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一章 知我者,解我狂傲 - 伏天氏

第两百零一章 知我者,解我狂傲

镜山山顶,无数道目光望向叶伏天,看着他再一次抬起的手臂。 九面战鼓已经一齐敲响,天地震荡,如今他再次抬手敲击,能如何? 此时的叶伏天心如止水,无比平静,战鼓中可怕的力量席卷而来,冲入体内,有力之意志,还有恐怖的势。 借此战鼓,可修行。 余生便是在此,王侯意志蜕变,诞生中等王侯气运。 叶伏天抬起的手臂之上,竟有紫色雷霆,恐怖的雷霆之光闪耀而现,融入意志气运之中,他的手臂上隐隐传出龙啸之音,骇人至极。 在诸人的目光注视下,叶伏天的手臂朝着战鼓而去。 战鼓,敲响。 “轰!” 一声声惊雷炸响,这一瞬间,战鼓之音和意志化为一体。 苍穹之上,龙吟阵阵,雷电狂舞,竟化作一股恐怖的雷霆风暴,席卷浩瀚空间。 虚空中,竟化作雷霆世界,有一尊尊雷龙舞动。 在这股可怕的异象之下,有无比可怕的雷霆之光冲入叶伏天的身体之中,洗练身躯,他沐浴雷霆,宛若雷神。 鼓声,十响。 惊雷现、雷龙舞。 镜山阶梯之上,正在往下走的诸人脚步停下,抬头看向苍穹,一股恐怖的雷霆在上空闪耀。 唐野脚步又一次停下,看着上空异象,神色终于不再平静,无法做到云淡风轻。 是谁,让鼓声十响? 不仅是唐野,阶梯上,许多人停下了脚步,内心生出波澜。 即便是萧无忌,看着虚空中的场景,眼眸也露出一抹异色。 这第十声,比前九声更响。 苍穹之上的雷霆渐渐散去,鼓声依旧回荡于天地之间。 镜山山顶,此刻诸人目光变得凝重,望向战鼓方向,凝视那白衣身影,他被雷霆洗练,像是承受着无与伦比的威压,仿佛身躯都要炸裂,意志崩灭。 然而他依旧稳稳矗立,仿佛永远不会倒下。 鼓声将歇,一旦鼓声消散,一切便将重来。 就在此时,诸人视野之中,只见叶伏天的手臂,又一次抬了起来。 第十一次,抬起手臂。 这一刻,许多人的心,都为之颤了下。 叶伏天手臂之上,不再是雷霆之力,而是,璀璨无比的金色光辉,隐隐化作金翅大鹏鸟,恐怖意志力量融入其中,随后,朝着战鼓敲去。 “砰……” 九面战鼓齐响,犹如惊涛拍岸,金色之光直冲云霄,苍穹之上,再生异象,似有金翅大鹏鸟之身影,在虚空盘旋。 这一道鼓声,也狠狠的敲击着诸人的心。 第十一响。 柳国公主柳沉鱼、道魔宗魔女古碧月,美眸尽皆凝视那傲然而立的身影,这一刻的他,仿佛化作了另外一人,像是之前抚琴而奏的他,犹如帝王,不可一世。 此时的他,和之前那玩世不恭的他,究竟谁才是真正的他? 这一刻,柳沉鱼想起之前叶无尘的话,生出一种诡异的感觉。 莫非…… 但她依旧不敢相信,然而那敲响的战鼓,却又真实的发生在眼前。 林月瑶美眸望着叶伏天,这家伙,终于开始了吗? 果然,那些无视他的人,终究会知道这家伙究竟是个怎样的混蛋。 浮云剑宗方向,李道云的眼神遽然间变得无比的锋利了起来,叶伏天,他在干什么?他在学萧无忌,想要入东荒境顶级势力? 阶梯之上,唐野目光望向身旁的萧无忌,对方也看向他。 “去看看?”唐野道。 “嗯。”萧无忌点头,两人转身,迈步往上,速度很快。 不仅是他们,阶梯之上,许多人都去而复返,再次走向山顶。 当他们来到阶梯之上,站在镜山山顶边缘之时,便看清了远处的那道身影。 他沐浴无尽的金色光辉,身体都像是要被那股可怕的风暴撕裂般,整个人都被淹没。 然而,他们依旧看清了他是谁。 那是叶伏天,华清池给过机会,却不知珍惜的家伙。 他还是唐野口中的狂徒、没有自知之明的蠢货。 华清池和唐野的眼眸中都露出了几分怪异之色,怎么会是他? 秦王朝、悬王殿的人则是目露锋芒,眼眸中闪过异样的光芒。 此人,似乎是来时听说的那人,夺浮云剑宗强者的气运,音律战胜道魔宗魔女古碧月,收魔女为侍女。 他的天赋,似乎比想象中的要更强。 莫非此行,能有意外收获不成? 就在这时候,他们看到叶伏天又一次抬起了手臂,他还要敲鼓。 哪怕承受着如此可怕的意志攻击,他依旧没有放弃。 此时的叶伏天清晰的感受到了意志倒灌的恐怖,同时,也体会到了其对意志力量的淬炼有多可怕。 