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4章 圣下之极,公主近侍 - 伏天氏

第1024章 圣下之极,公主近侍

苍穹之上,大道剑意流动,贯穿千里之地。 这一刻,方圆之地无数修行者抬头看向虚空中的可怕场景,剑意流动之下,苍穹之上出现一股压抑至极的剑之光幕。 那是,圣威。 有剑圣争锋。 是谁,在战斗? 此时,一座客栈之中,剑意便是由此处流动而出,无数人抬头望向一处空中院落,内心震荡着,这里面,住着一位强横的剑圣级人物。 丫丫盘膝而坐,一轮轮大道剑意流动,穿梭虚空而行,继续朝着远处而去,顿时战场之中,剑图更为璀璨绚丽,无尽剑意流动至那柄刺出的剑之上,有剧烈声响传出,她的剑压迫着对方的剑后退,虚空剑痕疯狂崩灭摧毁,离恨天的修行之人看到这一幕身形闪退离开战场。 出手之人,应该便是那传闻中转世修行的虚空剑圣吧,只是,她竟然就这么强了吗? “砰。”一道绚丽无边的剑光一闪而逝,离阳之剑直接被穿透,苍穹剑痕尽皆粉碎消散,随后,一道冷漠的声音传遍虚空。 “离恨天剑修若是如此行事,以后便不要以剑修之名与人战斗了,有辱剑修之名。” 这声音传遍虚空千百里,无数人皆都听到,内心震颤,竟有人,直言讽刺离恨天剑修,有辱剑修之名,何其狂妄。 此时离恨天一座宫阙上,一声闷哼传出,嘴角甚至有一丝殷红的鲜血流出,离阳剑圣身上剑意散去,擦拭了下嘴角的血迹,他抬头望向远方,神色锋利至极。 虚空剑圣么。 昔日虚空剑圣和剑主被誉为夏皇界两大巅峰剑修,争剑道第一人之名。 如今,虚空剑圣归来。 那道声音他自然也听到了,此战的确是他们理亏,但让他看着弟子被杀而不出手,自然也不可能,因而他不认为这有什么。 至于离恨天剑修之名,是多年以来离恨天强大的剑修闯下,岂是对方一句话便能玷污,即便对方是虚空剑圣,但如今,他离恨天离恨剑主才是夏皇界第一剑修。 而此时,那片战场之中,剑意渐渐散去,那股窒息的威压终于消失,许多人深吸口气,刚才那种感觉太难受,仿佛身体随时可能被剑意撕成粉碎。 地面之上出现无数裂痕,周围的建筑尽皆被毁,许多人遭到无妄之灾被击伤。 废墟之中,余生那狂暴的身躯站起身来,浑身染血,许多人都露出震撼之色,剑圣隔空一剑,他竟然还能站起来,这肉身,未免也太过强横。 纵然离阳剑圣只是隔空一剑,而且未尽全力,但毕竟是圣道之威,若是寻常贤者巅峰人物,即便不死也爬不起来了,但余生身躯染血站起身来,可想而知他体魄何等强横。 许多人深吸口气,没想到这从下界九州而来的人,竟让上界第一剑道圣地离恨天丢了颜面。 离阳剑圣出手的那一刻,本就代表着离恨天‘输了’,而且输的很彻底。 这九州而来的家伙,是真强。 余生眼瞳冰冷扫向对面,离恨天的人在两大剑圣隔空交锋之时便已经撤离。 败的那么惨,离阳剑圣出手才保全性命,也没颜面呆在这了。 之前若非离阳剑圣一剑,恐怕陆丞的命已经交代在余生手里了,这家伙还真是狠,之前那狂暴之势,他是真会这么做。 “没事吧。”余生转过身看向叶无尘开口道。 叶无尘盘膝而坐,命魂已经回归体内,他身上气息浮动,之前消耗很大。 “没事。”叶无尘看向染血的余生道,他还是弱了些,即便借人皇剑意,也只能勉强击败三大剑修之后便难再战,若他有余生的实力,便无需余生赶来出手了。 刚才短暂的交锋也让他明白,上界天的修行之人的确比九州强很多,当年随夏青鸢前往试炼的路途中他也遇到过许多顶尖人物,便是这种水准,他资质略差,只能后天弥补,当年不惜代价炼化人皇剑意融入命魂,便是为了让自身蜕变。 但人皇剑意太强,数年时间他也只是炼化了一缕,不过对他的剑道领悟帮助不小,然而,他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远处又有强大剑意呼啸而至,剑随声至,一柄剑悬浮于天,两道身影站在上面。 “又是一位剑圣。”诸人看向御剑老者神色震撼,今日这是怎么了? 圣境强者在上界虽然不少,但也已经算是一方大人物了。 剑之上的另一道身影,气质也是超凡脱俗,白发如雪,俊逸非凡,一双眼瞳极为有神,神芒流动,白衣于空中飘动。 这白发青年,又是何人? 