轰杀而出,同时防备着周围的攻击,有许多杀伐剑气从侧面攻向他,杀意极强,他双掌同时朝左右拍打而出。 却听一道撕裂的声响传出,前方那排山倒海的大掌印竟从中间被切割开来。 一剑飞来宛若来自天外,而且快到极限,瞬间指向对方咽喉,冷意袭人,让人感觉浑身冰凉。 从头至尾,那踏出的身影都还没有落地,战斗便已结束。 “得罪了,这便是听雪楼的剑法,没有章法,没有规则,只看时机。”徐缺收剑随后往后退,诸人无言,是那走出之人自己说想要领教听雪楼的剑,那么自然不能指责徐缺突然下手,快到他来不及反应。 当然除此之外,徐缺的实力确实是非常强,道宫入门之战排名前五的存在,将来也会是道榜前列的人物,至少也是前二十的潜力,而和他战斗的那人并非是宫主亲传,是一位从千圣岛晋升的修行之人,即便正面交锋,也不一定能战胜徐缺。 “正面攻击力更霸道了。”叶伏天见到徐缺那一剑心中暗道,徐缺他想必在融合听雪楼主的剑法和剑魔剑法的优势。 “看来这一届入门的师弟实力都很不错,诸位还需认真些对待。”华凡开口说道,不少人都露出有趣的神色,论道虽然新人也会有表现,但终究是老人的舞台,每次有新入门的弟子之时,论道都会让新人先表现一番,而后挫挫他们的锐气。 但这一届的新人,很有意思,尤其是那些经历了三年前的论道弟子,他们觉得这一届弟子的天资,极可能比上一届要高,至少目前而言,叶伏天、余生、徐缺都非常不错,另道藏宫的花解语是神念师,将来境界上来了自然不会差的。 “明白。” 不少人都跃跃欲试,调教新人,倒也颇为有趣,在道榜真正的强者交锋之前,先找点乐趣也不错。 猿战踏步走出,也迈步走上了战台,狂暴的身躯充满了力量感,站在那,如同黄金肉山。 有一位浑身沐浴璀璨金色光辉的强者迈步走出,俯瞰着猿战。 看到他出场许多人露出有趣之色,看来这猿战要惨,这走出之人乃是天刑宫弟子,四等王侯,实力非常可怕。 “咚。”猿战身体踏步而出,战场奔腾,却见对方傲立虚空,浑身沐浴无边光泽,身后出现一柄柄金色神戟,又有雷霆闪耀,宛若末日一般。 一声雷霆巨响声传出,金色神戟宛若闪电一般从天而降,镇杀而下。 “宁煌的破神戟。”叶伏天眼眸凝视战场,这天刑宫之人,极可能是宁老的传人。 猿战凝聚金色长棍,劈出天行九击,然而对方实力极为可怕,漫天神戟随雷霆一道降临,宛若刑罚之术,同时虚空之上,一道毁灭的雷神戟从苍穹垂落,镇杀而下,猿战手中的长棍都被镇压崩灭,身体遭到碾压撞击在地面上,发出一声咆哮,却见可怕的金色神戟从天而降,插在他身旁。 “欺负人了吧。”易小狮看到这一幕冷淡开口。 “都是这么过来的。”七戒开口道:“不过,欺负我战圣宫的新人?” 此后,陆续有新人走出,遭到碾压,而且,都是欺负其它宫的新人。 叶无尘走出之时同样也被天刑宫的人针对,遭到残忍镇压。 易小狮、杨鼎等人,都被打了。 花解语走出之时,出去迎战的人竟然是同为道藏宫弟子,相芷琴。 相芷琴身为相国公主,实力自然是非常强的,强势将花解语击败。 “师妹天赋出众,入门一年不到如今已经迈入七等王侯境界,而且又是神念师,如此天赋还当沉下心来好好修行才是。”道藏宫连玉琴站在一处方向,看向中宫战台上的花解语说道。 花解语一笑,道:“多谢师兄师姐指教。” 说罢,她身形飘动,到了离位叶伏天所在的方向,连玉清朝着那边看了一眼,道:“今年新入门的弟子中,便剩下你没有踏上中宫战台了吧,有此机会,不要错过讨教。” 讨教? 叶伏天笑了笑,自徐缺之后,新人出战一战不曾胜,对方都是针对性的下手,将入门的新人可谓狠狠的教训了一番。 “我倒不认为这有什么意义。”叶伏天淡淡开口。 “入门的诸位师弟都是各方天骄,心高气傲,借此机会也是告诫诸位师弟一番,莫要生出骄狂之心,踏踏实实修行,同时,也是激励。”连玉清道。 “师兄说什么都对。”叶伏天笑了笑:“只是我认为,身为新入门的弟子,道宫论道更多的为了观战诸位师兄的论战,以此激励之身,和师兄战斗,毫无任何意义,若有用处,师兄何不去找贤者论道一番,激励自己?” “于论战中找出自己的不足和差距,找到可以提升的地方,难道不是修炼之道?”连玉清看向叶伏天道。 “不需要以这样的方式。”叶伏天开口道:“若说最大的不足,除了境界,便也没什么了。” “不愧是道战第一,果然狂妄。”不少人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这种激励自然有其弊端,但多年来,历届如此,新入门的弟子,乖乖的认了便是。 然而这叶伏天,却似乎要挑战规则。 “这么说,你认为,除了境界,你和在场的诸位师兄师姐并没有其他差距?”连玉清开口道:“即便是道榜前几的人,也不敢说自己在任何一方面都是无缺的,能够超越其他人,论道,本身就是从他人身上找到自己的缺点不足,以取得进步。” 叶伏天目光望向连玉清,灿烂一笑,道:“对。” 八宫方位,诸人目光凝固在那,皆都望向叶伏天。 他竟然答,对。 这是,何等狂妄的新人。 当年白陆离入道宫,也没有如此嚣张跋扈吧。 看来此届第一,还真是与众不同。 只见此时,叶伏天目光望向诸人,丝毫不避讳诸人的目光,许多新人弟子也都望向他,这家伙,够嚣张。 七戒眨了眨眼睛,心想师弟不是一般人,在这样的场合,面对道宫诸师兄,敢这么说话! ps:很多人说最近章节平淡,最近的剧情只是想写写猪脚修行过度下,不会写太多,后面会直接跨时间维度,境界自然也会跨,大家觉得直接到什么境界比较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