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直上三十三重天 - 伏天氏

第1040章 直上三十三重天

离恨天中十一重天上,叶无尘势如破竹,一往无前,挡在他身前之路的离恨天剑修尽皆被击伤退开。 此时,在战场旁,一些离恨天的圣境长者人物凝视战场,心中微有波澜,他们断然没有想到,叶伏天五人闯离恨天,直到此刻,都一直仅仅是叶无尘出手。 最强的两人叶伏天和余生,都还不曾战斗,余生紧随叶无尘身后踏步。 至于叶伏天,他一个人独自在后面漫步前行,云淡风轻,闲庭信步。 仿佛这离恨天三十三重天,对他而言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要破中十一重天了。”看着那道璀璨剑影,一剑开道,欲直上三十三重天,即便只是叶无尘,其剑道足以胜过无数离恨天剑修。 很快,叶无尘踏上了上十一重天,也是离恨天真正的妖孽人物聚集之地。 在这十一重天上,有着离恨天的精英剑道修行者。 而自叶伏天他们五人踏上离恨天到现在,根本没有过去多久,跨过中十一重天,叶无尘只有一剑。 此时,剑停,那道一往无前的剑意终于散去,叶无尘三人身影站在那,身体周围依旧环绕着无穷剑意,抬头看了一眼前方,便继续往前而行。 似乎,要一鼓作气,上天外天。 余生,依旧紧随其后,叶伏天站在最后方,直到此刻,叶伏天和余生,依旧还没有出手。 上十一重的人似乎更少了,抬头往上望去,便见到一道道身影竟从下至上列成笔直的一条线,每一重天上,只有寥寥几人而已,不过每一人,都是贤者巅峰级的存在。 此时,叶无尘他们身前便站着一位剑修,立于虚空之上的他,身周剑意环绕,命魂绽放,他头顶上空,化作一幅剑图,光芒映照而下,射落在叶无尘他们身上。 从中,隐隐弥漫出惊人的剑道气息。 这一刻,剑气化雨,剑图越来越大,将虚空遮蔽,无尽剑意从剑图之中垂落而下,快到极致,没有任何规则,不受任何束缚,这些剑意就那样疯狂的垂落而下,将下空彻底的淹没掉来。 叶无尘他们站在下方,就像是站在雨幕之中,只不过这是剑雨。 “嗤嗤……”眉心之处,命魂之剑吞吐而出,更为绚丽夺目的剑意笼罩他的身躯,仿佛再次进入了上次被刺杀时的那一战状态之中。 他站在那,仿佛化身剑道,驾驭剑之大道,天地间无穷剑意汇聚而至,以叶无尘的身体为中心。 虚空中,剑雨落下,徐缺和醉千愁都在抵挡,但叶无尘却没有动。 剑雨落在他身上,竟完全没有对他造成伤害,甚至,融入他身周的剑意之中。 一道更加绚丽的剑光从他身躯之上吞吐而出,仿佛剑道皇者。 “无尘对人皇剑意的感悟,又更深刻了。”叶伏天心中暗道,距离上次那一战已经过去了很久,无尘实力有提升自然是再正常不过。 但他如今在领悟的力量是人皇剑意,只要稍有一丝进步,便足以让他的战斗力提升不少。 上空离恨天剑修皱眉,感知到了一股危机,随后,他便看到叶无尘身体动了,他整个人,仿佛化做剑道,与剑道一体,这根本不是贤者之人拥有的境界。 但那沐浴璀璨光辉的独臂身影,此时却给了那离恨天剑修这种感觉。 白衣如雪,身形直接朝着剑图而去,独臂举起,虚空一指。 “嗡。” 这一瞬间,剑图之上,倾洒出万丈剑道光辉,叶无尘却像是毫无所觉,依旧和上次一样,一指朝天,顿时天地间出现一道剑光,直接撕开了一道口子,杀向剑图。 剑图疯狂旋转,变得更加狂暴、危险,从中爆发而出的剑意仿佛无所不破,但却被叶无尘的剑所破。 苍穹出现一个缺口,叶无尘携破碎剑道规则而至,剑图震荡,似隐隐出现裂痕,那强者闷哼一声,剑图瞬间消失,那是他以自身命魂凝视而成,当然不可能让叶无尘破灭掉。 一道剑从身旁划过,叶无尘没有去看他一眼,继续往上,那离恨天剑修嘴角溢血,脸色苍白。 竟然,只出了一剑,他镇守于此,本以为,在今日,他会和叶伏天或者余生一战,然而他断然没有想到,他只是见了两人一面,甚至那两人都没有出手,他便被叶无尘一剑击败。 “这家伙。”徐缺和醉千愁看到叶无尘直接一剑破空,不由得快步跟上,他这是想要试试一人打上三十三重天吗? 此时叶无尘在以精神力催动人皇剑意,力量发挥到极限,并非没有这种可能。 也许,他真的做得到。 之前的那些战斗,叶无尘都没有真正尽全力,而是在蓄力,等到这最后十一重天才爆发真正的实力。 叶伏天目露锋芒,他和余生继续迈步跟上。 