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5章 滚(3万月票加更章) - 伏天氏

第1025章 滚(3万月票加更章)

夏皇册封,很快便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虽看似只是无关紧要的册封,但公主近侍,意味着可接近公主夏青鸢,侍奉身边,守护公主安危。 夏皇界之人谁人不知,夏皇最宠夏青鸢,她的近侍人选,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受夏皇绝对信任,无论是出身、天赋实力皆如此。 要知道,在夏皇界,有一些最顶尖的妖孽级人物,对公主是存有想法的,纵然他们不敢表露,但夏皇爱女,被誉为夏皇界天赋第一人,虽以男装出现,然而其容颜依旧惊艳,夏皇和夏皇界第一美人所生的公主,相貌根本无需怀疑。 在这夏皇界,还有哪一位年轻女子,能够和夏青鸢相提并论? 如果夏皇是册封一位老一辈的圣境人物为公主近侍守护公主安危,没有人会去在意,但那是叶伏天,据说是下界九州天赋第一人,夏皇直属手下,传闻非常年轻,容颜也是极为英俊,绝代风流人物,封他为公主近侍,说是引发一阵惊涛丝毫不为过。 而且,夏皇的册封时间也非常巧,是在离恨天刚和入上界修行的道宫之人爆发冲突之时册封,从这角度来看,是否是对离恨天一些上界天势力的警告? 这样一来,无论是上界多强的势力,想要动叶伏天,都要好好掂量下了。 这一纸册封,对于上界造成的影响比当初叶伏天三人打穿九天道场还要更大,以前那些贤者顶尖人物,以及许多圣人,依旧不会关注到九天道场的事情,但这一次,更多人听说了叶伏天之名。 而且知道他来自下界九州荒州至圣道宫,乃是下界天圣地宫主,夏皇属下。 上界天虽也受夏皇统辖,但如离恨天这样的势力,并非是直属,这就如同九州大周圣朝一样,有直属军团,以及大周圣朝境内势力。 此时,夏皇界,一座云雾缭绕的青山之上,零零散散有着一些建筑,这里灵气浓郁至极,景色也是非常优美,瀑布流水,阁楼亭台,极为雅致。 那日入上界天之后,诸人出去活动,顾东流和诸葛明月便是去找落脚之地了,毕竟不可能一直住在人多口杂的客栈,于是便找到了这座山庄。 这座山庄外,有着一块新牌匾,上面刻着简单的两个字:草堂。 这两个字是叶伏天亲笔所书,山庄之名也是他所取,寓意自然无需多言。 刀圣、顾东流他们看到叶伏天题草堂二字之时,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除老师以及四弟子雪夜没有来之外,草堂其它弟子都到齐了,皆在这山庄中。 此时,青山之上,叶伏天安静的站在那,眺望着下方的风景。 夏皇册封他自然已经收到了,夏皇用意他也明白,这是在保护他。 无尘被离恨天强者围剿,余生被离阳剑圣所伤,他心中愤怒,但却没有被冲昏头脑,跑去找离恨天报仇。 离恨天是什么实力,他们又有几分力量,他心如明镜,哪怕丫丫在,这点力量便想碰夏皇界第一剑道圣地,无疑是自寻死路。 这里也不是九州,他不会天真到以为他杀去离恨天,对方还和他讲规则道义,离阳剑圣不就对余生出手了吗? 他去离恨天挑衅的话,对方圣境人物出手一剑斩了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夏皇统御上下两界,但九州绝大多数圣境人物,都是夏皇的圣道资源所造就出来的圣人,九州诸圣地,皆受夏皇之恩,为夏皇直属道统,夏皇绝对控制,一道令下,无敢不从,谁要发动圣战,便遵守规矩。 但上界天可不一样,像离恨天这样的实力,他人自己修行,强盛宗门,并未借夏皇之力,虽率属于夏皇境内,但却算不上直属手下,夏皇也不会过多干涉,若说他和离恨天爆发冲突,夏皇明着偏袒他,让他去杀离恨天弟子,这样一来,还有哪一顶尖势力会在夏皇界发展? 恐怕顶尖人物早就纷纷离开前往其它人皇界修行了,若是如此,夏皇界自然便会衰败。 因此,纵然是夏皇,也要把握一个平衡,册封他为公主近侍,便是一种变相的保护,怕他在夏皇界出事。 一道身影安静的出现在叶伏天身后,是楼兰雪。 “山下怎么样了?”叶伏天问道。 “时常有人前来,甚至偶有人想要挑战于你,被无尘等人击败碾压离开,渐渐的便也没什么人来打搅了,但这里已经在上界天非常有名气了。”