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章 十八年 - 伏天氏

第一千章 十八年

璃圣眼神冰冷,盯着叶伏天道:“你这么自信我不敢杀你?” 叶伏天嘴角带着几分冷笑,身体又靠近了几分压迫着璃圣,道:“即便你想要入我后宫,你认为我对你有几分兴趣?” 两人四目相对,璃圣身上弥漫着冰冷之意,使得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小舟之下的湖水竟隐隐有冰封之势,许多靠近的游湖之人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怎么突然这么冷? 叶伏天却像是感觉不到般,他的嘴唇靠近璃圣,璃圣身上越来越寒,却见叶伏天贴着她的耳朵,冰冷道:“璃圣姐姐若是有求于人,以后注意点态度。” 话音落下,他坐下的小舟直接粉碎为虚无,两人身体下坠,叶伏天站起身来,一步迈出,直接离开这边。 璃圣不远万里从九州来到这偏远的青州城,当然不只是为了刺激他,如今九州,杀他的人不少,看热闹的人也不少,等他回去复仇的人,想必也有不少。 而璃圣,必然会是最为迫切的那一人。 “周圣王和西华圣君他们有一段时间离开九州前往上界天,至于为何去,你自己好好想想。”璃圣同样站在湖面上,冰冷的看着叶伏天渐渐消失的身影。 夏皇禁令解除,九州暗潮涌动,叶伏天却因妻子陨落隐居于偏远青州城,迟迟不肯回九州,她琉璃圣殿之人至今流落在外,哪怕是她,都不敢轻易露面,她只能来青州城。 毕竟,她没有资格让姜圣、转修一世的虚空剑圣为她出手。 “这态度,岂不是好多了。”叶伏天的声音传入耳中,璃圣神色依旧冷漠,然而叶伏天虽然极为混蛋,但若说杀念,实则她并没有。 身形一闪,璃圣的身影消失不见,不过却并没有离开青州城,她还要看着叶伏天的安危,不仅她不能杀叶伏天,其他人也不能杀。 他们离去之后,有游船划到这边,看着那粉碎的小舟发呆,刚才那女子,简直美到窒息。 那白发青年,是叶伏天吗? 刚才,他们爆发了冲突? 然而他们虽然好奇,但并没有看得太清楚,也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 叶伏天得到璃圣的转告之后,并没有改变以往的规律生活,依旧是那么简单,没有一丝变化。 每到夜晚时分,依旧会去游湖,欣赏青州城的美景。 而在这几天,他清晰的感知到很多人到了青州城,其中,包括不少至圣道宫的强者。 夏皇对九州所下达的禁令并非是什么秘密,上界天的人若是下界一样会知道,即便是周圣王和西华圣君愿意付出大代价,也不会有圣境人物会冒着得罪夏皇的风险下界来对他出手。 那么,周圣王和西华圣君能找到的人,想必就只有贤者,而这一境界的人,以他今时今日的修为,根本无所畏惧。 不知不觉中,神州历一万零十七年年末来临。 这一天,青州城举城欢聚,夜幕下,青州城却被灯火照亮得如同白昼般。 对于低境界修行者以及普通人而言,每一年的跨年,都是极为重要的一天,他们并没有太多年的寿命,也不会像高境界之人那样一次闭关修行,便可能横跨一年时光。 在九州之地,便不可能有青州城的氛围。 叶伏天陪伴老师、师娘以及余生他们一起用过晚宴,便又一次来到了青州湖畔。 这一天的青州湖漫天烟花绽放,美到窒息,这一天的青州湖内,不知多少男女牵手游湖,享受着这甜美静谧的时光。 叶伏天随意的走着,有人猜灯谜、有人变着戏法。 这一瞬间,他仿佛穿越了时空,回到了十八年前,这一幕,是何等的相似。 “大娘,我要一个许愿灯。”叶伏天走到一处小摊前道。 “好嘞。”大娘微笑着点头,将许愿灯递给叶伏天,看了他一眼道:“小伙子年纪轻轻怎么白了头,心事不要太重,容易老。” “恩,多谢大娘。”叶伏天笑着将许愿灯接过,随后来到湖边,将许愿灯放入湖水中,随后闭上眼睛,许下心愿,那一日圣战,解语肉身被摧毁,灵魂飘走,华青青对他传音,因缘而生、因缘而灭,她会替自己照顾解语。 因此,虽知道希望渺茫,但他依旧许下心愿,希望解语还在这世间,纵然只有一缕魂也行。 