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 大丈夫 - 伏天氏

第三百零二章 大丈夫

南斗世家,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清洗。 今日所有到场的东海城大人物们,都如坐针毯,看着一个个大人物被杀被废,内心的感受可想而知。 高亢的琴音依旧,仿佛完美的融入到了此情此景之中,一曲琴音风云动,江山乱。 叶伏天不仅要清洗南斗世家,他还欲诛洛天子,以他舅舅南斗文山取而代之。 南斗文山,可为南斗国之王,哪怕他修为不够,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南斗泰被钉在座椅之上,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只感觉心如刀绞,叶伏天依旧安静的坐在那弹奏,仿佛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这一刻南斗泰自然明白,他必死无疑,再无活路。 看着叶伏天和花解语两人,他们,是那样的般配。 其实当初南斗泰也不是没有生出过成全他们的心思,但他终究还是没有那样的魄力,尤其是当他发现叶伏天的出众之时,洛天子的那封旨意便降临,华相率强者而来,他只能杀叶伏天。 若是当初他相信叶伏天去赌,会如何? 那一天,琴老伊相等人带着叶伏天他们成功逃亡,如若再加上他南斗世家的力量,一定也能做到,也许,他南斗泰,真的能够实现梦想,踏上南斗国的王座。 但如今,只是镜花水月,一场梦。 闭上眼睛,琴音入耳,南斗泰心如死灰,已经绝望。 燕邵也一样,被废掉修为的他看着叶伏天,他恨啊。 当年,叶伏天和花解语,可都是东海学宫弟子,尤其是花解语,在紫微宫求学,却到今日地步。 “你我再战一场吧。”花风流走到画圣身前开口道。 “好。”画圣点头,琴魔画圣之战,延续。 两人控制自己不受叶伏天的琴音所影响,直接开战,一人弹奏,一人刻画,杂乱的声音,刺耳的环境,构成一片混乱无比的画面。 周牧此刻一阵失魂落魄,哪里有年少时期的意气风发,曾经他的对手,如今早已将他甩开了不知多远,他踮起脚,都无法仰望。 良久,琴魔画圣之战分出胜利,这一次,花风流废掉了画圣的命魂,他的手指轻轻的拨动着琴弦,随后停下,抬头看向自己的老对手道:“你应该明白当年是怎么胜我的,当然我知道不怪你,紫微宫希望你赢,所以你赢了,老师没能够阻止,为此老师一直对我感觉愧疚,以至于为了我的女儿以及弟子,老师牺牲了他自己。” 画圣苦笑了下,他当然知道,一直知道,所以他并没有战胜花风流的喜悦,也从未去炫耀过什么。 但那一场不光彩的胜利,却成为东海城为人所津津乐道的经典之战。 周围的人都露出一抹异色,没想到当年之战,竟然还有黑幕。 而花风流,从未当众说过,没有解释,所有人都认为是他败了。 直到今天,他战胜画圣之后,才说出真相。 终于,叶伏天的琴音也停了下来,这场残酷的镇压也渐渐落幕,南斗世家一片狼藉,紫微宫也有许多强者遭到毁灭灾难。 “舅舅,南斗世家就交给你来整顿了。”叶伏天说了声,随后到:“带上他们两人,去东海学宫。” 说着,叶伏天便转身,往外走去,今天在场的有不少认识的人,但此刻他没那种心思。 将南斗泰和燕邵带上之后,一行人直接返回东海学宫。 此时冰封的紫微宫极为壮观,犹如一片奇景,东海学宫弟子全部汇聚于紫微宫下,看着那冰封之山,以及紫微宫巅的那抚琴弹奏的老人雕像,甚至有很多人根本不认识他是谁,还是听到有人说,那是两年前于南斗世家弹奏一曲乱江山的前辈,他牺牲自己,救下叶伏天。 “他们回来了。”就在这时候,人群一阵喧哗,虚空中,叶伏天等人浩浩荡荡归来,押着南斗泰以及紫微宫宫主燕邵,许多人只感觉心惊胆颤。 南斗泰,如今的王侯。 燕邵,东海学宫掌舵人。 两人可以说是东海城最有权势的人物,却如蝼蚁般被提着上了紫微宫。 随后,他们被押着,跪在了琴老雕像前。 “叶伏天,你给我一个痛快吧,琴老也算是我师兄,你老师花风流也要喊我一声师叔。”燕邵恐惧的道,他真的害怕了,他不仅要面临死亡,叶伏天还要他永远跪在琴老的雕像面前,死,都洗刷不了他的罪,被世世代代唾弃。 叶伏天没有理会燕邵,现在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师公死后,尸骨都被焚烧,骨灰所安置的院落,无人打理,杂草丛生,成为荒废的禁地,燕邵,可曾想过那是他师兄?