九面战鼓,鼓声可九响,然而,九声之后,才是战鼓真谛。 但镜山之巅,战鼓遗迹,能够敲响九声的人都少之又少,都是罕见妖孽,第九声之后,即便是极为妖孽的人物,都承受无比可怕的意志压迫力,包括之前余生,而且所有人都认为,九声,就是圆满。 在这样的情形和误解之下,谁会继续敲响第十声?谁又能敲响第十声? 哪怕意志强大如他,都清晰的感受到了那股恐怖的撕裂感,第十声,便承受着无与伦比的压力,第十一声,他的意志像是要崩溃毁灭。 然而,他依旧没有放弃,不想放弃,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好处,感受到了意志的洗礼、蜕变。 九声之后,每一声,都是滔天气运。 因而,他敲响了第十二声。 又是一记惊雷,天地齐颤,诸人的心随战鼓一同震动,像是受其感染。 这一次,是火焰意志。 “雷、金、火。”诸人内心颤动着,叶伏天,已经展露了多属性天赋,每一次敲鼓,都是一种属性天赋的绽放。 之前,萧无忌便是全属性。 如今,叶伏天,他也是吗? 滔天火焰意志冲入叶伏天的身躯之上,欲将他意志焚灭,此时叶伏天以帝意护住自身意志不灭,但依旧承受着无与伦比的痛楚。 然而,他的身躯依旧稳稳矗立。 不仅仅是为了修行。 他以觉醒之境踏足荒古界,是为了什么? 因为境界低微,实力弱小,洛天子欺他,一封诏书,令他绝望。 他前往苍叶国,风华榜第一,随后听风宴上展露锋芒,洛天子依旧想要强势杀他,洛君临入悬王殿,不可一世。 恰逢此时,荒古界开。 所以,他来了,他等不起。 他踏足荒古界,一路前行,最终,来到了荒城,来到了镜山山顶。 他要于此,证明自己,他要于此,选择东荒境顶级宗门势力加入。 唯有如此,洛天子在他面前,才没有狂傲资格,洛君临在他面前,再无法放肆。 镜山山顶,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只待时机成熟。 此时,诸势力齐聚镜山山顶,正是时机。 然而,华清池对他说,错过了机会,便不再有。 书院唐野称他蠢货,没有自知之明。 与之相反,萧无忌,万众瞩目,所有顶级势力之人在等待着他挑选宗门。 东荒境,各顶级势力,随他挑选。 既然如此,那么,他便要告诉诸人,他是谁,他要让东荒境顶级势力的人看到,他的风采。 萧无忌打破之记录,无人能及? 那么,他便破之。 他知道,此时镜山山顶,所有人都在看着他。 这一刻的他,身上白袍飘动,飞扬的长发,像是映衬着他的张扬。 手臂,又一次抬起。 口中,缓缓吐出一道声音。 “知我者,解我狂傲!” 声音落,鼓声响,天地齐颤,声浪席卷苍穹。 知我者,解我狂傲! 声浪席卷苍穹,震荡于诸人耳膜之中,随鼓声一起,经久不散,像是要烙印在他们脑海之中。 然而,这依旧不是结束。 叶伏天敲响战鼓的手臂,再一次抬起。 “不知我者,弃之何妨!” “咚!” 苍穹震动,恐怖的风暴的吹打在诸人的身上,像是有一股无比霸道的风。 山顶,诸人衣衫猎猎,然而内心,却狂颤不止。 那一道声音,太过震撼。 知我者,解我狂傲。 不知我者,弃之何妨。 何其狂傲、何等气魄。 这就是他,叶伏天。 结束了吗? 依旧没有,手臂抬起敲下,鼓声震天,天地疯狂颤抖,那两道身影,却像是永恒不灭。 终于,伴随着第十六道鼓声颤响,一股无与伦比的意志风暴疯狂的冲向叶伏天,九面战鼓一齐颤动,其中的可怕意志,倒灌入叶伏天的脑海之中。 “轰。”一声巨响,第一面战鼓炸裂。 “轰、轰、轰……” 连续的炸裂声响传出,在诸人震撼的目光注视下,那九面战鼓,连续炸裂破碎,每一次炸裂,都是那样的惊心动魄。 终于,九面战鼓一起炸裂破碎,化作尘埃。 唯独那绝代身影,依旧稳稳的矗立在那,光辉笼罩着他的身躯,这一刻的叶伏天,他的背影像是变得无比的伟岸。 ps:感谢趉俬嬡凊、强哥哥看书升盟,起点都九位盟主了,感谢,这两天貌似好多打赏的兄弟们,谢谢大家了。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