睁开眼睛,叶伏天抬头看向天空,漫天烟火绽放,划过夜空,仿佛是世间最美的画面。 这一刻,叶伏天只感觉自己身边像是依旧站着一道身影,那惊艳时光的少女,仿佛从未离去,始终在他心中。 在叶伏天身后不远处,楼兰雪和余生安静的站在那,他们一直跟在他身后。 楼兰雪乃是女子,感情细腻,自然能够察觉到叶伏天心中的情感,她知道,叶伏天必然是在怀念他和花解语的过去,他们,是在这里相识,还是相恋呢? 这里,的确很美啊。 抬头看着漫天烟火,她眼角有一滴泪,为何,她就这样离去,留下湖畔那孤单的身影。 虽然此刻她很想走过去,站在他身边,陪着他一起欣赏这美景,但她知道,她不配。 纵然是孤单一人,然而此刻在他心中,他身边,也许也只能站着那已经不会再出现的女子吧。 青州湖中,秦伊、秦将军,风晴雪、杨秀、风如海也都在,他们今日在青州湖中跨年,看着那湖畔上的身影没有去打搅他。 他们都知道,这里,有独属于他们的回忆。 “十八年前的今天,我们在你叶叔家用宴,便是在那天,她独自来家里找伏天吧。”风如海轻声说道,像是也陷入了回忆。 他至今记得他们那日还想撮合风晴雪和伏天的事,然而那十六岁的少女出现,惊艳了众人,拉着叶伏天离开,想必就是在那一天,她和伏天确定了恋爱关系。 “恩,十八年前的今天,可能是他们相恋的日子。”风晴雪轻轻点头。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间便十八年了吗。”风如海喃喃自语:“希望过了今日,他能够彻底走出来吧,晴雪,有机会你劝劝他,他不属于这里。” “恩。”风晴雪点头。 “怎么感觉有些凉。”风如海忽然间开口道:“难道是老了吗?” “爹,我也感觉有点,可能是夜晚的温度凉些吧。”风晴雪轻声道,然而她却隐隐感觉,那股凉意,并不仅仅是表层的凉,而是一种无法说清楚的感觉,很奇怪。 此时的青州湖游船络绎不绝,在其中一艘极为奢华的游船画舫中,一位浪子模样的中年人躺在那,非常享受,他身前有漂亮女子弹奏琴曲,双手还各环绕着一人,这些女子身着单薄的衣衫,手掌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那股柔嫩的肌肤触感。 一位女子将酒杯喂入中年嘴中,他一口饮酒,双手肆意的抚摸着女子的肌肤,甚至从裙中伸入里面,引得女子发出娇嗔的声音,身子却软软的倒在他的怀中。 美人在怀,游船嬉戏,何等快意潇洒,中年带着几分懒散之意,不经意间抬头看了一眼湖畔上的一道身影,那里一位白发青年站在那,在这一瞬间,中年虽依旧含笑,但微微眯着的眼眸中却像是有着一道闪电一闪而逝,但旁边的女子根本察觉不到。 中年是一位杀手,代号无命,在上界天顶尖杀手势力的杀手,而且在贤者层次的杀手榜排名第二。 而且,他本身也出身于上界天的圣级势力,入杀手势力,是淬炼自身的实力。 他很少接任务,值得他出手的人太少了,但这次任务要杀的人让他很感兴趣。 叶伏天,下界九州圣地至圣道宫宫主,下品贤君境界,曾闯九天道场,打穿九重天,以碾压的姿态击败九天道榜上的强者裴千影。 除此之外还有一次战绩,下界皇陵之战,面对下界天九州许多顶尖贤者围剿,连杀四大下界贤榜强者。 之后七大圣地围剿至圣道宫,依旧没有被杀死,但关于那一战的消息似乎被夏皇封锁了,没有人知道发生什么。 这样的一位目标,瞬间引起了他的注意,如今圣境之下,他要杀的人,没几个能活的,哪怕是上界天九天道榜上的人物也一样,若是没有挑战性,他甚至根本不会来。 当然除了感兴趣之外,这次下达任务的人愿意付出的报酬,也是有些惊人,打破了圣境以下目标的记录,引起不小的轰动。 无命知道,这次来的人不仅仅是他,就在今日,这青州湖中,有不少抱有和他一样目的的人到了。 但他依旧自信,杀叶伏天的人,只会是他。 此时青州湖岸边,不仅仅是风如海他们感觉到了凉意,很多人都感觉到了。 湖岸边,叶伏天看着漫天烟花,笑容灿烂,随后他收敛笑容,低头看了一眼青州湖。 一步迈出,叶伏天这一天没有弹琴,而是踏上了一叶扁舟,小舟朝前方飘去,犹如离弦之箭,朝着湖心射去。 他倒要看看,谁,能要他命?