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一十七章 低声下气 - 伏天氏

第两百一十七章 低声下气

悬王殿的强者见到洛君临一行出现在苍叶国王宫,首先想到的便是洛君临应该和苍叶国天子相识,据说他也是百国之地的一位天子子嗣,因而才会问他是否认识叶伏天他们。 但见到洛君临苍白的脸色,悬王殿的强者皱了皱眉,似乎意识到不对劲,又问道:“怎么回事?” 洛君临抬头看着眼前的王侯,竟不知该说什么。 难道他说,他是来杀叶伏天的? 何惜柔的脸色同样难堪,问道:“叶伏天和余生做了什么,为何东荒境这么多人前来?” 一位王侯人物看向何惜柔,他们是大殿主的人,何惜柔虽是五殿主的女儿,但身为王侯,他们也无需太尊敬。 “叶伏天和余生王侯气运上等,余生让镜山石壁显露四尊王侯像,叶伏天夺走镜山石壁之光。”那王侯开口说道,何惜柔心脏狠狠的颤抖了下,脸色越发的苍白了起来。 洛君临也一样,他只感觉心脏像是遭到重击,很难受。 身在悬王殿,他们当然明白荒古界镜山石壁王侯像意味着什么,四尊王侯像,那是东荒境最顶级的妖孽才能做到的。 余生,也做到了。 而且对方说,叶伏天,夺走镜山石壁之光,这…… 一朝名动天下知吗。 东荒境顶级势力前来抢人。 “究竟怎么回事?”悬王殿的王侯追问道,何惜柔和洛君临的神色非常不对劲。 听到追问声,何惜柔和洛君临嘴唇紧闭。 身后,洛天子、云楚国天子他们一个个都感觉心里堵得难受,尤其是云楚国天子他们,本以为虽和叶伏天结仇,但至少和悬王殿搭上了关系,如今看来柳飞扬的话似乎是对的,何惜柔,代表得了悬王殿吗? 原来,对方早就预料到了这种局面。 叶伏天和余生根本没有加入柳国,对方只是前来护送而已,如今东荒境各方顶级势力为他们而来。 “完了。”他们心中生出一个念头,虽然身为王侯人物,但他们依旧明白今天的场面意味着什么,东荒境各顶级势力要争夺的人,成为王侯需要怀疑吗? 而且不是一人,而是四人。 将来,苍叶国一国将出现多位王侯,且将是位居各大顶级势力的王侯,即便现在能安然无恙,将来他们跑得了? 一国天子,除非弃国而去。 “今日悬王殿殿主千金以及悬王殿弟子带人围我王宫,欲杀叶伏天,哪里担当得起悬王殿的拜访二字。”此时,一道声音从王宫中传出,是叶天子的声音,悬王殿的王侯见何惜柔以及洛君临的神色虽隐隐意识到了什么,但听到这声音的时候,眼神依旧变得无比的难看。 他们悬王殿争人的概率本来就很小,此行前来也是试试,但如今别说争人了,悬王殿五殿主的女人跑来这里要杀叶伏天,他们还争什么?直接得罪死了。 数位王侯凝视何惜柔,随后将目光望向了洛君临,冰冷开口:“因为你?” 何惜柔一直在东荒境中央区域修行,怎么可能会和叶伏天结仇?甚至应该不认识对方。 洛君临是百国之地的人,此次何惜柔和洛君临一起来这里,竟然是为了杀叶伏天,很显然,这是洛君临在借势。 洛君临的脸色苍白无比,他虽然是五殿主弟子,但地位显然不如大殿主坐下王侯人物。 面对质问,他怎么回应? “与他无关,是我决定的。”何惜柔袒护道。 悬王殿的王侯看向何惜柔,神情冷漠,修行的世界男人天生比女人占据优势,为何? 因为男人更理智、心性坚定,女人则更感性,容易感情用事,很显然何惜柔已经陷进去了,或许她知道洛君临在借她的力量做些什么,但恋爱中的女子往往知道,也不会愿意去承认。 但旁人却能看得非常清楚。 不过,何惜柔是五殿主的千金,他们也不能对她怎么样。 “你自己回去对你爹交代吧。”那王侯留下一道声音,随后数人便直接腾空而起,离开这边。 他们悬王殿本就希望渺茫,如今何惜柔和洛君临这样一闹,留下来还有何意义? “惜柔。”洛君临目光看向何惜柔,只见此时何惜柔也不复之前的强势,像是一个柔弱女子,但依旧强装镇定,道:“没什么,君临,我们回去吧。” “嗯。”洛君临点头,如今留在这里还有何意义? 威慑叶天子,对叶天子试压? 到底是谁给谁试压? 东荒境顶级势力陆续降临,每到一股势力对他们而言,便是沉甸甸的压力。 “何小姐,之前的约定?”楚天子等人看向转身准备离开的何惜柔。 “你们好自为之。”何惜柔开口说了声,如今她自己都要回去交代,还敢百国之地的人去悬王殿修行? 