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章 忉利山求道 - 伏天氏

第1111章 忉利山求道

忉利山来的人并不少,为首之人气质超凡,乃是一位修为强大的圣境人物。 他们来到论道场前方,随后止步,目光望向前方坐席之上,微微欠身道:“拜见殿下。” “今日忉利山来大离国院论道,我们只是围观看看,无需多礼,不必在意我们的存在。”离巽开口笑道。 大离国院和忉利山乃他大离皇朝最强两大修行圣地,他也很期待这两大圣地之间的论道争锋,会是何等的精彩。 此时,离巽等人目光落在一位青年身上,他站在人群之中,身形笔直,目光平视前方,那双深邃而又明亮的眼眸之中,看不出任何情绪,平淡如水。 然而即便如此,人群依旧一眼便注意到了他的存在,有些人便有着这样的特质,即便在人群之中,一眼便会看向他。 忉利山帝昊,有声音称,他是如今大离圣境之下第一人,修为已经无限接近圣境。 “忉利山修行之人,见过大离国院诸位道兄。”忉利山强者虽是前来求道,然而却表现得彬彬有礼,从他们身上丝毫看不到半点傲慢和挑衅的意味,仿佛只是前来拜访。 “诸君客气,请。”颜渊对着忉利山强者伸手指引一旁的坐席,忉利山长者走过去入席,而帝昊以及忉利山弟子则依旧站在那。 他们是来求道,不是赴宴,大离国院诸弟子也都站在这里,他们自然不会落座。 “国师来了。”这时离巽开口说道,在一处方向,只见一行身影迈步走来。 人群之中,叶伏天也抬头望去,在那一行人群之中,有他见过的律川,不过此时律川只是站在一人身后。 那是身穿天蓝色长袍的中年身影,国字脸,显得方方正正,从他的身上,并没有太强的威严之意,更像是一位儒雅之人。 不过,从他身上,纵然没有气息释放,却依旧能够感受到一股强盛的精气神在。 所有坐在席位之上的人皆都起身,纵然是大离皇城的皇子离巽和离爻也一样,还有各大势力顶尖人物,皆都站起身来行礼。 至于大离国院的弟子以及忉利山的修行者自然也一样,对着来人行礼道:“国师。” 无论你喜不喜欢,认不认同他,但见到这位中年人,都必须要恭敬行礼喊一声国师。 非皇族出身,却站在了大离之巅,被誉为一人之下的存在。 而且,纵然不喜,也必须承认国师为大离皇朝所做的一切,算得上是呕心沥血,费尽心思和手段为大离培养人才,即便是空界之战,如今也基本都是国师在负责运作。 这位中年,乃是大离真正的顶梁人物。 只大离国院,便为大离培养过无数顶尖修行者。 叶伏天在还没有来大离之前,空界之战,就听说过不少关于国师的传闻,夏皇界甚至不少人传闻大离国师乃是诡异邪修之辈,修行邪门之道,旁门左术。 但来了大离之后,他所看到和听到的,却是大离皇朝上下两界之人的绝对尊敬。 就连大离皇城的皇子见到他也要起身行礼,天忉王府和国师不和,但忉利山的人见面同样需行礼拜见。 这就是他在大离所看到的国师,他在想,这位站在大离皇朝巅峰的人物,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也许,只有他身边的人才能够知道一二吧。 国师走到坐席之地,对着离巽几人微微欠身道:“殿下请坐。” “国师请。”离巽礼让道,国师这才入座,没有拘泥于小节,而且,离巽他们一直是将正中心的尊位留给国师的。 入座之后,国师目光一扫身前浩瀚论道场,只一眼望去,所有人皆都生出一股错觉,仿佛国师正看向他,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感觉,叶伏天也不例外。 “我大离皇朝有不少修行圣地,然而却很少相互之间交流,今日忉利山前来求道,乃是好事,因而我刻意邀请了离皇城不少人以及剑山修行者前来一起见证参与此次论道。” 国师缓缓开口道:“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修行皆有界,到了一定的境界,便难以前行,等后辈赶上,前来超越,我也希望大离皇朝后人,能够不断超越先辈,今日见到我大离诸多优秀后辈人物齐聚于此论道,身为大离皇朝一员,我心甚慰,若是以后诸位能够常来求道,也不失为一桩美事,相互论道,才能看到自己的不足,审视自己,继续往前。” “我会于今日论道诸人之中,挑选一位弟子,当然,若是对方不愿,我不勉强。” 