被他一行人害死的师兄。 “师公,他们之后,姓洛的以及华相,也会跪在这里,忏悔。”叶伏天看着雕像,冰冷开口道:“冰封他们。” 银雪卫点头,无比寒冷的气息降临两人的身上,极致的寒冰系法术落在南斗泰以及燕邵的身上。 “不……”南斗泰和燕邵恐惧的颤抖着身体,但显然都是徒劳,很快,他们化作了两尊冰雕,跪在老人的雕像面前,忏悔。 叶伏天看着雕像,久久无言,此番回东海城,算是了却一桩心事,如今,便剩下洛君临父子以及华相了,他们,才是所有一切的背后主导者。 “伊前辈,东海学宫这边,谁来执掌?”叶伏天问道。 “我来吧。”伊相开口说了声:“我留在东海学宫。” 他见到了更广阔的世界,但他也发现一个人的天赋确实是注定了的,他年龄已经很大了,成长有限,以后,他打算留在东海学宫,教导后辈子弟,希望不会东海学宫不会再有紫微宫这种贪图权势的地方出现。 学宫,是教书育人之地,是为后代子孙做贡献之地,他愿留在东海学宫贡献自己的力量。 叶伏天目光一愣,唐岚和余生走上前喊道:“老师。” “爹。”伊清璇美眸也是一凝。 伊相却是笑了笑道:“喊什么,我都一把年纪了,哪能跟着你们胡来,余生,以后清璇就交给你了,这辈子能有个这么出众的弟子,也不枉此生了。” “你老糊涂了吗?”叶伏天盯着伊相道:“脑子在想什么,在东海城这种小地方你能有什么进步?” 伊相瞪了他一眼,道:“你小子懂什么,正因为东海城是小地方,所以我才留下,这两年来见识了不少,开阔了视野,在东海城,可以开阔那些少年的眼界,让他们不要局限于眼前的世界,他们的人生中,应该有远方的天空。” “而且,有你这么一个例子在,足够我在东海学宫一直吹嘘了,糊弄下那些后辈小子,足以激励他们。”伊相笑着说道。 叶伏天无言,他知道伊相是什么性格,他既然决定了,怕是改不了。 “那以后你若是厌倦了,记得来找我们。”叶伏天没有再劝。 “好,现在翅膀硬了就敢这么对我说话,以后不要不认我就行了。”伊相瞪着叶伏天道。 “哪敢。”叶伏天翻了翻白眼,随后便见伊相转过身,脚步往前迈出。 顿时,紫微宫下,无数道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伊相环视下方人群,开口道:“我乃昔日武曲宫宫主伊相,如今决定,重返东海学宫。” “伊宫主。” “宫主。”不少昔日武曲宫之人目露激动之意,他们的宫主,要回来了吗,而且是在这样的背景下。 “我知道你们对于今日所发生的一切很疑惑,也有人愤怒。”伊相看向诸人,朗声说道:“两年前,我武曲宫弟子叶伏天和紫微宫弟子花解语相恋,那时他们有多出众想必你们都有所耳闻,后来,华相因为和紫微宫的关系,强势让紫微宫压迫其它各宫,掌控整个东海学宫,我和叶伏天离开,之后,洛天子一封诏书,要叶伏天为太子书童,让花解语为太子妃,如此险恶用心也无需我多言,谁能忍?” “南斗世家和紫微宫宫主助纣为虐,为了权势、为了野心,他们哪里会在乎几个后辈,我们反抗,为此,琴老弹奏一曲绝响,战死,我受伤逃亡,叶伏天和花解语他们差点全部殒命,但所幸命大离开,后面发生的事情你们也应该听说过,南斗国听风宴叶伏天和余生归来,试问南斗天下谁能相提并论?后来事实也证明了一切,莫说南斗,百国之地,有人能比叶伏天吗?” “如今,叶伏天和花解语都已经是东荒境顶尖势力弟子,但这样的两人,差点被南斗国逼死,被紫微宫逼死,这样的东海学宫,有何脸面称之为学宫?”伊相朗声开口道:“我回来,不是因为我贪图东海学宫的权势,叶伏天和余生都如同我弟子般,我跟着他们一起在东荒修行,和在东海学宫修行相比,优劣无需我多说,然而,东海学宫是我的家,我半生所在之地,我希望东海学宫强盛,我希望我东海府的少年强,我希望看到一个不一样的东海学宫。” “所以,我留下。” 此刻的伊相,一身浩然正气,东海学宫弟子寂静无声,随后,有声音传出:“学生见过伊宫主。” “见过伊宫主。”声音陆续传出,随后声震乾坤。 天地有正气,正气者,自得人心,东海学宫弟子虽年少,但依旧能判断是非。 武曲宫宫主伊相,在当年叶伏天危难之时,放弃武曲宫宫主之位,冒生命危险,带着叶伏天踏入南斗世家,为反抗不公而战。 而如今,叶伏天功成名就,他也可以飞黄腾达,但他却放弃了,他愿回到东海,留在东海学宫,教导后人。 伊相,真大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