楼兰雪开口道。 叶伏天点头,草堂之名,自会响彻上界天。 他相信,并非是因为他被封公主近侍,而是因草堂本身,这也是他将山庄取名草堂的愿景。 “璃圣在做什么?”叶伏天问道。 “自踏足上界天之后,每日都在安静修行,不再去思考。”楼兰雪道。 “嗯。”叶伏天点头,他心念一动,便见一道长鸣之声传出,一尊暗金色的雕俯冲而下,降临叶伏天身前,羽翼拍打,正是黑风雕。 “我去一趟夏皇宫。”叶伏天说罢迈步走上黑风雕,顿时黑风雕展翅腾空,很快便消失无影。 有夏皇的册封,叶伏天也无需担心自身安危。 离恨天再如何,也不敢打夏皇的脸。 数个时辰后,夏皇宫宫门前,守卫见到叶伏天后微微欠身,恭敬道:“夏皇令,叶侍卫可自由出入夏皇宫,无需通禀,请。” “多谢。”叶伏天点头,随后带着黑风雕踏上仙宫,朝着公主府方向而去。 他上次来过,自然知道怎么走。 然而他刚入夏皇宫不久,身前便出现了一尊铁塔般的青年身影,他安静的站在那,阳光照射在身上,肌肤呈古铜色,目光眺望着远方,但叶伏天却生出一种感觉,此人似乎是在等他。 “叶伏天。”这尊铁塔般的身影目光转过,扫了叶伏天一眼,叶伏天竟隐隐感觉到从对方身上传来一股极强的威压。 这人的实力非常强,至少,比九州的姬崖强很多。 能够出现在这里的人,应该身份不凡。 “阁下有事?”叶伏天平静问道。 “陛下亲自册封,希望你不要辱没了这份荣誉。”那身影眼瞳盯着叶伏天,似隐隐有几分嫉妒之意,随后迈步,从叶伏天身旁走过,每一步走出,叶伏天都会感觉到压力更强几分。 皱了皱眉,叶伏天终究没有说什么,继续迈步往前而行,不清楚对方身份,他自不愿在夏皇宫中节外生枝。 公主修行之地自然也有人守护,通禀之后便放叶伏天进入,不多时叶伏天便见到了夏青鸢。 夏青鸢看着他,冷淡道:“不是我的意见。” 叶伏天一愣,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公主是在说册封一事?”叶伏天问道,他并未往夏青鸢所说的方面去想,自然明白是夏皇之意,夏青鸢似乎想的有些多,以为他误会了。 见叶伏天根本没有这想法,夏青鸢眼眸中有一缕尴尬之意一闪而逝,不过瞬间又恢复如常,看着叶伏天道:“你来做什么?” “夏皇册封属下为公主近侍,理当前来受命,虽受准可在外修行,然而若公主有何命令,但请吩咐,另,属下能否拜见夏皇?”叶伏天问道,其实,他很好奇夏皇对他的态度,夏皇为何帮他隐瞒,又暗中照顾于他? “父皇忙于修行,平日里我也不会轻易打搅,不必拘礼,你何时也懂得礼数了?”夏青鸢道,当初她两次邀请叶伏天随她修行,皆被拒绝,她还以为这次叶伏天也会有意见。 “是非属下倒也不至于分不清楚。”叶伏天看着夏青鸢平静道:“上次前来,因心中焦急被公主阻拦于外,难免情绪不好,还望公主见谅。” 夏青鸢想到上次之事,的确心有不爽,不过既然叶伏天今日致歉,她心情便也好了些。 “父皇虽册封你为我近侍,但却准你在外修行,只是一个职位而已,你不必在我身边侍奉,也无需来此领命。”夏青鸢道。 “有公主此言,属下便安心了。”叶伏天开口道,真要他侍奉夏青鸢身边可受不了。 “你……”夏青鸢眼神越发冷淡,却见叶伏天拱手道:“若是公主没有其他事的话,属下告辞。” “你若态度柔和一些,也许我会准你在夏皇宫修行。”夏青鸢突然间笑道。 叶伏天抬头看向夏青鸢,不得不承认那是一张极漂亮的脸,找不到任何瑕疵,唯一的缺点大概便是男子装束了。 “公主若是女子装扮,此话应该会更具诱惑力。”叶伏天看着她淡淡的笑容开口道,这是实话。 夏青鸢的笑容消失,脸都黑了下来,冷冷的道:“滚!” (`へ′) “属下告退。”叶伏天对着夏青鸢拱手,随后转身迈步离开。 夏青鸢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双拳紧握,身上有一缕缕冷意流动着,不远处的侍女看到这一幕战战兢兢,公主平日里何等淡然,竟然被那家伙气得动怒。 不过这家伙说话,她都想上前暴揍他一顿。 他竟然,嫌弃侍奉公主? 不过,今天的公主,怎么感觉和往常有些不一样? PS:这是三万月票加更的章节,还清了!

下一篇   有个事情要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