难道回去说,这些人是帮她对付叶伏天的人? 楚天子等人面无血色,内心中有着深深的悔恨之意,这是要彻底完了吗? 这贱人,不久前承诺的,转眼间就反悔将他们抛弃了? 那么他们今天随洛天子前来威逼叶天子,要对付叶伏天的家人算什么。 双拳紧握,他们一个个愤怒的看着洛天子。 此时的洛天子也一阵失神,哪有当初下达那封诏书之时的气魄。 曾经他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叶伏天和花解语的命数,不由天定,由他来定,如今呢? 他这南斗国天子,还能定叶伏天的命数吗。 诸顶级势力要抢的人,他拿什么去掌控对方命数。 这一切来的太快,猝不及防,这才短短一年的时间,恍如一梦。 “即便是顶级势力争夺的天才,依旧只是未成长起来的天才,一样会死。”洛天子心中涌现一抹不甘之意,只要叶伏天他们死了,一切自然就结束了。 “事已至此,诸位这样看我又能如何,一起随我回南斗国商量如何解决此事吧。”洛天子开口道。 “你还想拉上我们?”楚天子愤怒开口,现在他们还有些退路,毕竟之前还没有真的动手,叶伏天的家人没有一人受伤,至少还有挽救的希望。 但如若这时候跟洛天子走,那么,就彻底的绑死在对方的贼船上了。 洛天子盯着对方,脸色难堪,随即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洛天子离开之后,楚天子看向其他天子道:“怎么办?” 诸天子都面露难色,如若对方只是一人加入顶级势力,他们也不会如此,但如今,东荒境各顶级势力齐聚,如此震撼场面简直不敢想象,四人都将入顶级势力,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若不解决这件事,即便身为天子,将来的命运,也是注定了。 要么弃国逃离远走他乡,要么等叶伏天他们上门讨债。 当然还有一个选择就是跟随洛天子离去想办法杀死叶伏天他们,但风险太大,稍有不慎就是真正的万劫不复,他们还没走到洛天子那一步,洛天子是早就和叶伏天结下了不可化解的死仇。 “赔罪。”大燕国天子开口道,身为天子要向一位后辈人物赔罪,这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但如今这种局面,他们没有其他选择。 不仅要赔罪,恐怕还得接受叶伏天任何条件。 数位天子心中叹息,只能如此了。 他们走向苍叶国王宫方向,王宫守卫冷漠的看向他们。 “请通禀一声,我等想要拜见叶天子和叶伏天。” 守卫冷笑的看着眼前诸人,一人冷哼道:“之前叶少爷让你们解决,没人站出来,现在想着要解决了?但如今叶少怕是很忙,岂是你说要见就见?” “你……”楚天子脸色难堪,一个守卫也敢这么对他说话? “我怎么样?”那守卫身形魁梧,双眸睁大,冷漠的看着对方,神气什么?此一时彼一时。 刚才各国天子降临,这些人可是威风八面不可一世,威压王宫目空一切。 现在都准备低声下气赔罪了,还当自己是天子人物? 既然如此那就滚,等着叶少他们上门。 今日之事风云变幻,这些王宫守卫虽是小人物没人关心,但内心却也同样极为震撼,世事变幻莫测便是如此,不久前高高在上的天子,现在只能低声下气,难道还敢动他们不成? “我等特意请罪,劳烦通禀一声。”楚天子双拳握着,忍。 “好好在这里等着。”守卫傲然开口,只感觉扬眉吐气,天子又如何,还不是要给我低头。 这种感觉,真是痛快啊。 不过守卫也明白,这一切都是叶伏天他们归来之后所带来的,否则今日苍叶国便真的危险了。 但今日之后,苍叶国在百国之地的地位,将无与伦比,没有任何一国能够相提并论了,这就是势,大势所趋。 远处围观的人群听到了这些天子和守卫的对话,内心生出巨大的波澜,久久难以平静。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当初洛君临便很好的诠释过,更何况如今苍叶国可不仅仅是出了一人,而是四大妖孽天骄人物,其中三人还是南斗国送给他们苍叶的,真是讽刺。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