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伴舞(求月票) - 伏天氏

第一百一十四章 伴舞(求月票)

白秋也微笑着看向叶伏天那边,然而很快他便笑不出来了。 只见叶伏天三人安静的享受着美食佳肴,看都未看他一眼。 “天子家的酒宴就是好啊,美酒佳肴,妖精你多吃点。”叶伏天对着花解语微笑着道。 “嗯。”花解语美眸浅笑,余生坐在那看着两人,一脸的不爽。 白秋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这是,直接被无视了? 小公主叶苓汐年龄和叶伏天相仿,她望着叶伏天的英俊侧脸,唇角似有些想笑,这家伙也太坏了吧? 她自然明白白秋的话是有意为难叶伏天,然而,还有什么比无视更打脸的? 尤其是以白秋的身份,更显难堪。 诸人的目光也都一凝,有人在看热闹,有人认为白秋自讨苦吃,毕竟在今日风华宴上,双方便已经不和,如此刁难,叶伏天自然不会给他面子,只不过叶伏天应的方式有些特别根本就没有应。 当然,还有一些人认为叶伏天有些自大了,白秋毕竟是法相境之人,且是琴宗的代表人物,今日白天相邀,便遭余生和叶伏天一起讽刺,此刻开口又被这般无视。 更何况,是公主率先相邀。 “他人问话,无论是否愿意,也该应一声吧。”此时便有一道声音传出,说话之人坐在苍叶院弟子所在的地方。 苍叶院天赋出众者不少,有八人出现在今日的夜宴之中,叶伏天认识的岑夏也在,当然说话之人并非是岑夏,而是更天才的人物虞江,他便是看叶伏天有些不爽的人之一,毕竟白秋好歹是和他齐名的人物。 叶伏天放下酒杯,目光缓缓转过,望向苍叶院的方向,虞江他在苍叶院见过,当日院初试之时,岑夏指着虞江和白秋对他说,他们二人都是此次风华宴呼声非常高的天才人物。 叶伏天眼眸直视虞江,只见虞江手中端着酒杯,放在唇角轻饮,目光却也看着叶伏天那边,在他看来,叶伏天三人虽天赋出众,但太过傲气了些,目中无人。 “我和你们很熟吗?”叶伏天脸上带着几分讽刺的笑容。 “我们自然不熟,也不想和你很熟。”虞江放下手中酒杯淡笑道:“然而,公主开口相邀,是否给一句话?” “没关系,我也只是随口一说而已。”叶苓汐见气氛不对劲,微笑着开口,美人一笑令人如沐春风,尴尬的气氛似也淡了几分。 “公主风度令人敬佩,只是有些人却自以为是,天子设宴,竟以轻纱蒙面,未免太过孤傲了些,我苍叶国第一美女林月瑶也并未如此吧。”虞江又道,显然是在指花解语。 “之前父王便已说过,今日便如家宴,无需拘束,不必强人所难。”此时,王子叶丹晨见虞江依旧不肯放过,便也开口。 这些家伙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又都是后续风华宴的对手,自然容易爆发一些冲突,反倒是考验他们的应变处理能力了。 叶伏天见王子和公主都出来说话,自然也不能太不给面子,只见他对着公主叶苓汐一笑,开口道:“我的确擅长一曲宫廷舞曲,愿为公主助兴。” 说罢,叶伏天便独自走出,来到宴席之后的桃林之前盘膝而坐。 至于白秋所提的花解语伴舞,以及虞江所说的轻纱蒙面一事,自然是直接无视了,他给公主面子,需要给白秋和虞江面子吗? 琴魂出现,悠扬动听的曲音传入诸人耳中,瞬间便让诸人代入琴曲意境之中。 霓裳羽衣曲本就是极为精湛的宫廷舞曲,自然极适合此刻的环境意境,伴随着琴音入耳,酒宴气氛都像是变得更为自然,觥筹交错,许多人心境不由自主的受到影响。 “此曲一出,便感觉以前于宫中所听的琴曲皆不堪入耳。”叶丹晨赞了一声:“只是,像是少了什么。” “此为舞曲,少的自然是美人。”白秋笑道,目光又看向花解语:“只是美人并不赏脸。” 余生站起身来,神色极冷,这白秋是在挑事了。 琴音似也受到影响,多了几分冷淡之意,见此情形,公主叶苓汐笑道:“若是诸位不嫌弃,我便献丑了。” 诸人听到叶苓汐的话目光一闪,都露出一抹异色,公主要亲自伴舞? “公主不可。”苍叶院虞江开口说道,公主什么身份,为叶伏天伴舞? “我随意说说,公主不必当真。”白秋开口道。 “兴之所至,如此琴曲,当有人伴舞,我又有何不可。”