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寂灭之瞳 - 伏天氏

第五百六十四章 寂灭之瞳

战场之中,只剩下二十人留在那,都在闭目调息。 这种级数的战斗必然有一定的损耗,一轮战斗之后至圣道宫都会给一些休息时间。 如今还在战场中二十位强者有叶伏天、余生、易小狮、猿战、萧君忆、燕九、南昊,这七人,皆为辰路之人,尽皆走到了这一步,让无数人心头暗颤,这一届的辰路即便缺乏最顶尖的战力者,但有七人走到这一步也绝对是惊人的,要知道如今还剩下的,任何一人都是顶尖战力者,刚才最后一战出局的斗魁不可谓不强大。 还有白云城的云策、夏家的夏侯、圣火教的邪寂,很多顶级人物都出局了,能够步入二十强,几乎不存在偶然,都是凭借强横实力打进来的。 除辰路七人之外,便属代表中州城的荒路人最多,皇族皇九歌、听雪楼徐缺、西门世家的西门衍、雷庭的紫炎。 另外七条圣路中,幽路有两人,妖神族的蚩蒙、诸葛世家的诸葛行; 枯路有两人,不死老人的传人,那位自称凰的女子,以及古巫族的传人,鬼辰。 其余圣路,各有一人,分别是白云城白泽、朱雀教李刑、钟家钟离、杨家杨翦,以及来自寒路的神秘强者荒。 一眼扫过去,找不到一个弱的人,甚至诸人都无法预测谁会出局了,之前被普遍认为实力偏弱的叶伏天和余生,在上一轮分别战胜了邪寂和斗魁,如今敢说他们一定会淘汰出局吗?除非对上那几个最强的人物。 所有人都在议论能入十强的人会是谁,白泽、皇九歌、诸葛行、徐缺、蚩蒙他们应该都可以晋级,除此之外,雷庭的紫炎以及朱雀教的李刑是六等王侯,也同样有大概率能够晋级,另外,实在想不出会是谁,当然他们也仅仅是按照大致的实力来猜测,战场中因为对战的人不同还有大变数,谁都不知道会怎么战。 总之,接下来任何一场战斗,都非常值得期待。 战场中的二十人格外的安静,像是都在沉睡般,显然他们都感受到了压力,再胜一场,便入十强。 战场外一处地方,辰辕和牧川在看着,他们身后有星辰学院弟子。 “牧川,已经二十强了,而且他不久前才破境真正意义上成为完整的王侯,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辰辕神色肃穆,这一刻牧川出奇的平静,竟罕见的没有反驳辰辕,辰辕选中的传人,以九等王侯走到这一步,若他是七等王侯,能走到哪一步? 辰辕称,他为圣子,当镇压一代,包括荒州的一代吗? 不仅仅是叶伏天,他身边的余生,甚至出局的叶无尘,都强的可怕,这是一群怪物组合。 假以时日这些人成长起来,会走到哪一步? 难以想象。 身后的顾云曦、龙牧,还有秦音、李青衣他们,都因叶伏天和余生而感到震撼,他们释放的光芒,让他们有种望尘莫及的感觉。 辰路许多人,都为叶伏天和余生而感到骄傲,看来当年金霄城那位绝代天骄宁煌的死,一点都不冤,如果他能够看到今天的场景,绝不会在圣路中那样逼迫叶伏天他们吧。 花解语美眸一直安静的看着战场,她对叶伏天的信心从来都比任何人都更强,从当年青州学宫相识开启,曾经的南斗国、东荒境,天下何人不知叶伏天之名,荒州,也一样会知道他的名字。 微风徐徐,拂过战场,带着几分萧瑟之意,至圣道宫天梯之上,那位老者开口道:“战斗,继续吧。” 他话音落下,战场外顿时安静了下来,空间变得无比的寂静,所有人都克制着自己没有去议论,目光皆都望向战场方向,期待着这场为争夺十强的对决。 战场中许多人目光望向其他人,像是注视着其余人的一举一动,如今,每个人都必须要考虑挑选谁来为对手了。 风拂过,两道身影几乎同时闪烁而出,宛若两道闪电般降临战场之上。 “好快,第一战的对决双方,出现了。”诸人目光凝视那片战场,西门世家的妖孽人物,西门衍。 西门世家的强者对他寄予厚望,今日,许多长辈也亲自前来观战了。 西门衍很强,在之前的战斗中他已经证明过,但此刻他的眼神却格外的凝重,盯着和他同时步入战场的对手。 任何人面对他,都无法轻松吧。 