今日是妄川邀他前来挑战三十三重天,但却一直都是无尘他们在出手,他也很想看看,无尘能够打上第九重。 五人一路往前而行,对手越来越强,但叶无尘前行的步伐竟没有丝毫停止,一路往上,所有强者,尽皆只有一剑。 仿佛叶无尘,他唯有一剑,也只擅一剑。 此时,前方高空之上,一股令人窒息的威压垂落而下,轰隆隆的巨响声传出,天地发出尖锐的啸声,苍穹之上有一道无边绚丽的剑痕绽放,犹如断了这片天,直接斩向了叶无尘的身体。 三千里剑,一剑三千里,隔空斩向叶无尘。 上一次,叶无尘便是败在了这一剑之下。 此时,他依旧还是简单的抬手,虚空一指,一剑开天,和苍穹斩下的粗壮剑痕碰撞在一起,一瞬间天地似要崩塌般,撕裂毁灭一切的风暴席卷而出,剑痕被撕碎,叶无尘往前冲出。 然而,迎接他的又是一剑,仿佛更加的凶猛狂暴,在叶无尘前方站着的身影,正是离恨天的绝代妖孽人物,陆丞。 陆丞那日败给余生之后,上天外天求道。 虽说不可能做到实力蜕变,但必然已经比以前强大不少,这一战的结局,能否改变? 余生依旧在叶无尘后面,本来,他才是陆丞的目标,但眼下,唯有先败叶无尘了。 叶无尘再破一剑,但接下来,他看到了漫天的剑痕从苍穹斩下,断了这片天。 这一次陆丞请教妄川明白了一个道理,剑修,很多时候不需要太拘泥于修行的剑术之中,有时,最简单直接的剑招,往往能发挥最强的力量,剑与心合、剑与意合。 此时的陆丞,便是领悟了这一点,他每一次斩出的剑,都一样,精气神尽皆处于巅峰,诸多剑痕断了这片天,要将之四分五裂,不仅如此,恐怖的剑痕剑意融入剑意中爆发,欲毁叶无尘的精神意志。 陆丞明白的,叶无尘虽然不曾受人指点,但他也明白。 处于风暴之中的他破了许多剑,但大道剑痕越来越强,越来越霸道。 身躯之上,似出现了另一道极强的剑意,两种不同的剑意光辉同时闪耀,这一瞬间,苍穹之上无尽剑气朝着叶无尘身体流动而去,融入他身躯之上。 叶无尘抬头看天,望向那纵横三千里的剑痕,朝着他的身体淹没而来。 当年遗迹试炼,他得三道人皇剑意。 一剑开天、一剑归真。 叶无尘的身体动了,仿佛进入无我状态,如一柄剑,但却又实实在在的存在。 他身体冲天而起,没有出剑,没有攻击,也没有闪避。 陆丞神色冰冷,若是叶无尘自己要找死,那么哪怕是夏青鸢,也无话可说吧? 许多强者目睹着叶无尘入剑痕,以身躯撞入其中,余生踏步想要阻拦,但叶伏天却传音阻止了他。 无尘行事的风格他知道一些,极其果决,对自己狠。 人入剑痕,似践踏崩塌,剑意疯狂垂落而下,无数人震撼的看着虚空中的一幕,随后他们便见到剑痕粉碎炸裂,叶无尘的身影直接冲了出去。 “砰、砰、砰……”一道道巨响之声传出,叶无尘竟直接穿过了重重攻击,整个人像是变得虚无缥缈般,直接出现在了陆丞身前不远处,他没有停留,而是继续往前,一瞬间降临陆丞眼前,一指落下,石破天惊。 陆丞大吼一声,聚毕生修行之剑道,斩出了最强一剑,叶无尘虚无缥缈的身躯手指已经按在了那一剑之上,这一瞬间的陆丞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要被万剑穿透来,他看着那越来越靠近的身体,他斩出的剑一点点的崩灭破碎。 一道无与伦比的剑光爆发,刺痛诸人的眼睛,下一刻,无数人震撼的看到,叶无尘依旧站在那,但身上的剑意已经衰弱太多,至于陆丞,他浑身都是鲜血,坠落在地,发出一声闷哼,又咳出一缕殷红的血液。 叶无尘很平静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太多的波澜,继续往前而行。 余生大步踏出,同样冷漠的扫了一眼陆丞,便直接越过了他,继续往上。 又有剑修出手,叶无尘没有再动,他身后的余生狂奔而出,一拳贯穿天地虚空,和那一日战陆丞一样,无比霸道,只一拳,直接轰裂对方的剑,将一位剑修扫荡飞了出去,胸骨断裂了不知多少根。 昔日陆丞承受不起一击,今日其它剑修也一样,除非,如妄川那样,已经不在这一层次。 一行五人,一路碾压前行,无人能够抵挡,以绝对强势的姿态,他们走到了离恨天最高之地,三十三重天前。 抬起头,便能够看到古殿宫阙前方坐着的那道身影,以及他下方的数位剑修! PS:还是欠四更,看到有人说无痕虚了,呵呵,究竟是谁,走漏了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