叶苓汐说着便走上前去,来到叶伏天身前,衣袂飘动,长袖起舞。 “妙。”叶丹晨见诸人失神,却笑着赞了一声。 所有人目光都看着翩翩起舞的公主叶苓汐以及抚琴的叶伏天,月光下,桃花遍地,犹如一幅画卷。 “今日之宴若是传出,可为一桩美谈。”有人笑称道,不少人点头,之前认为公主叶苓汐伴舞有**份,但此刻仔细想来,何尝不是一种风度,的确可为一桩美谈。 “知心小姐可愿再为此景添几分色彩。”叶丹晨看向画知心微笑着道。 画知心一笑,随后起身走向桃林前,随后她以手代笔,顿时灵气汇聚成灵禽,杜鹃仙鹤、凤凰于飞,环绕在叶伏天以及叶苓汐身前,刹那间诸人只感觉眼前画卷犹如仙境一般,不似人间拥有。 “好美。”林月瑶也忍不住赞了一声,叶伏天英俊非凡,抚琴之时身上像是自有几分别样光芒,又有公主伴舞,知心作画,令人迷醉。 这一刻,白秋和虞江的脸色却略有些不自然,他们看叶伏天有些不顺,促成他弹奏琴曲,却没想到成全了一桩美谈,尤其是白秋,他心想若是此刻换做是他在那弹琴,必然也是极美的一番场景吧。 一曲终了,诸人却像是依旧沉醉于其中无法自拔。 叶伏天琴魂消失,叶苓汐目光看向他,美眸中似有几分异彩,微笑道:“此曲绝佳。” “公主之舞也是极美。”叶伏天微笑道。 “有机会定要让你教我此曲。”叶苓汐含笑说了声,便走人群之中,画知心也对着叶伏天轻轻点头。 叶伏天含笑礼,随后走位置,他目光环视人群,便见到了白秋和虞江看向自己的眼眸略显有些冷,他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不羁的笑容。 虽说他在风华宴上表现不俗,无论是余生还是花解语都颇为出众,但白秋和虞江依旧敢为难自己,大概便是觉得他们境界低微,在他们面前,便始终有着优越感。 希望风华宴之后,他们这种优越感还能在吧。 “殿下。”叶伏天喊了一声,诸人目光纷纷落在他身上,叶伏天含笑道:“家中还有长辈在等候我们去,今日一曲已然尽兴,便先行告辞了。” “好。”叶丹晨微笑点头,并未阻拦,叶伏天留下的话,或许接下来还会有言语冲突,离席也好。 “明天见。”叶苓汐也笑着道。 叶伏天微微颔首,随后道:“风华台见。” 也不知是对公主所说,还是对其他人所言。 说罢,三人便一起转身离开。 有人送叶伏天他们出王宫,月色之下,三人踏上黑风雕返程。 “公主伴舞,开心吗?”花解语笑吟吟的看着叶伏天。 “去之后我为你弹奏一曲,妖精你来伴舞,必然更美。”叶伏天笑道。 “好啊。”花解语嫣然一笑,不过叶伏天看到她的笑容却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第二天清晨,风华台前便汇聚了无数人。 昨日风华宴召开,从苍叶国各地赶来的万余强者,只剩两百余人留下,但这些剩下之人,却更令人期待。 叶伏天他们到来的时候,许多人都已经在了,琴宗的人、苍叶院的人、兽宗强者、各大势力以及王公贵族,都已到场。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般,叶伏天目光转过,便见琴宗方向白秋面含笑容微笑着看着他,然而他自然明白这笑容意味着什么。 目光转过,叶伏天无视了白秋,三人继续前行,靠近风华台,准备接下来的战斗。 王宫方向,撵车浩浩荡荡而来,天子王后携王子公主一起而来,随后各自坐在了他们的位置上。 叶丹晨以及叶苓汐自然也在,只见叶苓汐美眸环视人群,看到叶伏天之时对着他微笑点头。 叶伏天微笑还礼,而后便又看向花解语,颤颤笑道:“礼数、礼数” 昨夜到客栈的事情,有些难忘啊。 “我不介意呢。”花解语微笑着说道。 “嗯,我知道。”叶伏天看着花解语温和的笑容点头应一声,差点他就信了。 此时,诸人纷纷起身对天子行礼,却见天子挥手道:“无需多礼,继续吧。” 苍叶院的长者走上风华台,将刻有诸人名字的剩余签摆放在一排,接下来,这些人的名字中,会有少数人于风华台上绽放光芒,苍叶国扬名。 ps:今天第一更,月票很紧张啊,兄弟们赐予我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