大离国师继续开口道:“接下来,便将时间交给你们自己吧。” 说罢,他便不再开口。 事实上,无论是大离国院还是忉利山弟子,本身都是极为出众之人,而且皆都是贤者境界,许多事,自然无需他们这些长辈来做。 只需要在此见证便好,这些弟子,自会做的非常好。 这时,忉利山诸弟子中,有一道身影走出,此人眉宇间似乎透着一股狠辣之气质,明显要比帝昊更锋芒毕露,眼神锋利如刀,身上无不透着一股逼人的锐气。 但他的气息并不太强,当他释放出规则气息时,许多人都感知到,此人的修为只是下品贤君,不过应该是下品贤君巅峰层次了。 “忉利山弟子狂枭,我本没有名字,是大军在战场边上遇到带回来的,王爷替我取的名,或许我的父辈都死在战场上了。”这青年看向大离国院弟子,缓缓开口道:“这一生,大多数时间要么修行,要么于战场试炼、杀敌,历经无数次生死,死里逃生,走到今日。” “大离国院弟子于离皇城修行,读书修道,却受世人所尊重,享受诸多修行资源,却极少经历过生死危机,因为没有人敢对大离国院弟子出手,因而想要请教,是我这样的修行方式更好,还是大离国院修道方式更佳?” 狂枭的声音中透着一股锐气,便如他的人以及名字一样,毫不掩饰自己身上的锋芒,即便是那隐隐释放而出的气息,也是狂野至极。 比起忉利山,大离国院因位居皇城,因而大离国院弟子所处的环境的确安逸太多,而且每一位大离国院弟子都颇为出名,许多人都知道。 相反,地处西境的忉利山修行之人,时常要入战场面临生死,在大离皇朝中却鲜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唯有帝昊这样的人,才会引人注意。 这狂枭一上来便对大离国院发出如此质问,似会是对大离国院的质疑,也是对国师理念的质疑。 从某种意义而言,忉利山的态度,便是西境之王天忉王的态度。 离巽看了狂枭一眼,他那位伯父王爷,在借此次论道,似乎想要证明一些事情。 大离国院弟子低声议论,随后便见一道风度翩翩的身影走出。 “千山,被誉为是大离国院音律天赋最强弟子。”一处方向,离莜对着叶伏天轻声介绍道,大离国院自然不仅仅只有贤者巅峰人物,各境的修行者皆有。 千山,便是下品贤君之中极其出众的人物。 千山走出之后,对着人群行礼,看向狂枭方向,开口道:“大道之路万千,没有强弱,只有是否适合自己,读书悟道是修行,战场杀敌同样是修行,没有高下之分,而且,我大离国院弟子享受修行资源,受人尊重,并非只是因为我们为大离国院弟子,若大离需要,我们随时可以出战,去年空界之战,元禁师兄便战死于空界战场。” 许多人微微颔首,千山之辩,可以说是非常出众了。 “既然你说没有高下,那便分高下。”狂枭说道,身上狂野气息席卷而出。 “请。”千山点头,在浩瀚论道场盘膝而坐,有琴魂出现,缓缓弹奏,琴音袅袅,宁静温和,似能够化解人心中戾气。 狂枭命魂释放,身后出现一尊无比庞大的巨兽身影,充满了骇人的凶戾之气。 凶兽梼杌。(taowu) 一股窒息的威压席卷论道场,狂枭遽然间踏步而出,地面狂颤不止,他仿佛和梼杌一体,化身战争凶兽,冲向千山。 千山手掌不断拨动琴弦,琴音与天地共鸣,顿时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穿透一切,一道道音律化作无形的力量,不断冲向狂枭以及梼杌的庞大身躯,竟使得狂枭和梼杌的动作都变得迟缓了些。 叶伏天听到这琴音,便感觉天地规则受其所感染,仿佛在那片空间,一切都要按照琴音的律动而运转,虽然在旁观战,他都生出一股错觉,仿佛感知和动作,都要变迟缓。 “狂枭可能会败。”叶伏天心中暗道,狂枭虽然极其狂野,战斗力必然非常强,然而,千山的琴音,能够克制他。 而且,千山身为大离国院弟子,规则法术绝对不会弱。 果然,伴随着音律颤动,天地似有飞霜,温度骤降,还有一轮轮水浪卷向对方,那片空间仿佛化作一片海的世界,出现一座水牢,束缚影响着狂枭的动作。 狂枭走出之时,想必大理学院弟子便猜测到了他可能擅长近身狂暴战斗!

上一篇   第1110章 低调而至

下一篇   关于这个月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