只见那白发青年迈步走下,剑圣跟随他身后迈步而行,这一幕让许多人瞳孔微微收缩,眼神隐有锋芒闪耀。 这两人,是以那白发青年为首? 叶伏天迈步走下,余生和叶无尘都望向他。 “发生了什么?”叶伏天的眼神有些冷,他回来的路途中村长感受到这边有丫丫的剑道气息,便朝着这里而来,到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只有一片废墟,以及浴血的余生和受伤的叶无尘等人。 “离恨天的人。”叶无尘开口道。 叶伏天眼神很冷,裴千影虽为离恨天弟子,但昔日之恩怨,是裴千影目中无人,剥离无尘命魂,让他们去九重天上找他,于是才有他登天梯而行,打穿了九天道场,废裴千影。 离恨天身为剑道第一圣地,竟为裴千影出头吗。 而且来的这么快,意味着一直监视着他们的动向,从九州开始。 “你怎么受伤的?”叶伏天看向余生问道,既是离恨天修行者,叶无尘他们受伤或有可能,但余生,绝不至于受如此重伤。 除非,有圣境人物对他出手。 “圣人一剑。”徐缺冷漠开口:“若非如此,之前离恨天剑修已经都留下了。” 果然如猜测的一样,叶伏天神色更冷,离恨天不仅对他们出手了,而且圣境强者向余生出剑。 若非这次早有所准备,丫丫几位圣人随行一起踏上这上界天,怕是会很惨。 “先回去疗伤。”叶伏天开口说道,诸人点头,随后村长御剑带诸人离去,很快便消失在了这里。 “他头发怎么白了。”有人喃喃自语,实则此时已经有不少人猜测到了叶伏天的身份。 而有人曾亲临九天道场看到过那一战,之前一时没认出来,直到看清之后,才发现他正是昔日那号称九州无双的妖孽人物,叶伏天。 这次离恨天战败,不知还会不会出手,不过,离阳剑圣门下陆丞都被碾压,离阳剑圣亲自出剑救下他,称此事到此为止,即便不想罢休,他门下也无人能够战胜余生,更何况对方还有叶伏天。 除非,离恨天出动大批强者,圣境人物出手。 但身为剑道第一圣地,离恨天不可能这么做,毕竟那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这一战的消息很快传遍上界天,毕竟离恨天在上界天名声太大,想不传开都难。 许多人称,击败余生的陆丞,以及当初打穿九重天的叶伏天,虽只是九州修行者,但即便在上界天,依旧是站在圣下巅峰的存在,有资格和夏皇界最顶尖的那几人相提并论。 九州之地,已经有很久没有出现这样的人物了。 消息传开之后,九州叶伏天以及余生之名,又一次在上界天传开,不少人将这一战和昔日三人齐上九重天放在一起谈论。 离恨天,三十三重天上,云雾缥缈,一座剑行宫殿前,有一道身影闭目修行。 能在这里修行之人,皆都是离恨剑主一脉之人。 此时,有一行身影背负着剑而行,登阶梯往上,在那身影下方停下,微微欠身,恭敬喊道:“师兄。” 闭目修行的青年目光睁开,看了一眼下方来人,笑道:“怎么有闲暇来此?” “离阳师叔门下弟子陆丞,想要向师兄求教剑道。”来人微笑着说道。 青年露出一抹异色,道:“陆丞乃是离阳师叔门下最优秀的弟子吧,若要求教自有离阳师叔,来此做什么?” “昔日离阳师叔门下有弟子裴千影被人废去修为,陆丞为其出头,然而遭人铁血碾压,若非离阳师叔出手,甚至可能当场被杀,因为此事不少人对离阳师叔有非议,想必那一战刺激到了陆丞,想要感受下圣下之极是怎样的境界。” 来人笑着回应道,他眼前的师兄,离恨天圣下第一人,真正的圣下之极,是公认的上界天圣境之下站在巅峰的几人之一。 陆丞败给余生之后,想要来求教感受圣下之极自然能理解。 想必不甘于那一败吧。 “竟有人让陆丞如此,想必实力极强,是何人所为?”青年问道。 “来自九州之人,名为余生,应该很强。”来人道。 “嗯。”青年点头:“让陆丞上来吧。” “是,师兄。” ………… 就在许多人议论叶伏天之时,夏皇宫中,一封旨意传出,又让无数人震动。 夏皇令,封九州荒州至圣道宫宫主叶伏天,为公主近侍,暂时可在外修行,可自由出入夏皇宫! PS:感谢‘Nick哥哥’升盟!

上一篇   第1023章 离阳剑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