那是一位非常年轻的英俊之人,风流倜傥,隐隐有几分他兄长的身影,据说他的天赋不在他兄长之下,将来必然会是荒天榜中的大人物。 他的修为只有八等王侯境,是此刻战台上除叶伏天和余生外境界最低的修行之人,因为他比很多人年龄都要小。 他来自白云城,白泽。 没有人想到,白泽他会第一个走出来,这位被誉为前三的有力争夺者,第一个出现在战场上。 和西门衍的凝重表情相反,白泽很轻松,也可以说没有太多的表情,仿佛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并没有战斗前的凝重。 他之所以第一个走出,是因为想要早点结束,战胜对手后便不用在那等待了,可以随意的做自己的事情,至于对手是谁他不在乎,因为无论是谁,战斗的结局都只有一个。 西门衍,自然也一样。 战场中的风越来越剧烈,西门衍的身体周围刮起了一阵可怕的风,同时,无比璀璨的银色光辉在虚空中浮现,化作一柄柄银色的飞刀,这些飞刀发出尖锐的厉啸生,无比可怕的刀意吞吐而出,更可怕的是,这无尽的飞刀融入这股风暴之中,变得更加的狂暴,在风暴中疯狂的旋转着,仿佛只要西门衍一个念头,这银色的风暴便能摧毁战场中的一切。 “风暴之刃。”诸人感受到这股毁天灭地的威力内心颤动着,然而在这股可怕的风暴之中,白泽竟然依旧安静的站在那,狂风吹动着他的衣衫,猎猎作响,衣角在那股锐意之下被撕出一道道口子,然而白泽他像是感觉不到般,神色依旧没有半点的波澜。 此时,白泽的眼瞳变得无比的妖异,仿佛化作了灰暗之色,下一刻,一股无比可怕的精神意志笼罩着浩瀚空间,直接冲入了西门衍的脑海之中,西门衍只感觉整片世界都化作了灰暗之色,他感觉到了一股无比沉重的压力,这股压力要将他压垮来。 他的境界高于白泽,精神力的强度应该是更强的,然而,他却遭到了精神力压制,因为白泽的精神力,和普通人不同。 这是西门衍第一次和白云城的强者交手,只一瞬间,便感觉到有多可怕。 白云城最强的传承,寂灭之瞳。 “精神系法师。”叶伏天看着两人的战斗,瞳孔高手,实则基本都是属于精神系法师。 精神系法师有许多类擅长不同的能力,向来是最神秘最为棘手的法师,尤其是一些擅长特殊能力的精神系天命法师,往往强的过分。 叶伏天早已听说过白云城之名,尤其是三师兄在白云城少城主白陆离手中战败,白泽的战斗,他自然关注,在之前的战斗中,白泽没有如此霸道的运用出这等瞳术能力。 大自在观想法运转,他仿佛看到了一片灰暗的世界,那是精神力瞳术下的王侯意志领域,彻底的将西门衍压制了。 “杀。”西门衍怒喝一声,尽量控制着自己的精神力不紊乱,催动到极致,顿时风暴裹挟着无尽刀刃杀伐而出。 然而,精神系攻击法师向来能够克制法师修行者,西门衍攻击的威力像是被极大的削弱,无比可怕的灰暗世界中像是出现了一只无形的灰色大手,朝着风暴按下,顷刻间那股风暴变得紊乱,刀刃不受控制的飞旋。 “精神力实体化。”叶伏天心头暗凛,催动大自在观想法的他像是能够感知到无形中的一切,风暴之刃狂乱的飞旋,却没有任何攻击能够碰到白泽的身体,尽皆从他身旁划过,他虽处于风暴攻击的中心,却安静的站在那,动都不曾动过。 “你还差远了。”白泽淡淡开口,那些由西门衍凝聚而生的刀刃竟然倒飞而出,噗呲的声响不断,斩在西门衍的身上,顷刻间西门衍身体倒飞出去,直接摔倒在地,浑身染血。 那股无比可怕的精神压制力消失,西门衍有些茫然,强大如他杀入二十强中,竟然,不堪一击! “这……”无数人目光凝固在那,他们虽然想到了战斗的结局,白泽必然是能够获胜的,但他们没有想到会是以如此霸道的姿态碾压性获胜。 杀入二十强的西门衍在他眼里,根本不配为对手。 许多人想起了白云城的辉煌人物,白云城城主,荒天榜第四、白云城白陆离,荒天榜第十。 这是一个可怕的家族,他们正在一步步走向荒州之巅。 至圣道宫方向,白陆离平静的看着这一战,白泽的实力他很清楚,击败西门衍并没有什么,在这片战场中,能够有资格做白泽对手的人,也就那么一两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